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量寿经

无量寿经原文,无量寿经白话文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32集

admin    2020-02-27    124

  日本的《会疏》说:“能见六道众生,死此生彼,苦乐等相。及见一切障内障外,世出世间,种种形色,无有障碍也。”天眼通远胜肉眼,还在于天眼的“洞视”。能够看到六道众生死此生彼,前前后后、来来去去都能晓得。肉眼只能见到障内(障碍以内),例如眼前的墙壁是我们的障,墙壁以外我们就不见了。天眼不同,能透过墙壁,障以外一样见,世出和世间种种的形色都不能障碍。再比较一下,龙树菩萨说:“二乘中小声闻不作意,一千界为通境(一般能看一千世界),若作意者(就是他入定了),见两千国土。大声闻不作意者二千,作意者三千。缘觉小者,不作意二千,作意者三千。其大者,(大缘觉不问)作意不作意,皆见三千大千世界事。诸佛菩萨见无量世界事。”至于极乐世界的人民,《宋译》中说:“一切皆得清净天眼,能见百千俱胝(百万)那由他(亿)世界,粗细色相……。”亿可作十万、百万、千万、万万,不管哪一个数,连乘到一起正是一个非常大的数。今经说洞视十方,也就是能知能见无量世界,一切的粗细色相。极乐世界的人所得天眼通,十方无量世界去来现在之事都能洞视,就是由于弥陀的愿力,远远超过其他由报得或修禅定所得的通。


  弥陀愿海中天眼通一愿,包含了启迪人民修持的妙用。又此愿意有两说:⑴日本净宗大德望西说:“或土众生,以不见于诸苦果,故不恐苦因。亦以不见诸乐果,故不修乐因。法藏愍念此等众生,选择此愿摄众生也。”有的众生看不到苦果,他就不怕种苦因。有了天眼,知道未来之事、各种苦果,所以畏怕就不造苦因。菩萨畏因,众生畏果。有因就要得果,知道乐的果,你就去修乐的因。《会疏》又说:“肉眼昧劣,不见一纸之外。但缘目前,思从于此。不见地狱重苦,勤修无勇。不见净土胜乐,欣求念淡。”还有日本澄宪说:“呜呼悲哉!不见地狱饿鬼之苦果。不见父母师长之受报。厌离心缓,报谢思怠。”肉眼看不见障外,不见地狱、饿鬼的苦,不见自己过去生中父母、师长正在那受种种惨报,所以不思救济、不肯精进修行。倘若亲见亲闻,你还忍心享乐吗?还能够继续懈怠吗?自然厌离心切、报恩心深。这就是天眼一愿的重要意义。⑵更进一步,《渧记》广其意云:“如《会疏》等言,愿兴约灭恶生善,厌苦欣净。若尔,则非真土(指极乐)所得之益而已。今正约真土所得者,或有净土,其土圣众,虽有天眼,或见二千世界,或见三千世界。不能普见不可说不可说佛刹微尘数佛国。或有净土,其土菩萨,但虽得天眼,而不能圆具五眼。是以殊兴此愿而已。故《愿成就文》曰:‘肉眼清澈。靡不分了。天眼通达,无量无限。’等谓得一天眼则圆具五眼。(本经第三十品中,‘彼佛刹中,一切菩萨,修行五眼’是其证也)是以能见尘数佛国,明照众生,死此生彼,济生利物,常作佛事,是此愿之胜益也。”其意为:若说此愿兴起,只是为灭恶生善与厌苦欣乐,这还不是极乐国土的实际利益。极乐人民的天眼(也就圆具慧眼、法眼、佛眼,与本具的肉眼,是为五眼),不但可以照见十方一切众生生生死死、去去来来的相,并能普见无量尘数的佛国,于是他就可以发心,以大圆普度的净土法门来救济众生,利乐万物,广使众生同得真实之利。这才是这个愿的殊胜意义。


  第八、彻听十方去来现在之事,是天耳通愿。天耳通听到障内障外六道众生苦乐忧喜,以及远近粗细的一切语言与音声。我们的听力很有限,所听到的声音只是在几十周波以上、几万周波以下这一小段里的声波。几万周波以上叫做超音波,有许多作用,但人耳听不着了(肉眼所见到的光也只是一段,红光与紫光之间)。根据《魏译》所说,天耳就是可以听到百千亿那由他诸佛所说,都能受持。《唐译》说天耳能闻“亿那由他百千逾缮那(即由旬,旧传四十里)外说法”。极乐的耳通不但能闻世间音声,并且包括遍闻诸佛说法,这是极殊胜之处。


  我作佛时,所有众生,生我国者,皆得他心智通。若不悉知亿那由他百千佛刹,众生心念者,不取正觉。(九、他心通愿。)


  第九、他心通愿。亦名他心智通。愿文如上。大意是:凡是生到极乐世界的人,都能知道无量无边佛刹众生心之所想。《会疏》说:“是故愿言:我国圣众,不藉修持,自知他心。应其意乐,接化无方也。”我们来到极乐世界的圣众,不须要修持自然就能知道他心的情况。因为知道他心之所想所念,我才可以应其意乐随缘接引。这一点很重要。所以往往有时相见不应机,有时很有名的大德,很有修持,在相见不相契,这是常有的事情。因为彼此这个心没有感通,不相知,所以要接引他、教化他,就困难了。我知道他之所想,他心里的种种情况我都了如指掌,我来应病与药就容易了。愿文中“亿那由他百千佛刹”是他心通的广度。另一问题是深度。例如唐代印度大耳三藏有他心通,他到中国,唐帝请南阳忠国师去考验,国师头两度设心,看猴狲与看赛划船,大耳三藏都说对了。可是到了第三度,大耳瞠目结舌,不知所云。国师劈面打大耳一掌,并说:“你这狐狸精!”从这公案可看出神通与明心见性相比是微不足道的。一般的他心通也只是大耳的水平,对于国师的心境是无法测知。


  但极乐人民的通超越常情,《甄解》注解《魏译》中极乐人民的他心智:“下至知百千亿那由他诸佛国中众生心念。”他认为文中“下”字指众生心念,其“上”就可知诸佛菩萨的心。二乘只能知凡夫与小乘的粗心,诸佛菩萨与极乐的菩萨能知佛心。禅宗的话:“我此门中实无一法与人。”什么叫善知识?没有一法与人,只是给人解粘去缚。你粘住了,拨一拨,不要粘住;你捆上了,给你解开扣。这扣是你心里的扣,首先须知道你的心念,并且又能知如来真实之意、方便的法门,所以就能解你的扣。极乐世界的圣众具有极广极深的他心通,就可以教化多方了。


  我作佛时,所有众生,生我国者,皆得神通自在,波罗蜜多。于一念顷,不能超过亿那由他百千佛刹,周遍巡历,供养诸佛者,不取正觉。(十、神足通愿。十一、遍供诸佛愿。)


  这一章把第十、第十一愿合写,文字十分简洁,其中“周遍巡历”显第十神足通愿,“供养诸佛”遍显第十一遍供诸佛愿。神足通也叫神足智通、神境智通、如意通、身通等等。首先说“神足通”,《会疏》解释云:“此有三(义):⑴运身通。谓乘空行(让身体飞空),犹如飞鸟。⑵胜解通。谓极远方,作意思惟,便能速至(我只要思惟就能很快到)。⑶意势通。谓极远方,举心缘时(虽然是很远的地方,我心只要一想到这个地方),身即能到。”


  《大智度论》说:“如意通有三种:⑴能到(想到哪就到哪)。⑵转变。⑶圣如意。能到有四种:一者,身能飞行,如鸟无碍。二者,移远令近,不往而到(把远的移到近。相对论也有这个提法,当你速度极快、近于光速的时候,空间距离也在缩短)。三者,此处没彼处出(这边没有了,那边就出来了)。四者,一念能至(一念之间就到,一举念就到)。转变者,大能作(变)小,小能作大。一能作多,多能作一。种种诸物,皆能(让它)转变。(一般)外道辈转变,极久不过七日(过去传说有人从神仙学点金术,当他知道五百年后金子就不存在了,这人说你这术我不学了,学了之后就会叫五百年后的人遭灾——金子又不是金子了,我宁可不学了。他的师父告诉他,你这一念圆满三千功德。可见外道的转变不能永远)。诸佛及弟子,转变自在,无有久近。圣如意者,六尘中(色声香味触法)不可爱不净物,能观令净(能观成可爱、清净的);(相反)可爱净物,能观令不净。是圣如意法,唯佛独有。”


  “神通自在”,生到极乐的人都具足神通,自在显现,没有障碍。“波罗蜜多”是到彼岸。因能彻底贯彻一切自行与化他的事,能同众生从生死的此岸到达究竟涅槃的彼岸,所以说波罗蜜多。“于一念顷”。一念的时间前头说过,只是一弹指的六十分之一,就是一刹那。在极短的一念顷里头,可以在亿那由他百千佛刹周遍巡历,而且供养诸佛。这个神通妙用是不可思议的。周遍巡历,表示他所游的国土非常广;供养诸佛,所要做的事情非常多。而且都在一弹指的六十分之一的时间之内全部完成,全显极乐世界延促同时的事事无碍。芥子须弥,十方不离当处;一念遍供,三世不隔当念。当下即是,圆摄无疑。故云:华藏无异极乐,净土遍收玄妙。


  我作佛时,所有众生,生我国者,远离分别,诸根寂静。若不决定成等正觉,证大涅槃者,不取正觉。(十二、定成正觉愿。)


  第十二、定成正觉愿。愿文如上,大意是:在我成佛的时候,所有一切众生,生到极乐我国,都远离一切分别心,六根都寂然安静。若有人不能决定成佛,证入大涅槃,我决不成佛。本愿往生者决定成佛,显出弥陀的本心就是一佛乘。所以《法华》佛最后说法,声闻、缘觉是化城,没有二乘、三乘,只有一佛乘。当佛说《法华》的时候,跟随佛几十年的大弟子有五千人退席,不能听,释迦牟尼佛说:“退亦佳矣”,没有留他们。极乐世界就是都成佛,“二乘种不生”,这是大乘游履之处,二乘不能往生。只是求自救自度,你证了阿罗汉也不能往生,这不是阿罗汉的神通所能到的地方。阿弥陀佛大愿之王,十方佛都赞叹,名闻十方,要广度无边的众生,一切众生真要发了至诚的心,念十句都能够生到极乐世界,而且来得非常容易,是决定成佛。


  善导大师对于这个愿安了四个名字:一个是必至灭度愿(必定达到灭度),一个是证大涅槃愿(阿罗汉是小涅槃),第三是无上涅槃愿,第四也可以名为住相证果愿。因为修净土法门,观佛也罢,念佛也罢,一般都认为观就有色相,念就有音声,都是有相,要离相才证果;可是善导大师说,这是住相证果愿。是住相仍然证果。这个提法提得很殊胜。至于密宗,是首楞严的精神。首楞严是一切事究竟坚固,一切显法身,声色皆实相,你住相就是住了实相,所以住相证果,这就同善导大师一致了。善导大师还说,修净的人不要急于离相,但能依相专至,决定往生。所以念佛法门不要求你离相,你不要管离相不离相,就是老实念去,都可往生。这实在是无上开示。我第一遍念《金刚经》,念到“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”就体会到,凡夫要无住生心,就是念佛了。所以以凡夫心入诸法实相,唯一容易的方法是念佛。《甄解》说:“高祖(日本人对于善导是尊敬到极点,称他为高祖)愿名太尽愿意矣。”他极赞善导为本愿所立的四个愿名,认为这能彻底显明愿文的真实意。


  中国对于善导的尊敬不如日本,因为国内有一个传说搞错了,以为善导自杀了。错了,记载有错误。自杀者是向大师问话的人,不是大师。


  现在本愿名是定成正觉愿,夏老师跟善导大师这点相同的。善导大师在四十八愿当中特别挑了五愿,叫做真实愿。定成正觉、光明无量、寿命无量、诸佛称叹、十念必生,这五个愿是四十八愿中的真实愿,也就是四十八愿中的心要和核心,也就是弥陀宏愿的心髓、弥陀的本心。一切众生要依照这个最简单、最容易、最圆融、最顿速的径路,念佛往生就决定成佛。


  “远离分别,诸根寂静”。分别就是识别一切事理,这个和那个,种种的不一样,它是以虚妄分别为体性。第六识就是分别识。本来平等,本来不二,但在这里头生出种种差别了,妄在本来无分别之法上分别出人我是非,故称为分别的惑。断了这个惑称为无分别智,所以第六识就转为妙观察智。愿文中的“远离分别”就是舍离分别的妄惑,了达“万法一如”,真如就是万法,万法就是真如。“诸根寂静”,六根都寂静。“寂”是寂然,离开烦恼叫做寂;“静”,安静,绝除苦患叫做静。《华严经》说:“观寂静法,离诸痴暗。”你在观修“寂静”这种法时,慧明自现,你就离开了愚昧跟冥暗。释迦牟尼四个字是“寂默、能仁”。“牟尼”就是寂默、寂静的意思。身、口、意都寂静,称为“牟尼”。身、口、意代表六根,身、口、意寂静,就是经中的“诸根寂静”,也就是涅槃的本性。


  由于远离了分别的妄惑,而眼、耳、鼻、舌等诸根也都寂静,相契于涅槃的实际理体。“决定成等正觉”就是决定成佛。“证大涅槃”。涅槃可翻成圆寂。“以义充法界,德备尘沙曰圆。体穷真性(本体穷尽于真如法性),妙绝相累(微妙而断绝诸相之累)为寂。”《贤首心经略疏》曰:“涅槃,此云圆寂。谓德无不备称圆,障无不尽曰寂(一切妙德无不圆备,一切障碍无不消除)。”就是“大涅槃”。“大涅槃”指大乘的涅槃,它与小乘涅槃的分别有四个方面:⑴涅槃有三德:法身德、般若德、解脱德。大乘涅槃证这三德。小乘则三德之中只有解脱德,小乘解脱了,但没有证法身,也没有般若智慧,三德之中只具一德。⑵常乐我净。菩萨具足常乐我净(不是断灭)。二乘的涅槃只有常、乐、净,他也不灭了,他也很安乐、也很净,但是法身真我他没有见(常乐我净这个我是真我,不是《金刚经》里我相那个我)。⑶两种生死——分段生死、变易生死,大涅槃两个都离了,而小涅槃只离了分段生死(六道轮回的生死断了),但变易生死还有,还要发大菩提心,还要经过四十二个位次,登妙觉位。每一个位次都是一个变易,也是一个生死。⑷身智。大涅槃具无边的身和智;小涅槃则灰身灭智。大涅槃和小涅槃不同。有人说释迦牟尼佛也是有余涅槃,这个说法是不对的。凡往生者将来都证大涅槃,怎么说咱们的世尊反而是有余涅槃!有一些说法,不管说的人怎么有名,我们一定要以圣言量为标准,真正读经要跟经典相合,不要贪新好奇,所以离经一字便同魔说。


  我作佛时,光明无量,普照十方,绝胜诸佛,胜于日月之明,千万亿倍。若有众生,见我光明,照触其身,莫不安乐,慈心作善,来生我国。若不尔者,不取正觉。(十三、光明无量愿。十四、触光安乐愿。)


  第十三愿、光明无量愿。愿文是:“我作佛时,光明无量,普照十方,绝胜诸佛,胜于日月之明,千万亿倍。”本愿也就是善导大师五个真实愿中的第二个。第十三愿与第十五“寿命无量愿”,净影称为“摄法身愿”,以其摄法身成就也。此愿大意是:愿自己成佛时,自己的光明不可限量,无边无际,普照十方上下净国土、秽国土一切处所,所放光明要绝对地胜过一切佛光,要比日月的光明胜千万亿倍。光明遍一切处,光的功德妙用也就遍一切处,可以摄受度化的众生也是无尽的,所以这是大悲方便之本,是报身佛的真实功德。我们大悲度生要有方便,所以光明遍照来摄受众生。愿中佛就发了誓愿,自己是无量光、无量寿,实在就是愿一切众生都是无量光、无量寿。因佛光遍一切处,佛的教化与摄受就遍一切处;佛身常住,则众生永有依靠与导师。《甄解》说:“若约佛所证,则四十八愿,皆入光寿法身。”意思是:倘若按佛所证的境界,那么四十八愿都可以流入无量光寿法身。法身必定无量光、无量寿,无量光、无量寿正是法身本有的德相,所以叫做无量光寿法身。从这个无量光寿法身,流现出弥陀一切大愿、极乐世界依报正报一切功德。极乐世界的依报:宝池、宝树、宫殿、德风华雨等等,正报:弥陀、观音、势至等等一切圣众,以及种种殊胜方便,都是从弥陀的法身所流现。所以四十八愿就包括极乐世界的依报庄严、正报庄严,以及无量无边摄受众生的一切妙用。四十八愿显的是法身功德。时常有很多人说,极乐世界的一些相,尤其是黄金为地等等,觉得没有什么兴趣。实际上这些黄金并不是说咱们世界的黄金货币,而都是真实法身哪。初步就是要离开相,才见真。《楞严》也是如此,要离开了妄,才显真;进一步彻底之后,妄就是真。善导大师说:“当相即道,即事而真。”一切事相都是道,全显的是法身。要从度生而论,《甄解》又说:“又以摄生,则愿愿皆为众生。故云:‘四十八愿,摄受众生。’又云:‘一一誓愿,为众生故。’如是四十八愿互摄互融,不可思议。”无量光,就为了光照一切处,度一切众生;无量寿,众生老有所依止。一切愿都是为众生,所以四十八愿全显法身,四十八愿全是摄受众生,互摄互融,不可截然划分,说这一愿是显法身,这一愿是度众生。


  日本望西师(做了一个楼冲着西边,叫望西楼,自己也号为望西,因恭敬不提他的名字,都提他的号)说:“横摄十方虚空无边,故国土亦无边。国土无边,故众生亦无边。众生无边,故大悲亦无边。大悲无边。故光明亦无边。光明无边,故摄取益无边。以要言之,欲益无边。故光无边。”时间是竖的,空间是横的。十方的虚空没有边际,所以国土就没有边际;国土没有边际,所以国土中的众生也没有边际;有无量的国土,就有无量的众生。所以法藏大士这个大愿不是只度一个地球上的全人类,而是各种众生;还不只是一个地球,而是无量的地球、无量的天体。天体无边,众生无边,所以佛的大悲也无边,给众生的利益也就没有边(见第十四触光安乐愿),而这个利益之深也没有边际。正因从众生出发,要让众生得到利益是没有边际,所以光也无边。


  “绝胜诸佛”,佛佛平等,怎么又说阿弥陀佛的佛光绝胜诸佛呀?这就如本经〈光明遍照品〉所说:“诸佛光明,所照远近,本其前世求道,所愿功德,大小不同。至作佛时,各自得之。自在所作,不为预计。”又,“阿弥陀佛,威神光明,最尊第一,十方诸佛,所不能及。”这都因过去在因地愿力各个不同,到成佛时,各个按照自己所发的愿,自然成就,不须安排。法藏所发既是超胜诸佛的愿,所以成佛时威神光明在十方佛中最尊第一。释迦牟尼佛到娑婆世界来是很不好的时候,人是减劫;那弥勒大士来的时候就不一样了,人是增劫,都很高大。各人的愿不一样,弥勒他多生求福,他发心在前,成佛在后,因此他成佛是一个很有福的时候。现在我们每个人也是如此,每一个人将来走的道路,每一个人的归宿,每一个人的成就,各个不一样。何以故?每个人的心愿志向不一样。这个愿力不同,“至作佛时,各自得之”。等到作佛的时候,就得到了和自己愿力相称的一些殊胜之果。“自在所作,不为预计”,你发的是什么愿,你做的是什么功德,到时候所得的果实就是这样,不须要安排。法藏要“绝胜诸佛”,绝对不是逞能好胜、突出自己,而是切愿自己对众生的奉献,给众生的真实利益超过诸佛,所以阿弥陀佛称为大愿之王、诸佛之王,其根本原因就在这里。密宗也说:千佛万佛,不离阿弥陀佛。这就是说明为了绝胜诸佛,得到的果实也正好是如此:“阿弥陀佛,威神光明,最尊第一,十方诸佛,所不能及”。这话是释迦牟尼佛告诉大家的。如来是真语者、实语者、如语者、不异语者、不妄语者,没有任何夸大、夸张,没有要捧一个谁、压一个谁,十方诸佛都赞叹众生往生西方极乐世界,赞叹阿弥陀佛。


  又根据密典《大法炬陀罗尼经》说诸佛有两种光明:⑴常光。⑵放光。常光者,谓圆明无碍,无时不照也。放光者,有时放、有时不放,为了某一种因缘,或者使人觉醒、或者加持,或现或放随宜自在。比方释迦牟尼佛讲本经时就放大光明,阿难就惊奇细问,跟佛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见过。佛放光就是要警醒大家,你们要重视这部经,就“自在所作,不为预计”,这是放光。今愿所指是常光。根据玄奘所翻译的《阿弥陀经》,称为《称赞净土佛摄受经》,这个名字就是称赞净土佛摄受,佛在摄受你,显出他力(从果实上开始就是他力),就是难信。你只要真正肯信了,他力在你身上就显出作用,所以“信力圆时,全成佛力。疑根未断,即是罪根”。“疑”跟“信”这两个字,大家千万要好好地检点,还有什么地方有疑?这不等于参禅那个疑,参禅那是大信之后的对于佛法负责任到极点起的疑。一般人所谓的疑,到底这佛有没有?佛经上的话是不是句句真实?这种疑就是罪根。疑根要不断,偶尔一起都是没断,即是罪业之根。《称赞净土佛摄受经》中说:“彼如来恒放无量无边妙光,遍照一切十方佛土,施作佛事。”彼佛就是阿弥陀佛。这是释迦牟尼佛说的,彼佛恒常不断在放光,所以弥陀又号常照光。佛光明无量,所以号无量光;常照不断,又号常照光。所以佛光“胜于日月之明,千万亿倍”,一切凡光不能相比了。(日月的凡光还有一个特点,那个光刺眼,魔光也是刺眼的,佛光是不刺眼的,这个大家要有所分别。)


  第十四、触光安乐愿。愿文是:“若有众生,见我光明,照触其身,莫不安乐,慈心作善,来生我国。”光明无量只是为了利益无量,任何一人见佛光照,或者佛光照到身上,都是当下就身安心乐。并且这种安乐不是世间的任何安乐所能比的,这是一种清净的、真实的、极殊胜的安乐。于是“慈心作善”,自然就引起了他的慈心,自然勇于作善,怜悯众生,爱护众生。更重要的是生起“来生我国”的宏愿,因之他就会生到极乐净土。所以真正见到阿弥陀佛光的人,都得这样殊胜的利益。有时大家也见光,不见得是佛光。就像儒教许多读书人静坐,这些文人说“虚室升白”。虚就是空的屋子,升白就是有光。又说“常观鼻端一点白”,他坐的时候鼻子就放光。本经〈光明遍照品〉说:“遇斯光者,垢灭善生,身意柔软。”“垢”是污垢、恶浊,指种种的烦恼。这些都消灭了,自然生出普共众生同生极乐的善愿。“身意柔软”,娑婆众生最大弱点是刚强难化,坚持情见,不肯放舍,有的人就倔强、刚烈,你碰不得,一上来脾气就要爆炸的样子,他就不柔软,所以难以化度;但一遇佛光,身和意都一齐柔软,诸佛才可施教,受教者才能得度。“若在三途极苦之处,见此光明,皆得休息”。三途就是三恶道。三恶道里极苦的地方要见到佛光的话,都可以得到休息安乐,命终都得到解脱,往生极乐。这就是遇光所得的法益。《礼赞》是善导大师的:“弥陀世尊,本发深重誓愿,以光明名号,来摄化十方。”所以名声普闻,闻名发心、闻名得福,闻名就十念往生等等;以佛光明遍照来摄受十方众生,不为邪恶所侵染,念念向上,一直到往生极乐世界。《观经》说:“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念佛众生,摄取不舍。”所以我们说念佛法门是仗他力。佛光遍照十方世界一切念佛众生,永恒地摄取,而且一个也不舍弃(不会因为你退步就不要你,还是摄取希望你回头),凡是遇光的人都可以往生佛国。由上可见,光明无量是佛身德,而此光明实为利益众生的,故云:“四十八愿,全显法身”。所以四十八愿每一个誓愿都是为了众生。佛光的利益、佛愿的宏广、佛恩的深厚,都不可思议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uliangshoujing.cn/post/270.html

转载声明: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!

上一篇   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请发表您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