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量寿经

无量寿经原文,无量寿经白话文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03集

admin    2020-02-27    162

  “净土诸经之中,唯此经备摄圆妙”。每部经都有每一部经的殊胜,如《观经》、《阿弥陀经》也一样。阿弥陀佛是怎么成佛的?不知道;四十八愿是什么内容?不知道;怎么发起的?也不知道。而修行之中,当然是《观经》讲了一个“观想”,《阿弥陀经》讲了一个“七日七夜”,都是只举了一个法子。但种种的修持道路,也都没有像本经说得这么全面。只有这部经是“备摄众妙”,一切圆妙的地方,都很完备的摄在里头了。一部经都要有个宗旨,这部《大乘无量寿经》以什么为宗呢?“以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为宗”。这个修行就是要发菩提心。《华严经》的话:“忘失菩提心,修诸善法,是为魔业。”你要把菩提心忘了,去行种种善,那是做魔的事业。“菩提心”重要啊!所以修哪一门,都不能够离开发菩提心,它是大智慧、大慈悲、大愿力相结合融化为一的心。光发菩提心那就跟别的宗一样了,又加上“一向专念”。“一向”就老是这样;“专念”,专念南无阿弥陀佛。发了菩提心修念佛法门,是本经的宗旨。“以弥陀十念必生之大愿为本”。这部经以什么为宗旨的根本呢?就是弥陀四十八愿中的第十八愿,“十念必生”的大愿,念十句必定往生。现在明真长老,就修十念法,他是禅宗,但是兼修净土,他要往生。就是一天念十口气,这叫十念法。在临命终时能有十念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哪怕能念一句,不管是什么罪业,决定当时就生到极乐世界,这是弥陀的大愿,称为“十念必生”的大愿。所以日本一亿多人口,它是种种的发达,现在有五千万净土宗,差不多一半人口都是念佛的。都是遵从中国善导大师的教导,就是抓住了第十八愿。十八大愿就是“至心信乐”,乃至愿生极乐世界,哪怕念了十念,都可以往生,就极言其方便。但这里我们要知道,像明真法师这样念十念是可以的,其余的人,你没有修别的,成天看电视、逛马路,一天只念十句阿弥陀佛,那我可以告诉你,你往生不了。如果为了弘扬佛法,为了修持其他的事情,你的时间很少,但是还保留坚持每天的十念,这个可以往生。不管用什么方法,最后临终的时候你有十念,也可以往生。因为弥陀最慈悲,发了大愿我要救众生,这不是一个空口白话,得给你一个方法,使你得度,使你离开这个娑婆苦恼的世界,到极乐世界去进修,一个极好的环境,去了之后决定成功,再不会退步,寿命又无量,种种因缘都是助长你的道心。

  

  本经“深明三辈往生之因”。讲了三辈往生,上辈要求就高,中辈在中间,下辈低一些。不管合乎哪一辈,因为有具体的条件、具体的情况,只要符合了一种,往生都是绝对的。你宿根很好智慧猛利,种种的修持可以上品生。真正上品上生,当下就是大菩萨,就可以分身到无量世界闻佛说法,分身到无量世界去度众生,就得无量的陀罗尼,这边还没断气就达到这种水平。三辈往生都有一个共同条件,都须要发菩提心、一向专念阿弥陀佛。“广摄九界圣凡之众”,九界的圣与凡都能够摄受。这部经还摄了人间,你要求往生成佛,先要做个好人,在社会上让人感觉你是信佛的人,你的所行所为,让人家能够敬佩。不要叫人家说,你看看就这样还是佛教徒呢,那就是以身谤法。所以在本经讲了五恶、五痛、五烧种种的。“五恶”就是杀、盗、淫、妄、酒五种。人的种种狡诈欺骗,杀、盗窃、抢劫、绑架、淫乱、瞎说、妄语、挑拨离间,种种的罪恶都要禁止,这部经也讲了。不是只讲深的,这做人的道理也讲了。所以“广摄九界圣凡之众,正显持名念佛之法”,把持名念佛这个法,堂堂正正的全部显示出来。“直指往生归元之路”,众生得到往生,能够返本归元,恢复本来原有的佛性,这条道路就是给我们直指。是故此经称为净宗第一经也。

  

  可是如此殊胜第一的净宗宝典,竟在我国《大藏经》里闲放着,让尘土盖了一千多年。所以“考其原因”,追究它的原因,就是由于此经五种原译,互有详略,出入太大。像《阿弥陀经》有两种翻译,鸠摩罗什也翻了,玄奘也翻了。《金刚经》也有好几种翻译,这个出入不是很大。当然《心经》的出入稍微大一点,现有这本《心经》只是一个中段,没有头、没有尾;有人翻译的还是有头有尾的,跟普通经一样。可是《无量寿经》这五种出入就太大了,举一个例子,就可以概括其他了,我们说最要紧的是弥陀的愿,大家都知道弥陀四十八愿。这在五种译本中,曹魏康僧铠翻译的是四十八愿;唐朝,又翻译一次四十八愿,只有两种翻译是四十八愿。更古老的汉朝,在三国之前就翻译了;跟曹操同时的孙权,东吴也翻译了,这两本是二十四愿。所以有人就批评夏老师,怎么人家四十八愿到你这成了二十四条。他就没有仔细去考究,有两种是二十四愿。《宋译》是三十六愿,还有最古的叫做《阿弥陀偈经》,只是偈子,也讲了愿二十四章。所以在古代的经偈里,二十四的占了三个,四十八的占了两个,三十六的占了一个。而这是一个最重要的内容,就是为什么这部经尘封大藏,在大藏中让尘土把它盖满了,就是详略出入很大。使初心学者,单看某一本,难明深旨,往往还有很多殊胜的东西你没看着。要去遍读五种也不好找,也很费时间。所以过去很多人不知道《无量寿经》有五本,顶多知道有个《魏译》康僧铠。而且四十八愿里也不够四十八,有的重复了;往生净土有两个很重要的愿,一个是“国无女人”,一个是“莲花化生”,它却没有。我们看敦煌画的像,佛都画有胡子。最近广化寺有人画西方三圣,把观音画成个女像,要送到香港去。我说这个像不如法,极乐世界西方三圣都是大丈夫像,国无女人,在敦煌画的像都画上胡子。这张像他们就没要,后来这画像的人怪我,你这一句话,这画没人要了。所以极乐世界就好在这里,衣食完全不要你操心,又没有恋爱问题来分你的心,就没有什么机会让你退,处处是说法闻法。至于莲花化生,极乐世界,不是须要父母来生的血肉之体,而是在莲花中化生。这两个愿很重要,但是在《魏译》里也没有。“于是多舍此经而去研究《阿弥陀经》”,大家都去念《阿弥陀经》了,又方便、又好。在中国从隋朝到现在,给这五种原来译本做注解的只有两个人,一个是隋朝的慧远法师,一个是唐朝的嘉祥大师——就是吉藏,作《俱舍论》的祖师。但他这一本还没有单行本,大藏经里头有。所以清朝彭绍升就说:“此经阐扬者少,实以无善本故。”自古来弘扬这部经的人很少,就是因为它没有一个完善的本子。头一个原因,佛不止说一次,因为这部经很重要,所以多次说,每次说的对象有不同,当机的情况有不同,因此所说的就可以有出入了。正因为这部经没有善本,从宋朝起,王日休(王龙舒),他是个进士,首先会集;其次,就是清朝的彭绍升,删节了一本;再有清朝末年魏承贯也会集了一本。因此除了五种原译之外,又有三种会集本,所以成了八本,再加上夏老师这一本,《无量寿经》共有九种版本。

  

  宋代大居士王日休,号龙舒,曾写了《龙舒净土文》,四海称誉,传诵至今。根据古籍的记载(我的《大经解》里没有写),他这个木版(过去经是木版上刻字印刷)上曾经出舍利,而且他是站着往生的。他作的《龙舒净土文》,最近居士林还印了流通,这实在是可以证明这位居士是净土宗的一个解行俱优的、希有的在家大德,他就是看到这个宝典没有人看,所以就会集了一部。可是他只会集了四种,《汉译》、《吴译》、《魏译》、《宋译》,没有把《唐译》会集进去,这个名字叫做《大阿弥陀经》。这个会集本出来之后,大家认为很方便,文字很流利,比看原来的翻译本容易多了,所以寺庙里头念经,也就念王龙舒这一本。也不知道是位居士会集的,那时也没有这个意见,反正就是《大阿弥陀经》。王龙舒会集的这一本就比《魏译》这一本流通得还广,其他的译本就没有谁念了,念的就是《魏译》本和王龙舒的会集本。而且王龙舒的本子在中国的藏经、日本的藏经都入了藏。莲池大师是明代了不起的开悟的净土宗大德,宏扬念佛法门。莲池大师对于王龙舒这个本子有评论。他说:“王氏所会,较之五译,简易明显,流通今世,利益甚大。”王会集之后,他的本子跟原来五种的译本相比较,来得简单容易,词句的意思明显。“流通今世,利益甚大”,在宋以后就流通,这个利益很大,刻本很多,念的人也很多。莲池大师又说:“以王本世所通行,人习见故。”因为王本世间就通行了,大家看的很多,都习惯了。莲池大师作《阿弥陀经》注解,要引用一些《无量寿经》的话作证明的时候,他多引证王龙舒会本的文,就是因为这个本子流通比较广,所以王龙舒这个本子很重要。“间采原译”,也有的地方莲池大师用原译。净土宗还有一位祖师幽溪大师,就更过于莲池,于所作的《弥陀圆中钞》,专取王文。《阿弥陀经》有三部注解,如日、月、星三光,就是莲池大师的《疏钞》,蕅益大师的《要解》,幽溪大师的《圆中钞》。你看了这三部注解,别的注解可以不看了,都非常的好,尤其是《要解》和《疏钞》。幽溪大师在《圆中钞》里引证《无量寿经》的地方,完全用的是王龙舒会集本的经文。中国近代的三大德——谛闲老法师、(我的皈依师)虚云老法师、印光老法师这三个人,是中国近代的三大高僧。印光法师给《圆中钞》作序,也称赞王龙舒这一本:“文义详悉,举世流通。”所以在宋朝出现的这样一本流通于世,很多人都在采用。这本来很好,但是这一本有很大的缺点。

  

  王氏会经,虽大有功于净宗,但所会之本颇多舛误。舛是颠倒,误是错误。白圭之瑕,贤者惜之。很好的一块白玉上面有些斑斑点点,大家觉得可惜。他错误在哪呢?首先我们引用莲池大师的话,莲池大师批评他说:“抄前著后,去取未尽”。一部分抄,一部分又自己著作了,这叫抄前著后。先抄,后头又著。去取未尽,有很多重要的他又去了,去掉的又不很恰当;取的,抄下来的也不是精华。彭绍升就更尖锐了,批评他说:“凌乱乖舛,不合圆旨。”凌乱,俗话说乱七八糟。舛是舛误、错乱;乖是错误、乖张,都是不好。“不合圆旨”,说他这个著作不合圆教的宗旨。所以这一本虽然流通很广,但是古德认为他这缺点很严重。

  

  今笔者(就是我本人)仰承古德——莲池、彭居士等大德的种种说法,把王龙舒会集的缺点归纳为三个方面:⑴王会集的是四种译本,还有《唐译》没有会进去。唐译在《大宝积经》称为〈无量寿如来会〉,是菩提流志大师翻译的,很多奥妙精要之文,净土宗的精华,为他译所无,而王龙舒忽略了,因为当初没有用“无量寿经”的名字,在《大宝积经》中称为〈无量寿如来会〉,所以他缺少一种。⑵就是莲池大师说:“去取未尽,取繁遗要。”怎么叫去取未尽呢?他收拾一些繁杂、繁琐的文句,重要的反而丢了。改深为浅,把深的改成浅的了,这是我综合的。我们就举莲池大师的话,莲池大师责备他说:“如三辈往生,魏译皆曰发菩提心。而王氏唯中辈发菩提心。下曰不发,上竟不言,则高下失次,故云未尽。”在曹魏时康僧铠翻译的,三辈往生,上辈、中辈、下辈都说要发菩提心。可是王龙舒的会集,只有中辈是发菩提心,上辈到底发不发没有提,下辈他又说不发菩提心。他就改了,跟《魏译》不一致了。莲池大师又说:“上竟不言,则高下失次”。中辈都发菩提心,上头你倒不说了,那上辈就更应该发菩提心,所以高下的次序就不正确了。失次,故云去取未尽。从上面所看,莲池大师的批评,“上竟不言”,上头就没有说,这遗要,很重要的就丢了。下品你说没发,就是把深的改成浅的了。发菩提心本来是很深的事情,改成不发,就变成浅的事情了。我们有很多人把佛经的道理做了很多解说,“改深为浅”。这是我希望在座的诸位,今后要特别注意的事情,不要把自己所体会到的东西,很迅速的以为就是这样了。所以《四十二章经》说:“慎勿信汝意,汝意不可信。”千万要慎重啊!不要相信你的思想,你的思想不可信。因为你在妄想之中,所以很多都改深为浅,以为自己懂了,就做了些解释,实际上把一个很深的东西,讲的很浅很浅了。所以莲池大师和彭二林,都批评王龙舒会集的《大阿弥陀经》。⑶就是王龙舒这个本子的致命伤,我们不能开这样的例子,这是很严格的。莲池大师就说他会集本:“抄前著后,未顺译法。”责备他,前头是抄引经文,这四种译本中这抄一点,那抄一点,而自己在这里又编了一些文句。他把这个意思会集了之后,这些文句怎么能衔接起来,就自己编了些句子作为经文了。经文是佛说的话,你把自己编的话当作佛说的话,这个很不好,这个例子不可以开,所以是“抄前著后”。既然是会集,就必须依据原经,你会集这几本,只能从这几本里原来有的文句把它挑出来,不能自己随便在原译之外“擅增文句”,这就避免了改经的毛病。所以莲池大师批评他“未顺译法”。你要翻译可以,有印度文的原本,看了之后,这个原本的翻译跟以前的人不一样,你照着原本翻译,那是允许你用自己的文字。但现在你是会集,那就不能随便用自己的言句了。所以看见王龙舒的错误,不是在于他不应该会集,而是会集之后存在一些毛病。这就是五种原译之外,加上王龙舒的就是第六本了。

  

  彭绍升居士看见王本不好,就把《魏译》里很多繁杂的文句,给删节了,但是这还不是会本,这是一种删节本。等到晚清魏默深居士,文字很好,是个文学家,就把五种译本,包括《唐译》来会集,同时尽量避免王龙舒这种错误。他这本出来,确实我们说,比王龙舒那一本好。这个要流通,那要比王龙舒的《大阿弥陀经》效果好得多。可是他也没有完全避免王龙舒的毛病,经里有好多大段,都是讲咱们世界的淫欲、嗔恨,贪嗔痴这些错误,他把这些全删掉了(因为这些还是很重要,你要学佛,先要是一个社会上能站得起来的人),而加了些文句,他说什么淫欲火烧、嗔恚火烧等等火来烧,这些不是原来经的话,是他自己写的。还有,他说佛的宫殿,“或在虚空,或在平地”,这是经上的话。他忽然加了一句,“或在树间”,这些人住的宫殿在宝树里头。这又是他自己随便加上去了,所以他没有完全补救王龙舒的缺点。

  

  先师夏莲居老居士,精通于中国儒家、古典文学的各方面学术,他是先修禅宗,从禅宗、密宗,最后归到净土。是“悲智双运,宗说俱通”,又有智慧又有悲心,正因为这样才来会集,而且他是宗说俱通。“宗说俱通”,这是咱们常用的。现在大家所研究的都是教——佛教,看经、听讲。一个是教下,一个是宗下;一个是学教,一个是从宗门进来。宗跟教,大家要有所知。“教”就是一步一步的,经过很多很多位次,经过种种禅定,怎么样先修止观,四禅八定(八种定),一种一种有个次第。至于“宗”,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(在教以外的另一种传授),没有次第,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。没有语言文字,迷就是众生,悟就是佛,中间没有那些阶梯。

  

  禅宗第一件公案(大家以这个作为案件,作为标准,所以称为公案),就是世尊一天在灵山法会上,大梵天王以金色波罗花献佛,而且天王以身体为座位,请佛坐在他身上说法,“佛就拈起一支花”,世尊拈起一枝花来给大众看,大家看见这枝花不知道什么意思,所以“大众惘促”。“唯独迦叶,破颜微笑”,他看看一笑,一笑佛就说了:“吾有涅槃妙心,正法眼藏,嘱咐摩诃迦叶。”涅槃的妙心,正法眼——眼藏,嘱咐给了大迦叶。一句话也没有,佛也没给他说什么,大家都莫名其妙,就是迦叶一笑,所谓这就叫世尊拈花,迦叶微笑,称为禅宗第一则公案,衣钵就给了迦叶。所以在涅槃会上,佛也说:以后你们对经典中如果有什么争论,一切听迦叶的。他传了佛的心,传佛心印,心与心相印。这个“印”字很重要,外国是签字,中国讲印鉴。你要存款,刻个图章,你去取款的时候,要跟你原来的图章对一对,图章对了才付钱。所以印很重要。迦叶就是得了释迦牟尼佛的心印,这不是在语言文字里头的,所以称为教外别传,不立文字。现在佛学院也要开禅宗的课了,主要学来学去还是属于教下。当然,学教也可以大开圆解。但是完全讲不立文字这样一个门,就没有什么语言,禅宗也就不须要读什么经,就是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。这一切就是你本心。实际是,一切法门都融缩在这个念佛法门里头了。弥陀的一切功德庄严,都摄在咱们本心里头了,这就是直指人心,这就是佛的果觉。佛在腊八这一天夜睹明星成道说:“奇哉!奇哉!一切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,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。”佛的果觉,别人说不出,一切众生都有佛的智慧德相,唯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。因为你有妄想执着就不能显现、不能证明。佛就给你直指,告诉你自己的本心就是佛。这还有个语言了,但是在迦叶那时就没有语言,就是这个花,他能一笑,就是教外别传不立文字,这是宗。在宗上不能通,你大开圆解,从这个门也能通通气。所以光研究教,拿佛法当学问去研究的人,往往只能成为佛教的学者,对于佛教,完全是个十足的门外汉,这一点必须得知道。这是古德的话:“通教不通宗,长虫钻竹筒”。一个竹筒子,这个长虫在里头钻,你看看,是多么的不自在,哪天钻得出头。所以我们要“学修并重”。只是当做一个学问去学的人,最后就只能作为一个佛学家,作为一个竹筒子里的长虫。长虫,北方话就是蛇。还有很多很有学问的人来学佛法,他就按他研究学问的那些方法来研究佛经,往往非常吃力甚至于走不通。一方面,大家来佛学院上课,来研究经典;一方面,要学修并重。在宗上要能通是最好了,不能通也要稍微通点气,也都有好处。

  

  夏莲居居士是宗说俱通的人,正是因为他宗说俱通,所以他能圆融显密禅净于一心。把显教、密宗、禅宗、净土都融会贯通在自己的一心之中。现在的人就是吵架,显教就骂密宗,密宗就骂显教;密宗说显教水平低,显教骂密宗是邪魔外道,在外,不能融会。禅宗、净土也是如此,禅宗看净土,这愚夫愚妇哪年能开悟?净土宗就说禅宗都是口头禅,怎么能了生死?互相轻视,实际真正皆不可思议。所以到了圆人,真正有了圆修圆解的人,就看出法法皆圆,法法导归圆顿,佛法如栴檀木,片片俱香。佛对不同的对像,说不同的法,你意欲学显,就给你说显;你意欲学密,就给你说密。就是除你的妄想执着,恢复你本来的佛性。所以戒定慧都是为了这个事,把妄想执着先要有戒来管一管,然后能够得定,生出智慧,就消灭贪嗔痴,种种都是一个道路,都是一件事情。所以对于宗说俱通、圆融显密于一心,这样一个人他“专宏持名念佛”。这是我亲身的事,那贡嘎活佛来了之后让我去传话:你跟夏老师说,在北京能够作密宗活佛、作一代法王的,只有夏这个人,他只要肯来皈依,就可以继承他这个法位。我去跟夏老师说,他说:我已经在宏扬净土了,不再转变了。所以他是专宏净土。我又把这话回报给贡嘎活佛,贡嘎活佛也很同意,笑了笑,并没觉得他不接受,没有任何别的感觉,所以这都是很圆融的人。他就是真正相信“持名法门摄万德”,一切法的功德在净土法门中全有了。所以很多人不安心,修着修着又想学学这、又想学学那。有一个八十几岁的老居士,人好极了,到了晚年他要想放弃念佛去修禅定,来不及了,都八十多岁了。所以“信心”很要紧,要相信净土法门摄万德,就如万德之总。夏老居士为了要宏扬净土,就愿此净土宗的第一部经能够宏扬、能够放光,让这样一个宝典来饶益我们现在和将来,所以继续王龙舒等这些前辈的贤人之后,重行会集。这是发了很大的心,他第一次发心做了一个试验,梦中就到了极乐世界见了莲池大师,还有很殊胜的一些感应,以后我们慢慢再说。“摒弃万缘,掩关三载”,一切人都不接见,闭关三年。“净坛结界”,这是夏老居士在天津著经时候的佛堂,都是按密坛、净坛结界,很如法的。“冥心孤诣”,“冥”就是很深的心,孤诣。这个“孤”字,禅宗有这样的话,“历历孤明”。历历,清清楚楚,不是断灭,很明,但是“孤”,也就是万缘都放下了,所以无住。《金刚经》讲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。”无所住,这个心就“孤”了;心还在生,它就是明。所以禅宗说,“不与万法为侣”,不跟一切万法作侣伴,也是孤的意思。说冥心孤诣是造诣,这个孤字也就是“历历孤明”这个孤。闭门三载,谁也不见,什么事情都不管了,一个念头就是宏扬净土法门。所以这个心是孤啊!“稿经十易”,改过十次的稿子,最后才大功庆成。

  

  首蒙宗教俱彻之慧明老法师手持会本摄影于佛前,为作证明。慧明老法师,在这个照片上坐在前头,这是一个安徽的老法师,现在有人在五台山碰见茅蓬的老和尚还提到,他承认,说慧明老法师了不起,那是开悟的大德。我可以举他一件事,也就知道老和尚这风格了。安徽很出名的一个庙,花非常多,春天了,庙里花都开了,省政府要在这儿宴会赏花,订了几桌席。慧明法师说:“你们来这赏花可以,但只能是素菜,荤菜不许进山门。”可省政府哪里肯吃素,他们坚持还是荤的就来了。慧明老法师一听谈判不行了,他就把僧袍一脱,拿个铁的锡杖,横着锡杖门口一站,你们谁抬荤的进来,我们就拚命。大家一看老法师今天变样了,穿了短装拿个铁锡杖站在门口,大家一看,走走算了,另外找个地方。所以他不是屈于权势的人,同时,在佛法当时他是一个宗教都很透彻的人。夏老师会集之后,他首先赞成,他是夏老师的老师。在当时居士中有两个泰斗,叫“南梅北夏”。南梅是梅光羲,是我舅父。北夏就是夏莲居,他们两个人都皈依慧明老法师的。慧明老法师说:“我给你证明,我承认你这会集本是好的”。于是乎一人手里捧着一本《无量寿经》(稿子写出来了),一左一右在佛前拍照。这一次经过了十年动乱,这个照片居然又回来了,这都很不可思议。我把照片印在《大经解》前头作为证明。

  

  后头又律宗大德华北三大高僧(慈舟老法师、真空老法师、倓虚老法师)之一的慈舟老法师,有人请他到济南,到了济南只做了一件事,就是讲《无量寿经》,花了一个多月时间专讲这部经。而且慈舟老法师做了一个《无量寿经》的科判,很殊胜,三辈九品特别提出了“一心三品”,一心不乱的“一心”。所以,一念净心,念一句佛也能往生。先舅父梅光羲老居士在中央广播电台就讲这个经,并且称为这是善本。而且在经序里说:“精当明确,凿然有据。无一义不在原译之中,无一句溢出本经之外。艰涩沉晦,使之爽朗;繁复冗蔓,归于简洁;凌乱俾成整严,缺疏悉令圆满。必期有美皆备,无谛不收。……虽欲不谓之善本不可得也。”“精当”,又精要又妥当;“明确”,很明白、很确实。“凿然有据”,确确实实都有证据,都是根据原来译本里头出来的。“无一义不在原译之中”,没有一个意思是原译里头没有的,没有一句话是出乎原译的本经之外,句句都在原来的译本里有着落。“艰涩”,很难念、很涩口的这种文字很多,古文章常常是艰涩不好念。沉晦,天很阴沉;晦,初一是晦,没有月亮,就是没有光明、不明白、不明显。这种艰涩的不明显的地方,都“使之爽朗”,变为爽明、爽朗了。他把这几种译本中艰涩的、沉晦的就舍了,选好的进来。“繁复冗蔓”,很繁琐、重复、冗长,蔓是枝蔓,枝枝节节的,“归于简洁”,简单干净,凌乱变成整齐。“缺疏悉令圆满”,比方,《魏译》本缺两页,就把它都补进来了。“必期有美皆备”,原译中所有的美之处,全都备摄在自己的会本里。“无谛不收”,没有一个真实的义谛不收进来的。“虽欲不谓之善本不可得也”,虽然想不管它叫做善本也不可能了。这是我先舅父赞叹这个经的话。所以先师会本问世以来,传播得很快,佛界尊宿多以会本文简义丰,词畅理圆,讲说赞扬,流通中外。见者闻者,欢喜信受。而且各地都在印行,美国等地都在印,他们各处的讲解,比我们国内显得还先走一步。且蒙海外佛学界收入新印之续藏。行见大经光明,常照世间。昔贤会集之胜愿,幸告圆成。《无量寿经》之善本,于兹庆现。此实为希有难逢之大事因缘也。

  

  我自己是个具缚下凡,蒙先师此经之大事相嘱,先师期待我完成这个任务,作这个注解。我虽然是发了愿意报佛恩、度众生的愿,但是障深慧浅,障碍很深,智慧很短浅,对于这样一个重命,实感惶惧!所幸曾经听过先师讲解,亲闻此经全部。而且在二十年随侍之中,听到关于禅、净、密各宗夏师的体会。人家都知道我是从夏老师学净土宗,而不知道我从夏老师在禅宗得的益处是非常突出。我首先从禅宗打开一个缺口,这才能够粗粗知道先师会集这个大经的深心。在六十年代初的时候,我写了一个提纲,就很简单地念给老师听,当时夏老师的话:“以后《无量寿经》随你去注解。”经过十年动乱之后,我的稿子没有了,笔记也没有了,但就因为夏老师说过这句话,这个经的事情随我去注解,所以就斗胆又继续。等到真正来写的时候,我都七十了,年已古稀,有很多病。愧深恩之未报,惧无常之将至。于是奋老病之残身,继传灯之宏誓,以此身心,供养三宝。现在上课还是带病来的,别的聚会我都不参加,就把这一点点精力留着,来给大家上课,当时写这个注解也是这个心情。感觉可以,我就闭门谢客,现在我谢客的牌子还是没摘,希望大家多体谅,因为精力很有限,就全力注经。以报先师及十方三世上师三宝与法界众生之深恩于万一(密宗称四宝,提了上师再加三宝)。所以这么做,带着病来会集注解,这一切一切只是为了想报这个恩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uliangshoujing.cn/post/299.html

转载声明: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!

上一篇   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请发表您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