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量寿经

无量寿经原文,无量寿经白话文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57集

admin    2020-02-22    40

  “世间之事,更相患害”,指世间冤报之事,这些事情相更换的,来彼此互相成为患、成为害。“患”是病患、祸患,“害”是毒害。“虽不临时”,虽不是马上就表现出来,可是因果不虚,决定不爽。所以就连佛成佛之后,还要示现马麦、金枪、天足之报。因为很多阿修罗寿很长,看到修行的人最后就不受报了,就说因果没有了,所以佛就示现受报。琉璃王来打释种的时候,也是一个报应,佛也头疼了三天,成了佛还要示现受报。当年释迦牟尼佛在一个天旱,没有东西吃了,后头有个池子,池水都干了,鱼就死了,他们就吃鱼。最后有条最大的鱼,释迦牟尼佛当时是个小孩,看鱼很大,他还没吃鱼,就拿竹竿敲了鱼脑袋三下。结果等到这些人又到印度了,聚集而居,成为释种贵族。这些鱼就变成琉璃国,这条大鱼就是国王,领着军队来杀。本来杀的时候,大目犍连看见佛不救这些本族的人就很奇怪,怎么佛不管呢?大目犍连神通第一,他就拿钵把佛比较亲的这些人,一起搁在钵里托上三十三天,等战争过去之后,大目犍连把钵拿下来一看,全都化成了血水。过不去,佛也头疼三天,表示果报不虚。佛其实已经无所谓,“了即业障本来空”,实在是罪性本来空。所以百丈禅师的那一则公案,说是“大修行人不落因果”,就当五百年的野狐。问到百丈,百丈说“不昧因果”,这个野狐身就解脱了。不是堕落在因果,不昧因果,因果还是有因果。所以说法哪有那么容易,一字之差五百世野狐身,其实是一个非常严肃、责任非常大的问题,不是一个可以游戏的事情。即造业因,必结恶果,而且结成大怨。报应虽不立即显现于当时,但因果不虚,决当报偿于后世。你一定要想明白,决定是如此,你于这一切一切不要那么爱恋去追求,都应当想破,没有一样你能跟得上去的。所以众生但知畏果,菩萨则畏因也。


  人在爱欲之中,独生独死,独去独来,苦乐自当,无有代者。善恶变化,追逐所生。道路不同,会见无期。何不于强健时,努力修善,欲何待乎?


  “爱欲”,指情爱与贪欲,爱别离,实为生死之本。爱不重不堕娑婆。世人举体沉溺于爱欲之中,于是死此生彼,流转无穷。“人在爱欲之中”,与这个世界就是相随如爱别离。所以想得到这个,想贪爱那个,可你是“独生独死,独去独来”。纵使眷属满堂,于生死之际,生是孤身来,死时就独自去,没有谁陪着你来,也没有谁能代替。“苦乐自当,无有代者”。指苦乐的果报,受苦受乐都是自作自受,都是自己承当,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。至亲的夫妻儿女,忧心如焚,也很难过,但不能因为他的难过而减少你的难过,不能替你,自己所做的一样也跑不了。


  “善恶变化,追逐所生”。“善恶变化”有两种解释:⑴憬兴的解释:“善变化即善趣报,恶变化即恶趣报。”所以善恶变化就指着善恶两种报应。⑵《会疏》不这么解释,说:“今世虽善果,(所作)业因恶,则来世变招殃过。现在虽恶报,所作善则后生化享福报。千变万化,不可具述。”今生在享福,是善的果,可是所做的业都是坏事,因此来世的报就要变成受罪。现在虽是恶报,在受苦受罪,可是行的都是善事,来生要变为福报。总之,都是如是因、如是果,确实千变万化。所以造因不同,果就是不同。这一些善恶果报,“追逐所生”,所生之处,果报相随,只有这些报应跟着你走。至于所去的道路,那是各个不同的。至亲的人,甚至于说一个炸弹下来,炸死的人去处也都是不一样的;也有一样的,因为大家性质差不多,工作差不多,不能说绝对都不一样;但是会一样,更会不一样。随其业因,感得善恶之报。“道路不同,会见无期”,《嘉祥疏》曰:“作善者,天堂果报以待之。作恶者,刀山剑树以待之。”因果各异,生处悬殊。故临终分手,竟成永别。三途一报历五千劫,辗转六趣,何日重逢。再相会就无期了,而且重逢也不认识了,“会见无期”。这是最苦的事情,一转之间谁跟谁都不认识,所以锅蒸外婆肉,鼓打舅母皮。这都变了猪、变成牛,皮剥下来打鼓了,肉在那儿炖着来宴宾客,其实都是亲属,再见也不相识。就是这样提醒我们,不要为了这些,争那不急之务,这一切都没用,我爱这个、我爱那个,到了最后,自己走的路谁也不能替你,你爱她,又爱不了,不能尽一点力量。所以一定要往生极乐世界,往生就是把一个大悲剧变成大喜剧,这不是死,而是生;不是爱别离、永别离,而是一个大团圆的开始。有一个人往生了之后,就可以去“辗转度脱”,把所有亲眷都度脱,在极乐世界会见,是真正的大团圆。世间的大团圆是一刹那,马上就分散了,谁也不认识谁了,只有极乐世界才是真正的大团圆的开始。道路不同,就相会无期,世人愚痴不知道。所以佛就劝勉,“何不于强健时,努力修善,欲何待乎?”为什么不在你们强健时候努力去修善,还等什么!


  人生最难得的暇满之身,我们还都是暇满之身。“满”者是没有残缺,神经智力体力还都健全,没有残,不瞎、不聋,神经也不错乱,总还有闲暇时间可以修持。这暇满之身很难得。“人身难得,佛法难闻,净土难信”,这一切难已经都通过了,所以何不趁强健时突破这一关!大家都要争取对于往生有把握。尤其临终,要是善根发动很好用功,佛来接引就很有希望。那哪一位敢说已经有把握决定往生了?这话就不好说了,我自己也不敢说,但是我要争取到有把握,这才是最急之务。这强健时还不能念,到了有病痛的时候就更不能念了,心力也不够了。不是说病来了自然而然就会知道这个要紧、我去念,不尽然。实际上病中确实是难念,只有趁强健时增加自己的能力,能够达到佛愿里所说的那些条件。第十八愿:所谓“至心信乐,十念必生。”“至心信乐”这四个字,“至心”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心,信和乐到了登峰造极了。我们敢说我们自己是“至心”了吗?我们是有心了,我们也是信了、也是乐了,但是不能自己就给自己加个封号,说我是至心信乐,我就符合第十八愿,那你得每个字都不能放过。“至”字怎么讲?所以孔子是“大成至圣先师”,圣人中的登峰造极的圣人,就称为至圣。皇帝称为“至尊”。“至心信乐”,哪能这么草草的讲讲。所以,我们现在何不于强健时去争取有把握的往生,而去做到至心信乐。把所有一点点的疑都要给它破掉,什么地方不懂那都是疑,当然不是去钻教海算沙了,去追求名相。现在上海“带业不能往生”之说大盛,这都是有人造谣兴事,所以就是一种邪说。现在我们就是要真正地相信带业往生,若没有带业往生就没有净土法门,净土法门也不可贵了。所谓正是因为如此,现在对于这个问题,国内国外解决得不够好。总之就是,大家对于正法很难起正信,对于这一类邪说,大家很容易感兴趣,所以下里巴人大家都喝彩,这阳春白雪没人理。我们就要坚持正法的住世,都要趁强健时努力修善,而念佛是善中之王。


  本经〈往生正因〉,读诵《大乘无量寿经》是第一句话。所以“努力修善,欲何待乎?”还等什么?年青时不修,还说要等我退休。他不知道,人老体衰,难于精修,如《涅槃经》讲:“迦叶:譬如甘蔗,既被压已,渣无复味。壮年盛色,亦复如是。既被老压,无三种味:一、出家味。二、读诵味。三、坐禅味。”佛告诉迦叶说:譬如甘蔗,甘蔗的甜汁都压出去了造糖,那个渣子没味。“壮年盛色,亦复如是”,壮年时候的盛色,那个体力也是这样,就像甘蔗一样充足。“既被老压”,老了之后就等于甘蔗被压成渣子了,就无三种味:⑴出家味。老年不能出家了,老年出家只能当沙弥。有些都是破格,因为严格的戒老年人受不了,做不到了,所以正规的老年只能当沙弥。⑵读诵味。读经诵经脑力不够了。人老了之后,十个有八个脑力下降。首先记忆力不行了,还有点理解力,再老连理解力也不行了。⑶坐禅味。坐禅,这一坐总要在两个小时以后才能够体会出坐禅的作用,才能够得到进步。真正盘腿端坐。所以基本功不趁年青时练好,老年人一坐两个钟头也不可能了,那腿都硬了更没法盘了。所以何不趁强健时努力修善,这就是《涅槃经》的话,等老了之后再来时,时间是有了,可是这三种味就没有了。说来说去大恩大德的阿弥陀佛,幸亏有净土法门,不管老少、贤愚都收。所以大家应及时努力,莫要蹉跎。佛还来劝我们,“欲何待乎”,还等什么呢?这话很深刻。


  世人善恶自不能见,吉凶祸福,竞各作之。身愚神暗,转受余教。颠倒相续,无常根本。蒙冥抵突,不信经法。心无远虑,各欲快意。迷于嗔恚,贪于财色。终不休止,哀哉可伤!先人不善,不识道德,无有语者,殊无怪也。死生之趣,善恶之道,都不之信,谓无有是。更相瞻视,且自见之。或父哭子,或子哭父。兄弟夫妇,更相哭泣。


  本品明此土秽恶,众生三毒炽盛,造恶可哀。初段表贪毒,“贫富同然,忧苦万端”。次段显嗔毒,“至成大怨”。本段示痴毒;如“身愚神暗”,“不信经法”,“善恶之道,都不之信”。痴毒之祸,伤人慧命,且为三毒之本,故痴毒为患极深。


  经义为:世人愚痴,不明何者是善,何者为恶。各逞己意,妄加分别。于善恶三世因果之恒规,不能生信。故云“世人善恶自不能见”。世间的人看不到果报,所谓三世因果,所以有人就常常这么说,为什么不立即给他现报?有时是不可能的,排不进去,不能今生就给你受报。只有极特殊、极严重的情况才能排得进去。张宝善一个气功师,他跟刘世为说点实话,他的后台就是个无头鬼,他到阴间看见过生死薄。刘世为就问他:生死薄有能改变的吗?他说:有,但是极少。只有特殊的善、特殊的恶,才可以改已排定的程序,但是一般没有这种力量,也就是原来的不动。所以佛教讲宿命,不是宿命论,就是因为它都可以改。但不是特殊的因缘,过去的一笔一笔的因果错下来,因为是双方的,我要还债,那个债主要来我才还给他,他不来,我还给谁?所以这个事情很复杂,种种因缘自然排在一起,确实是有,这个自己是不能见的,但它是三世因果。还有很多阿修罗寿命很长,他都记得谁做过什么事,将来他受的果报,因为看不见受报,不信因果。所以现在的人就是不信因果,谁信做好事得好报,做坏事得坏报。贪污财物,不拿白不拿,他不相信这个以后要有果报。既不知因,便不畏果,但图当时快意,不惧后患无穷。纵情恣欲,任意作恶,竞造恶因,不顾当来之凶祸。所以“吉凶祸福,竞各作之”。又《嘉祥疏》谓,世人以“死之祠祭杀生为凶,嫁娶等为吉。世人于此二事,竞各作之。”盖吉凶是因,祸福是果。杀生祭祀是凶,杀业所感三途之报为祸。世人皆以嫁娶为吉。但不知因喜庆而杀生,反成凶事,而招当来无穷之祸。此正是世人不明善恶所招之恶果。所以吉的事、凶的事、祸的事、福的事,都努力拼命地去做。


  “身愚神暗,转受余教”。《嘉祥疏》曰:“身造恶故云身愚,心不信故云神暗。”又《净影疏》曰:“身愚神暗,心塞意闭。生死善恶,自不能见。”这种人身在做恶,所以说他身愚;心没有去正信,所以说他神暗。故知愚暗,即是痴毒。以愚痴故,心意闭塞,不能正信因果。不能听受经法,入于正道。对于外道邪说,反易信奉。故云“转受余教”。他不信佛教,跑去信外道的邪说,所以真正说起来,众生能信正教的很少,信邪说的人确实是多。那个张香玉,万人空巷,现在被捕了。其实她非常落后,非常无知,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不应该信。但是现在看恐怕很有常识的人都要信,那就是属于这一类愿意信邪教的,很容易相信接受。对于正法不能生信,转受余教。因为现在很多人说是信佛,实际上是糊里糊涂的,那天来了一个女的,是大同煤矿的教师,先教数学,后教语文,最后教政治经济学,现在好像还很有点地位,打着佛教协会的印子到处跑。她跟我谈谈,见过上海的郑颂英,郑颂英把我的《大经解》送给她,她说看了很有好处。但是她还要搞道教,她说我那个小周天、大周天,是不是都不要?我说:“光这个要,用不着管这些事。”她说有人跟她这么说:你信了佛教,把道教的加上去不就更快吗?所以这种思想很可怜,她觉得佛教的东西我也来来,道教的东西我也来来,好处我都吸收在一块了,不更快吗?劝她的人就这个理由,她也就接受了。我说你这样的话连佛教徒都不是了,连三皈依都没有了。所以大家就是“转受余教”,坚持正信很难,就是善根业力在那儿斗。每个人都要知道,趁现在我们善根占上风的时候,用释迦牟尼佛的话,因为我们的具体情形还可以补充,就趁着我们现在善根占上风的时候赶紧用功,要“谨防业力发动”,最怕业力发动,要谨防谨防!“转受余教”,这是最可怕的事,一切障碍之中最可怕是中断障。把你杀了,这是断你的寿命;你要是不信了,修持中断了,这是断你慧命。所以中断魔、中断障是最厉害的。如是颠倒之见(佛教不信反去信邪教,这就是颠倒),相续不绝,以致产生出无穷的颠倒,于是乎就永溺于生死苦海之中。根本正是因为众生愚痴,生死无常,以痴为本,就是无明为本,所以就说“颠倒相续,无常根本”。在无常生死中,以死为根本。


  “蒙冥抵突”,“蒙”是有眼睛而不能见,“冥”表示暗昧无知,“抵”是抵触,“突”是冲突。义寂解释说:“无所了知,触事违犯。如小儿夜行,狂犬妄走,无所不作也。”蒙冥抵突什么意思呢?就是“无所了知”,这个人很无知,碰见事就违犯、都不同意。“如小儿夜行”,小儿在夜里头看不清道路,胡跑。“狂犬妄走”,疯狗不知道方向。“无所不作”,没有什么事不敢做的。他愚昧,不明白经中的意思,跟他讲也不懂。而且他还抵触,听了就冲突,还要批评,对于经法不能信受。于是“心无远虑”,不顾后世,考虑不到来生这些事情。“各欲快意”,就求眼前痛快,有酒当醉就醉。而且嗔心很重,很容易生气,就“迷于嗔恚”,在嗔恨心之中使自己迷了。“贪于财色”,一个是嗔,一个财色,贪!所以贪嗔痴三毒,贪财好色。“终无休止”,没有停止的时候。这种人“哀哉可伤”,是悲哀可伤,佛感叹!


  “先人不善,不识道德”,《净影疏》曰:“素不为善,明其无行。不识道德,彰其无解。”无解无行,愚痴之极也。世代相承,子受父教,都是邪说,不谈善恶果报。就是由于祖先愚痴,不懂得道德,没有人跟他讲,“无有语者,殊无怪也”。先人痴顽,后辈无知,事乃必然,所以也怪不得。现在抓的那些犯人,把父母拿去陪斗,父母是最有责任的。“死生之趣,善恶之道”,《净影疏》曰:“生死之趣,不能自见,不识果也。善恶之道,不能自见,不识因也。于因于果,自心不识。他无语者,故永不解。”是以“都不之信,谓无有是”。要是都不信的话,并且说根本就没有,很多人都是这样。如果没人跟他说,他也不相信,佛的话也不听,听的时候也抵触不同意,就认为这一切都没有,可是自己会看得见。“更相瞻视”,只要好好注意自己会看见,或者父亲在哭儿子,或者儿子在哭父亲;“兄弟夫妇,更相哭泣”,这个哭那个,那个哭这个,死别之时,互相哭泣,无得免者。


  一死一生,迭相顾恋。忧爱结缚,无有解时。思想恩好,不离情欲,不能深思熟计,专精行道。年寿旋尽,无可奈何!


  “一生一死,迭相顾恋”,世人愚痴贪爱,不知世间万物,都是幻梦空花,误为实有,而不知无常迅速,不能永保。生时愈亲爱,死时倍苦伤。生死之际,一个死,一个活,互相思虑留恋。存在者,就伤亲人之永别,我还存在,可是亲人和我永别了,我很悲伤;亡者,就悲自身之长逝,我的身体在这个世间不存在了,我要走了,再也不能同大家相会了。所以这“爱别离苦”,生离死别,互恋难舍,“如刃刺心”,就如同刀子扎在心里一样。这个必定你能看得见,就是不信也不能免,所以“一生一死,迭相顾恋”。昔日的恩爱,现在都成为忧苦了,爱要别离了。爱也罢,苦也罢,束缚你的身心,如同绳子打了结,让你出不来,所以说“忧爱结缚”。忧和爱捆起来了,没有解脱的时候,众生就是如此。“结”,《大乘义章》说:“烦恼暗惑,结缚行人,故名为结。又能缚心,亦名为结。亦能结集一切生死故。”“烦恼暗惑”,能够把行人捆住了,就叫做结。“又能缚心”,把心也捆住了,也叫做结。也能够结集一切生死。所以“结”字就有两方面的涵义:⑴就像打上结、栓成扣,跑不开了,这个叫做结。⑵它能结集生死,把多少生死都给集起来了。所以“忧爱结缚”,这些生死,就是由忧和爱结缚起来的,没有解脱的时候。要知道“思想恩好”,所谓相思,“思”就是互相想恋,彼此有恩,彼此感情很好,是“不离情欲”。所以西方的哲学赞颂爱情,东方不如此,爱情没有什么神圣的,是不离情欲。情还高超一点,欲就跟动物是一样的,动物都有欲,所以兽欲,谈不到什么神圣。一个人为什么不爱一个岁数很大的贤者?不管是男的女的,必须看上一个年纪相当的美貌男子、或女子,这就是欲,没有什么理智,也没有什么尊重。与其说是爱对方,还不如说要满足自已本身的要求,说穿了就是这么一回事,没有什么高超。比如有一方残废了,他还跟她很好,这里就不是欲了,而且有情。但是要知道,修道的人里,情也是堕落之因。咱们人是情和想各占一半,所以“纯想即飞,纯情即堕”。“纯想”,这个想就是理想那个想字,就离开了情,所以我们说超情离见,要超出这个情。纯想即飞,就可以生天;或者善根厚,可以生西方极乐世界;再高的话,可以当下成就,飞在佛的心中。所以这个飞,只是表示快速之说,超越空间,不要体会成鸟飞那么飞。堕落也不要体会就掉下去了,不是说地狱都在地心,地狱哪都有,经上说海边上、树林里、空中都可以有地狱。所以都是由于情和欲。世人所珍,究其根源,实由情欲。而不知“欲为苦本”,“纯情即堕”。若不能于此“深思熟计”,一心修道,以求解脱。转瞬无常到来,寿命终了,至此则徒唤奈何。人命在呼吸间,故云“年寿旋尽”,“旋尽”者,就是转瞬即尽。


  惑道者众,悟道者少。各怀杀毒,恶气冥冥。为妄兴事,违逆天地。恣意罪极,顿夺其寿。下入恶道,无有出期。


  “惑道者众,悟道者少”,对于这个都看不出,那都是对于道迷惑。所以“道”是一个很深的字。“鬼神重德不重道”,鬼神不是不重道,他不懂得什么是道。德,大家就能懂了,都尊重,所以百神护持。对于道这个字,他不能懂。像牛头禅师没有见四祖以前,百鸟衔花、猿猴献果,尊重他;等他开悟以后就没有这个事了,鬼神不能测了,不了解。因此,像这种还在情与欲之中的人怎么能够悟道呢?他对于道只是迷惑。所以“惑道者众,悟道者少”,能够懂得道的是非常少。


  “各怀杀毒,恶气冥冥。”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杀业这个毒,这就说到嗔心了,嗔恨之心。所以古人说:“一点嗔心火,能烧功德林。”贪嗔痴,嗔心就是地狱报,痴是畜生报。因为嗔心一来,一点慈悲心都没有了。世人能够醒悟的很少,能够懂得因果的很少,更谈不上悟道了,对于正道是迷惑的。所以他心中就是一种杀毒,而这个杀毒,好像我们世间人都有杀毒,世间上吃荤者没有杀毒啊?这一天杀多少?一个年、一个节杀多少?大家为什么不觉得惨?赞叹吃活的,赞叹把鱼吃完了鱼眼珠还在动。赞叹南方人吃炝虾,虾在桌子上乱蹦,煎了之后往嘴里头吃,这不都是杀毒吗?所以耶稣教说上帝造给我们吃的,耶稣教的致命伤就在这儿,它愿意慈悲什么什么也好,它要造出这些东西很有美味,而且它并不痛苦,那我要给上帝磕头,我也就不吃素了。它真疼!那它就不公平了,为什么造它要这么痛苦给人吃,而且死得这么惨?那个螃蟹在蒸锅里爬,活活的蒸死、煮死。所以娑婆世界的五恶、五痛,五毒恶世这个“毒”,大家好像觉得我从来没有杀过什么,但是要仔细想想这口福之祸是很严重的,到处去宣传赞扬,什么活的动物、各种各样都吃,而且越吃越多,这都是杀。现在又是种种的恐怖主义,就以杀为能事得意,恶气炽盛,从冥入冥,所以称为“恶气冥冥”。“冥冥”就是幽暗,无知。所作皆妄,所做的事都是错事,所追求的都是妄,因此就“为妄兴事,违逆天地”。《嘉祥疏》说:“上不顺天心,下违阎罗王之意。”如是喜欢杀生种种的任意作恶,所谓“恣意”。一旦恶贯满盈的时候,“顿夺其寿,下入恶道”,立时就报应了。按他的宿命本来不是,这要改生死簿了。“顿夺其寿”,就不等世寿终了,顿然的斩断他的寿命。所以《嘉祥疏》解释说:“灭寿夺算”。把他寿给灭了。天算如果是七十,就立时夺过来了。所以《净影疏》曰:“痴故起嗔,共相残害,各怀杀毒,恶气窈冥,为妄事等。”续云“造罪之人,宿罪之力,自然招集非法恶缘。随而与之,恣其作罪。待其罪极,顿夺令尽。将入恶道,受苦无极。”世人因为愚痴而生了嗔心,相杀相害。心怀毒恶,唯作妄事,没有真事、正事。如是造罪之人,由其宿世罪恶之业力,于是乎种种恶缘自然相随。大家要知道,这因缘愿力能生善根。坏的方面也是如此,坏的因缘业力也能出罪根。所以就恣意作恶,忘形任性的做坏事。等到恶贯满盈的时候,果报就显现了,顿然夺其寿命,堕入三恶道。所受的果报,无有穷尽。最严重的地狱,无间地狱,将来宇宙有个大爆炸,一般的地狱就释放了,可是无间地狱不行,这种人还得换到没有爆炸的世界去入狱。因此要入了这种狱,就欲出无期,所以就“无有出期”。


  若曹当熟思计,远离众恶。择其善者,勤而行之。爱欲荣华,不可常保,皆当别离,无可乐者。当勤精进,生安乐国。智慧明达,功德殊胜。勿得随心所欲,亏负经戒,在人后也。


  末段普劝,止恶从善,求生极乐。“若曹”,即“汝等”。这是释迦牟尼佛说大家,“当熟思计”,你们好好的想一想,要“远离众恶”,不要觉得无所谓,这一切恶都要远离。“择其善者,勤而行之”。一切助人都是善,而善中之王是念佛、弘法,要挑这一些去勤行。要知道“爱欲荣华,不可常保”,自己所爱、所欲要的荣华富贵,安乐享受,是不能够常保持住的。“皆当别离”,都会和你分手的,都是假的。“无可乐者”,这就是佛大智慧的话。《会疏》曰:“荣华不可保,会者定离散。爱欲不可常,盛者必衰故。颠倒妄乐,故无可乐者。”彭际清曰:“一切世人以欲为乐,不知是苦。智者观之,唯苦无乐。所以者何?以有为乐,无即是苦,不知有者无所因故。以得为乐,失即是苦,不知得者失所因故。以聚为乐,散即是苦,不知聚者散所因故。以生为乐,灭即是苦,不知生者灭所因故。”盖谓众生所乐正是苦因。从兹苦因,必生苦果,故云“无可乐者”。就是你现在认为这可乐的东西,也没有可乐的。实际上真是如此,我常说,看着是很好看,那只不过是一个肥皂泡,五光十色,实际马上就破了。一般人常会有这种感觉,一个盛会,当席散人空的时候,就觉得有些悲哀,刚才盛会不在了。可是我从小就有这个感觉,盛会正当兴高采烈之时,我这种悲哀的心已经出来了,有时还觉得看见自己正在里头,这是个无可乐者。但是看见别人在那儿狂欢,我就觉得这些人都很苦,尤其现在看到这种音乐,表现狂欢的这种舞蹈,实际也可以说是一种挣扎,一种嘶叫,很苦,就是这样一种感觉,实际说真是,在娑婆世界没有什么是真实可乐之处,“无可乐者”。“当勤精进”,“精进”,指在正法上进步。世尊正在劝导所有在法会上听法的大众,这里最当机的还是以阿难为首的,当时在座地球上的人是两万——一万二千是比丘,七千是男居士,五百比丘尼,五百女居士;还有天人阿修罗种种的就不知道多少数了,还不光来的大菩萨,实际上也在劝我们,我们今天读到这段话,也等于听到释迦牟尼佛在告诉我们,你们要好好思计,“远离众恶,勤而行之”,这一切都不可常保,皆是无可乐者,要勤精进啊!你们已经做了和尚、比丘尼、男居士、女居士,今天又听了佛说极乐世界,而且底下还有“礼佛现光”,极乐世界现前。所以在这一会的人都大有因缘,要精进,要在正法上进步,你们应当生到安乐国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uliangshoujing.cn/post/245.html

转载声明: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!

上一篇   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请发表您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