无量寿经

无量寿经原文,无量寿经白话文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24集

admin    2020-02-27    123

  “威光赫奕”,就是佛在放光。光有威神,所以叫“威光”;“赫”是明朗;“奕”是强盛。故知“威光赫奕”,就是佛所放的光雄猛有威,明耀强盛。“如融金聚”,像熔化的金子,聚汇在一起。金子本来就是很光明,它熔了之后就更光亮。钢、铁本来是不发光的,但炼钢炉的钢光亮极了。


  “又如明镜,影畅表里”。佛身放光又像很光明的镜子。“影畅表里”,唐朝海东憬兴解释说:“镜光外照,名为影表。即同佛身,光明外舒。外照之光显影,畅在境内,亦同所放光还曜巍颜。故云表里。”镜子的光照到镜外了,叫做“影表”;放的光不但照到镜外,也照到镜子里头,所以镜子里头也明亮,这是“影里”。珠子放光,首先照到的是珠子的本体,这个叫做“影里”。佛身光明和镜子一样,内外都明亮,是“影畅表里”。不但外面是亮的,里面也都是光明,光明之体。所以修密法观本尊像,就是这么观,本尊像非有非空,纯粹是光明之体,外面放光里头也是亮的。《净影疏》说:“镜光外照,名为影表,外照之光,明显镜内,名为影里,佛身如是,光明外照之表,显曜佛身,名影表里。”这是一致。


  “现大光明,数千百变”。“大光明”,这个“大”字表此光非常殊胜,明耀广大。并且光的形色不停地转换变化,光中有色,色中有光,互相转换,光的形状不停转变,越变越妙,这就是“数千百变”。指佛于会上放大光明,瞬息万变,光色参回,自然最胜。例如像《法华经·序品》中:“眉间白毫,大光普照。”佛这三十二相中有个白毫相,就在眉心之中。要观阿弥陀佛的白毫是八棱中空(光八角形,中间是空的),很玲珑的旋转五匝垂地,白毫光是如此。最近有一个人往生,他就说:“佛来接了,佛的白毫光之殊胜,大光普照。”故知“现大光明”,就相当于《法华序》说的“大光普照”之义。


  “尊者阿难,即自思惟”。“阿难”是佛的侍者,证了初果。而他的本迹,也是证了法身大士。在《法华经》佛告诉大菩萨说:“我与阿难等于空王佛所,同时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”。我和阿难同时在空王佛那时候,都发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不同的是“阿难常乐多闻”,阿难喜欢多听、多看,喜欢闻法。“我常勤精进”,我勤于精进修持。所以我们要“行解相资”,现在上课都是增加我们的解,但是不要成为只乐多闻,那将来像阿难就慢了,要常精进,行跟解要相资。“行而不解是增长无明,解而不行增长邪见”,这一点大家要注意。只是理解而一点实践都没有,你所增长的是邪见,你为什么解了不行?就是因为你所解的都是邪见,你真要解了必定会去行。行而不解,有许多老修行,一辈子修行并不理解,他不是破无明,长的是无明。不然是欲升反降,你的愿望是要上升,而实际的效果反而下来了。我们要行解相资,依止圣言量,这很重要。所以我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了,那么阿难就要护持我的法,也护持将来的诸佛法藏,“教化成就菩萨众”。阿难还没有成佛。可见阿难与世尊同时空王佛所发心,阿难的任务之一是教导菩萨众,也即是可以充当菩萨的老师,这就是阿难的本迹,现初果只是示现。实际上阿难所显现的这一生,是大教的关键人物,非常重要:⑴他集结经藏。如是我闻这些话都是阿难说的,这一切都是当年我从释迦牟尼佛那儿听到的,这个“我”就是阿难自称。他重说经,阿难不可轻视。⑵传佛心印,他是禅宗二祖。⑶《胎藏界曼陀罗钞三》:“阿难密号集法金刚”。密宗金刚就是现威猛像的佛。《莲花生大士应化因缘经》,密教教主莲花生大士出生以后,是从阿难那儿领受了释迦牟尼佛预嘱传付之法。早就告诉他,你将来传给莲花生大士,因为莲花生大士在佛涅槃后八年才降生,他没有见过释迦牟尼佛。所以阿难护持佛法是他的本愿,他示现成为佛的侍者,而且他传承了禅、密两宗,续佛慧命,继往开来,所以他在本经当机。


  “即自思惟”,阿难见佛现希有瑞象,放空前殊胜的光明,他内心中就在思惟:“今日世尊,色身诸根,悦豫清净。”色身所具眼耳鼻舌身五根。“悦豫”者,是喜乐。显得欢乐愉快,而且非常“清净”。“清净”,根据《宝积经》说:“如来身者,自性清澈。何以故?如来久已远离一切烦恼诸垢秽故。如来身者,出过世间。何以故?不为世法之所染污故。乃至如来身者,如净镜中微妙之像。如净水中明满之月。”《宝积经》就说:如来身是本性的清澈,本来就是清和澈。为什么呢?因为“如来久已远离一切烦恼诸垢秽故”,久远以来已经远离了种种的烦恼、污垢。而且“如来之身出过世间”,佛超过了一切世间种种妙的德相。何以故?因为佛不为世法之所染污故。天人之身就妙,色界比欲界更妙,无色界又妙,他也清净,离开了色相。因为他还有所执着、染污,虽然入了非想非非想这个大的禅定,可是就像冻在水里的鱼一样,只是不能动了,一天水开冻了,鱼还是鱼。所谓入这种天寿八万劫,他以五百小劫入定,最后五百小劫出定,他又活动了。所以都是有垢染,不是彻底清净的定,如来远离这一切,出过世间。“如来身者,如净镜中微妙之像,如净水中明满之月”。就像镜子里的那个像。大家回去照照镜子,就看到镜子里有个跟自己一样的我,那个我有实际东西吗?没有这些肠子、肚子、血、汗、眼泪等等。“如净水中明满之月”,就像一池净水所现的光明而圆满的月亮一样。


  佛为什么这样喜欢呢?《净影疏》说喜有两个意思:⑴是念阿弥陀佛所有圣德功德圆满,发这么大愿可庆,所以释迦牟尼佛喜欢。⑵念众生。因众生同得法益的希有时机已到。可见本经大畅如来本怀,释迦牟尼佛、阿弥陀佛都是极大地欢喜,因为众生得到真实之利的时机来到了。能闻到这样的法。


  “光颜巍巍”。“巍巍”是高大尊胜的样子。“颜”是容颜。佛的容颜有光,所以叫做“光颜”。而且“宝刹庄严”,光中现出庄严宝刹,这是《宋译》中的话。“刹”,《法华文句记》说:“此云田,即一佛所王土也(就是一尊佛所有的国土)。”刹,翻成田,就是佛土、佛国。“宝刹”是佛净土。在佛光中现出诸佛庄严的国土。这正显示华严事事无碍不可思议境界。一佛身光是一、是小,佛刹是多、是大,一中有多,小能包大,都是超情离见、殊胜妙境,都是自心本具功德之相。这样殊胜瑞象,“从昔以来,所未曾见”。这是我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看见过的。“喜得瞻仰”,今天我高兴地“瞻仰”佛这样的瑞象。“生希有之心”,阿难从内心生出来一个前所未有的诚恳恭敬的心。所以我们要消归自己,读经要如身临其境,如果正好我们是阿难这个时候,你会很欢喜见到佛这样的瑞象。于是他就“从座而起”,站起来把袈裟披好,袒露右肩——这是比丘表达极敬仪式,叫做“偏袒右肩”。两条腿着地叫“长跪”。阿难就长跪合掌“而白佛言”,向佛禀白。


  “世尊今日入大寂定”。《涅槃经》说:“我于此间娑罗双树,入大寂定。”佛在涅槃的时候,在双树之间所入的定叫做“大寂定”。所谓大寂定,是佛最后圆满涅槃时候所入的定。《涅槃经》又说:“大寂定者,名大涅槃。”涅槃三德是:法身德、解脱德、般若德。三德圆满是大涅槃。《甄解》说:“普等三昧及大寂定,并是念佛三昧异名也。……今佛为说念佛法门,住念佛三昧。”他说:普等三昧和大寂定是念佛三昧的另外一个名称。现在佛要给大家说念佛法门了,所以就安住念佛三昧。根据《涅槃经》,大寂定就是大涅槃,《甄解》结合净土就是念佛三昧,两说没有矛盾。圆顿教主张“因果同时”,念佛三昧是因,证涅槃是果,因果同时,所以两者同时显现。


  “住奇特法”。《净影疏》说:“佛所得法,超出余人,在世所无,故云奇特。”佛所得法不是菩萨等人所能得到,是世间所无,所以叫做奇特。日《合赞》:“济凡秘术,今日将说,故曰住奇特。”是救济凡夫一个奇的不可说难宣的方法,今天要说了,所以说奇特。《甄解》这里特别来赞叹、发挥,说明这个奇特。所以这些书,这么大胆地来赞叹净土的,日本古德很突出,因为他们亲承善导大师之教,对于善导是恭敬到极点,也亲近到极点,善导大师也是特弘《无量寿经》的,特别重视第十八愿。所以这样传下来,日本的古德对于净土宗有很深的体会。《甄解》说:“奇特法者,如来正觉果海,名为奇特。奇特之极,至下‘华光出佛’之文彰矣。且如《华严性起品》,一切众生身中有正觉智。叹之云奇哉!奇则奇矣。奇而非特。又如《法华提婆品》,龙女成佛,特则特矣,特而非奇。唯此一法,最奇最特。何者?经说:‘众宝莲华,周满世界。’此莲华,欲言是依。则华外无佛正觉。欲言是正,则说言‘百千亿叶’。欲言是因,则如来果上功德。欲言是果,则十方所生妙华。欲言是主,则能含十方三世无量慧。欲言是伴,则唯是如来正觉。欲言是一法,则此中出无量法。欲言是无量,则亦一句名号。奇奇特特,不可称,不可说,不可思议之法,强名为奇特法。”


  《甄解》说“奇特法者”,如来正觉的果海,所以叫做奇特。果就是广大,以如海之广来形容如来的果觉,这才是奇特。奇特到极点就是在《无量寿经》莲花里出无量光,一光又出无量佛。这一段文,就明显的把今日世尊住奇特法的“奇特”显现出来了。比如《华严性起品》说:“一切众生身中有正觉智,叹之曰,奇哉!奇哉!”释迦牟尼佛就赞叹,奇哉!奇哉!一切众生都具有佛正觉的智慧(跟佛一样的智慧德相),唯以妄想执着就不能证得。奇!确实是奇了,然而奇不是特。人人都有就不特别了,苍蝇蚂蚁也有,地狱众生都有,一切含灵都有,所以不特。《法华·提婆达多品》,龙女成佛。龙是畜生道,仅仅只有八岁,确实很特别,然特而非奇。一切众生本来都有如来的智慧德相,她已经恢复到本来,人人有份、个个现成。所以特是很特了,一个八岁的龙女就成佛,然而并不奇。“唯此一法,是最奇最特”,只有本经世尊要说的“念佛法门”,是最奇,而且也最特。下面依据本经〈宝莲佛光品〉:“众宝莲华,周满世界,一一宝华,百千亿叶……普为十方世界说微妙法。”这段经文议论很好,我们把它介绍一下,从极乐世界的依正、因果、主伴,一多等说明。经说:“众宝莲花,周满世界”。依常情而论,池中莲花,应是依报。若言是依?但一一花中出三十六百千亿光,一一光中出三十六百千亿佛。可见佛从花现,所以花以外就没有佛。故不能说是依报。若说是正报,可是经中讲了花有“百千亿叶”,明明说是莲花瓣,那不是佛身,所以不能说是正报。说是依报也不行,说是正报也不行,那众生的情见到这儿都用不着了,所以叫做“奇特”。又说:若言是因,但这个花是阿弥陀果德之所成就。这花是阿弥陀佛万劫的修行、万德的庄严来成就他的愿,这个愿成就了,花现出来了,这是果德上所现的,故不是因。若言是果,然此花是十方世界所生之物,不待行人果觉功圆,故不是果。所以是因也不行,是果也不行,这个奇特。在极乐世界真正的主是阿弥陀佛,其余的一切都是伴。若说是主,可莲花能包含十方三世无量的庄严智慧、种种差别,含摄一切,它这侣伴多极了,不单纯是个主,所以现佛放光说微妙法安度十方的众生于佛正道。若言是伴,则心外无法,一切都是如来正觉。“彼佛世界尚无三恶道之名,何况有实?”那么鹦鹉、舍利都在说法,是哪来的?《阿弥陀经》说了,这是弥陀“欲令法音宣流,变化所作”。这一切水鸟树林说法,都是弥陀变化所作。所以说它是伴也不行,它纯粹就是如来正觉。这么看来,极乐世界的依正主伴,一切一切都是阿弥陀如来自性所现。若说是一法,可是极乐世界七宝池,一个花里有无量光,无量的光——出无量佛,无量佛给十方众生演说无量妙法,可见从一里头就出生了无量。若说是无量,但只是一句名号。所以《往生论注》说:西方极乐世界三种庄严,佛庄严、菩萨庄严、国土庄严,都入一法句;一法句就是清净句,清净句就是真实智慧、无为法身,也就是这一句名号。由上可见,若说是一,可是一里头有无量的妙法;若说是多,无量庄严只是一心所现。所以这就是奇中之奇、特中之特,不可称、不可说,不可思议之法,也不可以安名,勉强称之为“奇特”。这就是《甄解》的注解。另外蕅益大师说,往生极乐凡圣同居土的人,虽仍是凡夫,可是已经不退转;若说他已证不退转,可是他仍是凡夫。这是十方之所无,所以是“奇特”。阿难当时看见世尊示现空前殊胜的瑞象,所以推测到佛是住于奇特之法。


  “住诸佛所住导师之行,最胜之道”。这也是阿难当时的内心活动,认为佛现前现瑞,必定是安住在诸佛所住导师之行、最殊胜之道。“佛所住”,《净影疏》说:“住佛住者,涅槃常果,诸佛同住。今日世雄(指释尊),住彼所住,住大涅槃,能起化用。”“诸佛所住”,就是涅槃的常乐我净之果,是诸佛所同住的。佛佛道同,所以世尊也同住在所住的涅槃果觉,由大涅槃出生殊胜的教化妙用,所以今天佛住在导师之行最胜之道。《会疏》说:“佛所住,不(就是非)二乘菩萨所能及,唯佛与佛住之。”又说“佛说三乘随他教时,各住三乘法,今住佛随自所住,故云住佛所住。”这段很重要:佛说阿罗汉道,比方像说阿含、唯识,缘觉乘、声闻乘、菩萨乘,这是三乘法,三乘法是随他教。因为众生只是这个根器,要针对他们的水平,来给他们进行教化,所以称为随他教。而不是佛这个畅开心胸,畅所欲言谈自己的境界。今佛所说,是佛果觉,才是随自所住,住诸佛所住导师之行、最胜之道,因此放希有之光。这才叫做“住佛所住”。《甄解》说:“住佛所住者,住普等三昧。普等三昧及大寂定,并是念佛三昧之异名也。三世诸佛皆住此念佛,故云佛所住。今佛为说念佛法门,住念佛三昧。”三世诸佛都在念佛三昧之中念佛(佛都成就得了念佛三昧,那念佛当然是在三昧中念佛了),这是住佛所住,今天释迦牟尼佛也是住于诸佛所住的念佛三昧。念佛三昧称为宝王三昧,是三昧中之王,所以称为宝王。从念佛三昧可以流出一切三昧。


  “大导师”,《十住断结经》说:“号导师者,令众生类示其正道故。”所谓导师,能给众生指示正路的叫做导师。能教人出生死是导师。导,导引、导航。导航是极重要,现在江海里头很多礁,水又那么急,一不小心船触了礁,那一船的性命财宝全完了。所以“导师”在修行路上,比船更重要啊!“示其正道故”,这个路应该怎么走?《华首经》说:“能为人说无生死道,故名导师。”能为人说出生死,而无生死之法。不是一般世间人说的,人死如灯灭。所谓根本没有生死之说,它无生无死。当然一切生死如梦幻泡影,梦醒了就没有这些事,所以“梦中明明有六趣,觉后空空无大千”。这个觉后空空无大千正好是出生死,说没有生死。你在梦中不醒,就是生死相续。这才是导师。《佛报恩经》说:“大导师者(加个大字),以正路示涅槃径,使得无为常乐故。”涅槃三德是佛最后之果。能以正路给众生示出《涅槃经》的涅槃三德,让他得到无为常乐(常乐我净),叫做大导师。“若起精进心,是妄非精进”,起了我要精进的心,这是个妄念不是精进,因为你是有为。众生的病根是有为,虽然学佛,但因执着的情见很深,把佛法也变成有为法。《金刚经》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。”既是泡影,那就是虚妄了。所以做大导师的人,主要是引导佛徒弃舍有为,了达无为,才能直趋涅槃,证到常乐我净。


  凡夫有四个颠倒:以无我为有我,以无常为常,以垢为净,以苦为乐。《金刚经》讲无我,可是众生处处执我,一生之中没有一念不是为了这个我。这是第一倒。人生无常,只是肥皂泡,可是众生只是看到肥皂泡的五颜六色,而忽略了马上就要破灭。明明是无常转眼就空,还以为出去遛个弯儿,到商厦乘乘凉,命就没了,一切无常,无常苦空。这是第二倒。世间任何容色美好的男女,尤其是情人眼中,那是天使,是仙花,甚至是神圣,可是实际上只是一个会走路的厕所。这是第三倒。世间是八苦交煎,但众生乐此不疲。世人吸毒酗酒,好赌荒淫,正在兴高采烈,谁知深陷苦海。世人所追求的实在是苦事,自己不知,反觉很乐。实际都是苦、没有乐,眼前的享乐是坏苦,乐境破坏了自己很苦。这是凡夫的四倒。


  证了阿罗汉,就解决这四倒,但他又有阿罗汉四倒,菩萨的常乐我净他不知道,菩萨是真常、法乐、真我、本净。他不知道没有妄我还有真我。真我实际上也不可得,然而他不是断灭,这个境界很微妙,是乐,这种乐超过一切世间,常乐。常,不是无常,本来无生死,无生就无灭,那无灭不就常了,常乐是最清净。事实上,一切都有这个过程,先是山是山,水是水;后来山不是山,水不是水;然后山又是山,水又是水。写字也是如此,“未能险绝,先求平正”。你不能写到险绝,先要平正。“既能平正,力追险绝”。能够写得平正,力,用大力去追求险绝。“既能险绝”,能做到险绝,“复归平正”。文章也是如此,先是没有波澜要有波澜,有了波澜还要趋于平静。所以眼睛很难,这是最难的地方了,一个就是平正吧,还是不能险绝的平正,还是既能险绝又归平正的平正,形式是一样的,内容全不一样。所以大导师者,就用正路来示涅槃,让他得到无为的常乐我净。《甄解》说:“导师之行,即是弥陀世尊平等引接无所遗故。”《甄解》的好处就是结合本经,弥陀世尊平等普度,没有分别。不论聪明人、愚蠢人、好人、坏人、有冤的人、有亲的人,冤亲平等,都一律是平等大悲普度。“无所遗故”,不舍一个众生。又“大导师者,即弥陀世尊,以本愿引摄五乘。”把阿修罗这一趣打散了,就成为五趣(五道)。天阿修罗归到天,人阿修罗归到人,畜阿修罗归到畜生,鬼阿修罗归到鬼了,这就是五趣。五趣六趣都通。但阿修罗还有特别的特性,就是嫉妒、逞能好胜,而且很有能力。所谓奇异功能,这都是属于阿修罗类的。阿修罗不见得是骂人的话,阿修罗可以护法。但是一般他嫉妒,就要破坏,他嫉妒释迦牟尼佛,不服。今现在释迦牟尼佛正要演说《无量寿经》,弥陀之妙法,正是住于弥陀之所住,行弥陀之所行,念弥陀之所念。所以说“住诸佛所住导师之行,最胜之道”。


  “去来现在,佛佛相念”。阿难思惟:今天佛入了大寂定,住奇特法,是住诸佛所住导师之行中的最胜之道,所以必定同这三世(过去、未来、现在)之中诸佛一样,佛跟佛都是相念的。诸佛光光相照,心心相印,所以“佛佛相念”。于是阿难提问:今天世尊是念过去佛还是念现在佛,不然为什么现在世尊“威神显耀,光瑞殊妙乃尔”?阿难因为佛光空前现瑞,准知世尊必同三世诸佛一样正在念佛,但不知所念是过去佛还是现在佛(其中暗摄哪一尊佛),所以请问。阿难并提出自己这样设想的根据:要不是佛在念佛,否则为什么佛现在的威神是这样的明显光耀,所放光明是这样的明洁、祥瑞、殊胜、微妙呢?请求世尊“愿为宣说”。阿难末后请求世尊慈悲宣说。


  于是世尊,告阿难言:善哉善哉!汝为哀愍利乐诸众生故,能问如是微妙之义。汝今斯问,胜于供养一天下阿罗汉、辟支佛;布施累劫,诸天人民、蜎飞蠕动之类,功德百千万倍。何以故?当来诸天人民、一切含灵,皆因汝问而得度脱故。


  世尊回答阿难:“善哉善哉”,善哉就是好。这是由衷惊发的称赞之辞,好啊好啊!。并赞叹阿难:“汝为哀愍利乐诸众生故,能问如是微妙之义。”“哀”是哀怜,“愍”是悲愍。“悲愍”就是拔苦,“利乐”就是与乐、慈心,慈是与乐。你是慈悲怜愍众生,要一切众生离苦得乐。你是这样伟大的心,所以才能问这样殊胜微妙的问题。世尊欢喜。净影师说:阿难所问,是“称机、当法、合时”,机法时都相合,所以世尊就欢喜。《甄解》说:“所问称可佛心故。”阿难所问“称可佛心”。所问的问题正称佛的心,并且契合时机,所以佛就赞叹阿难能问如是殊胜微妙之义。“微妙”两个字,“法体幽玄(幽深玄奥)叫做微”。所以“微”不是微小的微,而是精微的微。“绝思议故,故曰妙”,不可思议叫做妙。智者大师讲《妙法莲华经》经题,一个妙字讲了九十天,说“九旬谈妙”。就是说不清楚,九十天也说不清楚。绝思议故称为妙,所以佛法甚深甚深!“非语言分别之所能知”。阿难所问正是一个义理深妙、超情离见、众生心行不能到、语言文字不能及的问题。


  所以经中说只有两个人善报佛恩,一个是“善问”,一个是“善答”。所以提问题很重要!而且善问——提出好的问题,这样的人能报佛恩。因为你善问,问到得人的时候就有善答,法轮就转哪!


  “汝今斯问,胜于供养一天下阿罗汉、辟支佛”。功德很大。四天下就是四大部洲:南瞻部洲、北俱芦洲、东胜神洲、西牛贺洲。一天下是四大部洲之一,例如南瞻部洲。佛第一句赞阿难提问的功德,胜于供养一天下(全地球)的阿罗汉、辟支佛。下一句是也胜于“累劫布施诸天的人民和蜎飞蠕动之类(蜎是带翅膀的小虫;蠕是爬行;累劫的时间长极了。对于全球这一切人天各种生物,以至于小飞虫、小爬虫都布施的功德)。提问的功德胜过前两者百千万倍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uliangshoujing.cn/post/278.html

转载声明: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!

上一篇   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请发表您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