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量寿经

无量寿经原文,无量寿经白话文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61集

admin    2020-02-22    138

  “作事仓卒,败悔在后”。“仓卒”就是慌张。做事都没有预计,临时仓仓促促、忙忙乱乱、慌慌张张,这失败和悔恨跟着就来了。“为之不谛”,“谛”是审慎。你之所为不审慎、不慎重。“亡其工夫”,你的功夫就灭亡了。“一点嗔心火,能烧功德林”。功夫,修持之功力,就是功德林。一点嗔心之火,就能把整个功德林烧了,过去的功夫就全没了。所以修道千日,败道一时。所以要善护己念。


  上面讲到“云何第一?当自端身,当自端心”。结合到观世音菩萨的反闻,结合到本宗,第一之善就是大势至法王子的念佛法门,“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”。一声佛号,眼耳鼻舌身意,六根都摄住了,六根自端了。耳目口鼻皆当自端,又灵峰大师“佛号投于乱心,乱心不得不佛”。心既是佛,六根自然都是佛,耳目口鼻自然端正了,自然身心洁净,与善相应。而第一之善,就是“是心是佛,是心作佛”。


  如贫得宝第三十七


  前品佛说恶苦,折伏众生,诫令舍恶。本品说善因果,摄受众生,劝勉精进从善止恶,“拔生死之苦”,“升无为之安”。


  汝等广植德本,勿犯道禁。忍辱精进,慈心专一。斋戒清净,一日一夜,胜在无量寿国为善百岁。所以者何?彼佛国土,皆积德众善,无毫发之恶。于此修善十日十夜,胜于他方诸佛国中,为善千岁。所以者何?他方佛国,福德自然,无造恶之地。唯此世间,善少恶多。饮苦食毒,未尝宁息。


  世尊慈悲极了,对于大众一度一度的开导,下面再进一步劝说勉励大家。“德本”,根据日本的《会疏》有两个意思:一者六度为一切功德之本。二者弥陀选择本愿,摄成果德之六字洪名,具足万德,为众德之本。实在是两个意思都有,既然是广植德本,念佛也兼行六度。如果闭关念佛,那念佛之中自然包括六度,实际是如此。念佛就是利他,天天回向,以此功德愿所有众生都同生极乐国,这就是布施,就是持戒。念佛,身心端正,恶都止了,这不就是很好的戒。忍辱,不与人争,什么都忘了,什么辱都忍了,就一句佛号。精进,一句接一句。禅定,唯有念佛,就是定。所以“迷时不念,悟时念”,念的时候就是悟,就是大智慧。所以一句佛号,六度具足。但是我们不要因为六度具足,这六度的事都不用再做了,那又不对了。相应才是六度具足。但是其他的因缘恰好能做,我们还是尽力而为。“广植德本”,“植”就是种植、培养。“道禁”,望西云:“为佛道故,制禁诸恶,谓之道禁。”为修道之所禁,不要去违犯,就是“勿犯道禁”。就是六度的戒度,此指持戒。又特别提出要持戒、要忍辱、要精进,不是修两天就不修了。我们所以不成功,就是退缘多。每个人都要注意这一点,要不退。比如汽车要上坡,不开的时候车轮后头塞个楔。要没有楔,车就往后走,溜下去就从万丈悬崖摔下去。所以退起来是可怕的,不能控制的,要有灭顶之灾。所以要精进念佛。如果就是怕自己受罪,怕入三恶道,求早点成佛去享福,这样来念佛求生极乐世界,绝对是往生不了的,我给大家做保了!要有慈悲普利众生的心,为什么要往生?就是要尽早的实现我们广度众生的愿望。现在你能分身尘刹说微妙法吗?你只能在地球上胡说八道,能做什么好事?只有往生之后,才能分身尘刹说微妙法,普惠真实之利,这才叫“慈心”,要专一去修。


  “斋戒”是持八关斋戒。八关斋里有过午不食,那是“斋”。八关斋戒允许受持一天(有人是长期的),这功德很大。这一天要特殊的持戒,不能用广床大被,所以我都是小木头床,从来不要广床大被,好的绣花被,化妆品等等全不能用;电视机、音乐跳舞种种的都不行;除了五戒之外加上几条。如果能够这样“斋戒清净”,受持八关斋戒一天一夜,更何况还广植德本种种的修持,“胜在无量寿国为善百岁”。如《宝积经》里〈文殊师利授记会〉云:“若有众生,于彼佛土,亿百千岁,修诸梵行,不如于此娑婆世界,一弹指顷于诸众生起慈悲心,所获功德,尚多于彼。何况能于一日一夜住清净心。”《思益经》曰:“若人于净国,持戒满一劫。此土须臾间,行慈为最胜。”人如果在婆娑世界,对于众生能够以这样一弹指的时间发了慈悲心,所得的功德,就超过在极乐世界亿百千岁修种种的清净梵行。《思益经》又说:“我见喜乐国,及见安乐土。此中无苦恼,亦无苦恼名。于彼作功德,未足以为奇。于此烦恼处,能忍不可事,亦教他此法,其福为最胜。”“我见喜乐国”,就是极乐世界。不但没有苦恼,连名都没有,何况其实。而且在极乐世界作功德,没有什么可奇的,要什么自然就来了。在这个烦恼的地方,能忍不可忍的种种横加于你的不合理的事情,并且还教他修这个法——唯说弥陀本愿海,其福为最胜。虽然没有说时间,但是称赞在这个世界教他念佛法门,所以大家都应当发这个愿。这不像禅宗、密宗,禅宗、密宗给人家演说确实是很难,不能随便说,一说错那就不可挽救。净土宗只要你老实,错不到哪儿去,甚至于可以基本上不错,这一点,胆子要大些。但是也要发大愿,要很用功努力求佛加被,就在力之能及,缘分所到,也教他此法,其福为最胜。就是如此。《善生经》还说:“弥勒出时,百年受戒,不如我土一日一夜。何以故?我时众生具五滓故。善男子:是八斋戒即是庄严无上菩提之路也。”弥勒出世的时候,百年受戒,不如在这个世界一天一夜。“我时”是释迦牟尼佛的时候。这个五浊恶世的众生有五滓、五恶。等弥勒那个时候,大家的福气很大,人寿八万四千岁,身高八万四千尺,虽然也是这个地球,但不是这样了。弥勒成佛时,迦叶从鸡足山出来(迦叶没有般涅槃,等弥勒),礼拜弥勒,诸大弟子就奇怪,怎么来了一个长得像人的小虫子?因为那时人都高大,迦叶当然比我们大一倍以上了。弥勒告诉:“不可轻慢,这是前一尊传佛心印的大弟子。”这时候迦叶把佛的袈裟献给弥勒,弥勒接过袈裟,只能盖两个手指头,要比释迦牟尼佛大多少。但是弥勒菩萨一展,就合适披上了。这时迦叶涌身虚空现种种神变,般涅槃了,完成任务。以上广引多经,以证明此土行人于“饮苦食毒,未尝宁息”之中,仍能斋戒清净,忍辱精进,故其功德远胜于他方国土。并说明为什么在此土修行“一日一夜,胜过无量寿国为善百岁”;“十日十夜,胜过他方诸佛国中为善千年”。


  这就要追究一下,这个地方可能大家又出一个想法,既然这样,这个世界这么好,我们就在这个世界修好了,何必往生极乐世界呢?望西《无量寿经钞》说:“问:秽土修行若殊胜者,在此可修,何愿净土。答:如《要集》云:‘此经但显修行难易,非显善根胜劣。譬如贫贱施一钱,虽可称美,而不办众事。富贵捨千金,虽不可称(美),而能办万事。二界修行,亦复如是。’若欲速办成佛利他众事,专欣净土,何留秽土,不办佛道。”又据憬兴意,此间一日胜西方百年之善事者,“此修行难成故”。此土修行虽然功德大,就是因为这个修行难成,也难能,难能就可贵,是非常不容易做到。至于生彼国速得无上菩提者,“彼无时不修故。此修善时少,故不相违也。”所以我们不要看那个时间,看自己决心,勇猛精进很难。实际说起来,能不能在此土修下去,我看有谁真能在这个世界上一日一夜的慈心专一,斋戒清净二十四小时,谁能做到?你们也可以想想自己做到了没有?不妨也下个狠心,去作二十四小时,而且要始终清净、始终专念、始终专一。所以事非经过不知难。我倒曾经在除夕之夜彻夜的不睡,一直修到天亮,然后到夏老师那儿拜年。但一年也就这么一夜,那时有几年都是这样,也就是几夜。但是白天那些时间干什么呢?还是有人来、有人往,还是要准备这些事,哪里是在修行。所以才能抵那“为善百岁”。没有谁真能做到,大家一个不睡觉就困了、昏沉了,那昏沉还在修吗?这只是叫你知道一个对比,如果能用功三小时,有时很容易。所以你可以去参考,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勇猛精进去修,这个事情是很难能的,很难能的就非常可贵。再有,为什么要往生?在极乐世界没有人不修,听音乐、游泳、闻香、赏花、喝水、吃饭,没有一件事情不是增长善根,无时不在增长,无时不在修。但是我们在这个世界待下去,虽然是修的效果很高,但是能修的时候很少,真正能做到一日一夜是很希有的。就是告诉大家,要知道在这儿为善难能可贵,这个功德是非常殊胜,鼓励大家这样去修,来求生净土。


  佛做了解释,“所以者何?他方佛国,福德自然,无造恶之地”。他自然都有这个福德。有这样一个故事:一个阿罗汉化缘,碰见洞里一个女的说:你是阿罗汉的话等一等,等我丈夫回来,我供养你一个毯子(因为那两夫妇就有一个毯子,男的出去化缘,毯子就给男的,女的就没有衣服穿)。等丈夫回来,她说:我要把这个毯子供养他。丈夫说:你疯了,供养他我也不能出去要饭,咱们不都饿死了。咱们现在这么穷,就因为没有布施,今天有这个机会再不布施,我们以后怎么办?没有机会了。这两人一商量,好吧,两个人就在那栋房子的窗户下面(因为两人都赤身裸体很不礼貌),从头上顶出来献给阿罗汉,阿罗汉接受。这两个人后来都证阿罗汉。说难能啊!极乐世界有这个机会吗?要什么有什么,没有机会作这样的功德。作这样功德的只有娑婆世界,大家都很困难,得一点东西很不容易,把这样的东西肯拿来作供养,所以殊胜者,就在这个地方。他方世界没有造恶的地方,这个世界“善少恶多”,善事少,恶事多;善人少,恶人多。“饮苦食毒”,喝的就是苦,吃的就是毒,整天生活在苦和毒之中。“未尝宁息”,没有一个时间可以安宁,可以休息。


  吾哀汝等,苦心诲喻,授与经法。悉持思之,悉奉行之。尊卑、男女、眷属、朋友,转相教语。自相约检,和顺义理,欢乐慈孝。所作如犯,则自悔过。去恶就善,朝闻夕改。奉持经戒,如贫得宝。改往修来,洒心易行。自然感降,所愿辄得。


  世尊重重诲勉,唯愿大众奉持经戒。故本段中,先言“授与经法”。谕令受持思惟,如教奉行,后复劝“奉持经戒,如贫得宝”。


  “吾哀汝等”,如来大慈,哀悯群机,苦口婆心,开示教导。五时说法,以调应诸机,而随缘度脱。故云“苦心诲喻,授与经法”。我苦心的来劝喻你们,教给你们经法,“悉持思之”。你看又有一个“思”字。我现在再三跟大家说,已经说的时间不少了,今天借这个机会,请大家要注意,这是佛在说啊!不光是念,要很好的去想,“悉持思之”。而且“悉奉行之”,教导我这句话要去做。所以“尊卑、男女、眷属、朋友”,不管是地位高、地位低,是男、是女、亲眷朋友,“转相教语”,互相转告教给他们,自利利他。“若不说法度众生,是即无能报佛恩”。不是一律的不说,也不是一律的去宣传,要随缘度脱。而且自己要把这个工作,当作是自己必须做的一件大事,不是自己没有责任,或根本与我无关。你这个事情做的好,就是任务完成的好;做的不好,就是任务完成的不好;没有做,你根本没有完成任务。世尊又劝,要“自相约检”,要自己约束自己,只有自己才能管住自己,谁也管不了,真正下了决心,管起来很快。所以是三日不见,刮目相看,就是你不振作,振作起来变化就是很快。“和顺义理”,一切言行举止悉皆和于义而顺于理。和于义,动止咸宜,与义相合。顺于理,自然中节,和理相顺。合情合理,合乎世间的要求,也符合佛法的精神。“欢乐慈孝”,心很高兴,皆大欢喜。夏老师的诗:“愿我遇事生欢喜。”所以人要常生欢喜心,要慈孝,“佛视众生等同一子”,这就是大慈。一切众生都是我的父母,誓愿救度,是为大孝。以大悲故,普令离苦。以大慈故,悉令得乐。是乃菩萨之大行,亦即“欢乐慈孝”之实义。再者,为能“转相教语”,必先以四摄,摄受众生,(四摄者布施、爱语、利行、同事。)故“欢乐慈孝”亦寓四摄义。


  “所作如犯,则自悔过”,要想不犯是不可能的,所以所作如犯。你就是犯了戒,马上要悔过、忏悔。忏悔不是把它藏起来,夏老师生病之后,见谁都说:我这次生病,就是因为我放逸了,来了好多地方戏,我去看地方戏看多了,所以我生病。到处对人家讲,不是藏伏起来,这根一露就死。植物怕露根,一露根那养花人就培上点土。因此那善根别叫它露了,露出来就死了。这恶根要叫它露,希望它死,不要再作恶了。所以世间很多人的做法,都是自己害自己的,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。“悔”就是改,一个人就是要不断的改。不是后悔,后悔不但没用,还是一种消极的行动。一个人就是要不断的改。要“去恶就善”,止恶行善。“朝闻夕改”,又一个“改”字,说朝闻道,夕死可以。听见这些道理我要改。


  “奉持经戒,如贫得宝”,乃本品之核心,世尊慈心至极之垂示。我奉持经,守住戒,如穷人得到了宝贝一样,诸苦顿息,从此无忧,一生都安乐。此乃以宝喻经戒之妙用。再者,贫者既得珍宝,则命根所系。自当全力护持,不可更失。此劝行人得受经戒,应善自奉持,如护头目。如有缺犯,应速忏悔,誓不更作。所谓这一品的名叫“如贫得宝”,我们听到经上的这些话,就如穷人得到了一个宝贝。“改往修来”,又是一个“改”字。所以学佛是个改造的过程,要不断的改造自己,不是老一套。我改的还很不够,但是我确实改了好几回了,一次,和以前不一样;又一次,又和以前不一样;又一次,又和以前不一样了;现在还在改。“改往”,过去继往的都要把它改掉。所以自己守着还是老一套,见解也是老一套,你没有进步。“改往”,那过去的事改掉了;“修来”,你要修什么?这未来的事,要比以前更光明。“洒心易行”,“洒心”即“洗除心垢”。“君子革心,小人革面”,君子改革的是心,小人改革的是外表。那个不行,要洗心,洗心之后自然行动就不一样了。“易行”,指变易,就是止恶向善。去邪从正,回小向大,舍伪存真等等。要这样的话“自然感降,所愿辄得”。自然感应到佛恩的加被,凡所愿求,有愿必满,都可以得到。所以有愿必满,这一切事是有条件的,你奉持经戒,如穷人得宝一样,那就“改往修来,洒心易行”,这才“所愿辄得”,你才是真的。不然怎么表示你是真的。我只想当博士,如果不下苦心念书,那这博士当不了。


  佛所行处,国邑丘聚,靡不蒙化。天下和顺,日月清明。风雨以时,灾厉不起。国丰民安,兵戈无用。崇德兴仁,务修礼让。国无盗贼。无有怨枉。强不凌弱,各得其所。


  “佛所行处”,佛所经行到的地方,佛法流通之处,以及我们现在能看到这些经书,都是佛所行处。“国邑丘聚”,“国”是国家,“邑”是一乡一邑、乡里。《周礼》说:四个邑叫做丘。丘是大一点的邑,也是聚居之处。“聚”是聚落。“国邑丘聚”,表佛所行之处所,不管是大的城、镇、乡、村,还是小的聚落,无不蒙受佛的教化,故云“靡不蒙化”。“化”是变,教化,人就变了。我们是刚强难化,往往不喜欢这些改,不喜欢这些化,所以要不断的改,不断的化。我常说:“学佛是一个改造的过程,要大变活人。”一般要变个活人,是要再投一次胎,那太笨了,我们为什么要必须投胎才变,现在就变好不好,要大变活人。既受佛化,则必感降吉祥。故得“天下和顺”乃至“各得其所”。“天下和顺”,所谓天下大同,没有侵略,都是厚往薄来,没有压榨。“厚往薄来”,我国给他国物品很多,他国给我的,我要的很少,如果国与国之间都是这样那多好。这是中国过去的思想,万邦和睦。“日月清明,风雨以时”,指风调雨顺,无旱涝风雹等自然灾害。“灾厉不起”,“灾”是天灾,“厉”是疫病。现在天下就是灾厉、怪病很多,层出不穷。而且地球上的灾祸太多了,火山爆发、水灾、海啸、地震、森林大火等等,各种的灾患没有断过。“灾厉不起”,既无上述及水火刀兵等灾祸,又无瘟疫流行之厉也。如果佛所行处,佛经所经行之处,要有很多人信奉,不是光在那念经,按佛的这些道理实践,端正身心,这才是真。你就是一个皮,我是佛教徒,到庙里去念念经,捐点钱,这是个皮子不管事。你真正身和心都端正,那佛所行处,就“国丰民安”,国家富足,生产丰富,人民安乐。“兵戈无用”,“兵戈”喻战争。指内无盗贼叛逆,外无他国侵略,就用不着兵戈了。所以秦始皇就把武器铸出金人十二,武器没有用了,这都是说兵戈无用了。


  “崇德兴仁”,崇敬道德,要兴仁义。“务修礼让”,要依乎教,合乎情理,要让!《会疏》曰:“尊卑有序是为礼,先人后己是为让。”又“让”者退让,推善于人,自不受也。这个“让”字很重要,原谅和让。所以有人结婚请我去讲话,我就很强调这个“让”和“谅”,只要两个人之间能够互谅,谅解、原谅,谁都有一个气头上,彼此得让一让,天下太平。而且要推广,就像正果法师买碗,结果买个坏的碗,他觉得很高兴拿回来。他说:这个坏碗我不买,卖给别人了。何必把好的留下来,把坏的给别人,我买也一样。这种精神很可贵。不要看是个小事,你就必须要挑,不能要坏的,要得了坏的就很懊丧,不肯让。所以我们说学佛是一个改造的过程。如果念佛只是想占便宜,得佛保佑,什么都要比别人好,自私自利不是佛教徒。“国无盗贼,无有冤枉”,大家都安居乐业,奉公守法,就没有盗贼。“无有冤枉”,居官者都是廉明公正,微察秋毫,就没有错案。没有错案就没有冤枉,没有冤枉这事很了不起。“强不凌弱”,恃强凌弱,实为世间灾祸之源。“霸国则恃其军力,以欺凌弱小”,称霸的国家,靠它的武力来欺凌弱国小国。“富者则仗其财富,而榨取贫穷”,这经济情况,仗其钱多,大鱼吃小鱼,大公司吞小公司。“执权者常逞其权势,而鱼肉人民”,他有权势,就仗他的权势来鱼肉人民。“为非者,则结成帮匪,以迫害良善”,做坏事的人,结成黑帮(黑社会),非常黑暗、非常残暴,以众暴寡,仗势欺人。吸人脂膏,饱我肠腹,祸国殃民,莫此为甚。佛所行处,“强不凌弱”,是有强的,但他不欺负小,帮助小的。人人“各得其所”,彼此相安,各个都得到安身、安心之所。有无相通,和平共处,厚往薄来,愿世界和平。佛所行处,悉蒙上益,显佛慈力,难思难议。所以夏老师的《净修捷要》,后头就把这十二句提出来作为愿文。


  我哀汝等,甚于父母念子。我于此世作佛,以善攻恶,拔生死之苦。令获五德,升无为之安。吾般泥洹,经道渐灭,人民谄伪,复为众恶。五烧五痛,久后转剧。汝等转相教诫,如佛经法,无得犯也。


  本段以经法渐灭,烧痛转剧,故复诫令舍恶修善,奉持经法。“我哀汝等,甚于父母念子”。我慈悲怜愍你们,胜过于父母哀念儿子。《会疏》曰:“父母限一世,佛于无量劫。父母不平等(有的喜欢老大,不喜欢老二种种),佛常平等。父母恶(不喜欢)不孝,佛愍恶逆(佛对于忤逆一样是怜愍救度)。父母养色身,佛于内心。故云‘甚于’。”意谓佛以平等大慈,于无量劫,养我慧命,远非父母所能及,所以“胜于父母爱子”。“我于此世作佛”,我在娑婆五浊恶世作佛。“以善攻恶”,佛说善法,来降化众生那些恶,以消五痛,以灭五烧,令行五善,去五恶,背尘合觉,要拔除有情生死的苦本,“令获五德”。五德就是五善。“升无为之安”,达到无为之安乐。“无为”,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。无为法就不是梦幻泡影了,是究竟。所谓常乐我净,究竟真常,来获五德,一步一步的最后能够入无为法。“吾般泥洹,经道渐灭”。“般泥洹”即般涅槃,译为入灭、圆寂。释迦正法五百年,像法千岁,末法万岁,一切皆过,名为经道渐灭。世尊般涅槃以后,经道要一天一天的灭下去。如《法灭尽经》说《首楞严经》先灭,然后一部一部都要灭,最后就剩下这部《无量寿经》。当此之时,“人民谄伪”,“谄”者谄曲,拍马、吹牛。“伪”者虚伪。人心淫邪狡诈,不老实,“复为众恶”,又都来做种种的恶事。“五烧五痛,久后转剧”,就更厉害了。指从正法像法而转末法,痛烧之惨,愈演愈烈。所以佛嘱咐弥勒及一切会众,“汝等转相教诫”,你们应互相的来教导告诫,于佛的经法,信受奉行,不要违犯道禁,不可破戒。这是佛当时嘱咐大众。


  弥勒菩萨合掌白言:世人恶苦,如是如是。佛皆慈哀,悉度脱之。受佛重诲,不敢违失。


  弥勒大士深领佛诲,就合掌敬谢,代表大家汇报:“世人恶苦,如是如是”,弥勒大士乃本经菩萨众之当机。所以能深明本经秘奥,就证明说,世人的恶与所受的苦,如是甚深,就是这样。“佛皆慈哀,悉度脱之”,可是佛这样慈悲哀愍,于如是至恶之人,全给度了。这句话很重要。在本经〈决证极果品〉里头说:“若有善男子、善女人,若已生、若当生,皆悉住于正定之聚,决定证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善男子、善女人,如果已经生到极乐世界,或者是应当生,那这些人已经都住于正定之聚了,决定要成佛,不退转了,那不就度脱了。已生当然如此。当生,就是还没有生、应当生。那这应当生,咱们是不是有人可以列入到当生啊?当生是表现在发菩提心一向专念之人,真要信愿持名就当生,而且于当前就住于正定聚了,就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了,这不就度脱了。《阿弥陀经》说:“若有人已发愿、今发愿、当发愿,欲生阿弥陀佛国者,是诸人等,皆得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所以已经发愿,现在正在发愿,是当发愿,还有以后要发愿往生之人,他们都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这个就更广了,当发愿还在这呢,咱们现在已发了愿,是当发愿,这些人早晚都得成就,也得度脱。《弥陀要解》说:“不论至心散心、有心无心,或解不解,但弥陀名号,或者六方佛名,此经名字,一经于耳,假使千万劫后,毕竟因斯度脱。如闻塗毒鼓,远近皆丧。食少金刚,决定不消也。”这里说的更好:不论是至诚的心,还是散乱的心;你有心念,还是无心念;或者理解,或者不理解,但持弥陀名号,或者六方佛名,或者《阿弥陀经》名字,一经于耳(就是一听),假使千万劫以后,你究竟还是因为曾经听过这个名字,而得度脱。所以弥勒说“佛皆慈哀,悉度脱之”。这句话就完全合乎经意了,都度脱了。因为今生、当生,今发愿、已发愿、当发愿都要得解脱,“悉度脱之”。弥勒菩萨末后说:“受佛重诲,不敢违失”。受了佛这样重要的教和教训,大家都不敢违反,不敢忘掉。用了“不敢’两字,就包括是仰信。因为佛之说,有时众生很难信,但是要仰信。不要信自己的意思,所以“慎勿信汝意,汝意不可信”。既然承认接受皈依了释迦牟尼佛,对于佛的教导一时还信不了,那最大的方便就是仰信。先信下来再说。有时大家智慧不够,也应当仰信,能信净土不容易,信了之后就不能违反,不能忘掉。然后再去念经思惟,佛有加被力、摄受力,你就可以信。因此弥勒大士说,受佛这么重的教诲,“不敢违失”。也有感恩的意思。又彭际清曰:“净土至善之地。求生净土乃止于至善之功。不入净土法门,善不可得而圆,恶不可得而尽。”是故我等皆当遵佛训诲,信愿持名,求生净土。


  礼佛现光第三十八


  本品弥显两土导师,慈恩无极,加被一切会众,普令亲见极乐依正庄严。《嘉祥疏》云:“现土使人欣慕。上虽耳闻说妙土,未如眼见。故此下现土,令皆慕修也。”又义寂云:“上来广说阿弥陀佛身土因果,众皆得闻,胜智上流,虽皆信解;劣慧下辈,未能决定。又耳闻者,不如眼见。是故下加阿弥陀佛威神之力,令此大众皆得眼见彼国之事,信上所闻,决定不虚。又欲令见彼国严净土,各各勤修往生之业。”再者,当时会众亲见,不但见者获益,更为后世闻者证信。令知极乐世界,确实是有,非乌托邦,非是庄生寓言。从信起愿,从愿导行,至心信乐,求生极乐,悉皆度脱,方显两土导师本怀。


  佛告阿难:若曹欲见无量清净平等觉,及诸菩萨、阿罗汉等所居国土。应起西向,当日没处,恭敬顶礼,称念南无阿弥陀佛。


  本品当机的是两个人,首先是弥勒,其次是阿难。佛就对阿难说:“若曹”指你们,你们如果想见“无量清净平等觉”,这个是汉朝译本的名称。《汉译》称无量寿佛为无量清净平等觉。清净,指无量清净佛。平等觉就是佛。“无量”是无上正等正觉,“等”就是平等。所以本经名字“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”,清净平等觉就是无量寿。所以经的名字就很有启发性,清净、平等。我们就是不清净,一点也不平等,种种的分别——好、坏、是、非,邪、正、众生、佛,好吃、不好吃,好看、不好看,不能平等。所以佛法之特点就是平等,是“心、佛、众生,三无差别”。有差别就是众生。我在天津大哭大笑的时候作了三个偈子,中间就有:“生佛两泯即是佛,才相对待便成魔。”生佛两个都没有了,就是佛;才相对待,有生、有佛的对待,你就成魔了。平等,所以佛号具有极深的意思。“阿弥陀”的涵义,可以翻译成:无量光、无量寿、无量清净、无量清净平等觉、甘露王、无量光、无等光、无碍光等等很多,可以翻译出无量的名称。


  你们如果愿意见无量清净平等觉及大菩萨和阿罗汉(极乐世界没有阿罗汉,都是菩萨、都是发的大乘心,从他断惑的水平而说,只证到阿罗汉的这种水平,就成了阿罗汉)等所居的国土。换句话说,你们想见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,应该起来冲着西边,当着太阳落的地方,恭敬顶礼去磕头,一方面顶礼、一方面念佛——南无阿弥陀佛。要想见佛,就这么做。“西方”,所以有人说何必要专说西方呢?善导大师回答的好:“指方立向,即事而真。”大师说,给众生指出一个方,立出一个向来,众生心还不能够专一,若告佛遍一切处,心就更专不起来了。所以都是面壁朝西等等的,那就是为了让这个心专趋向一个地方。《遗教经》说:“制心一处,无事不办。”那制心到一处,像用凹凸镜使太阳光聚焦在一点了,就能烧东西。所以“至心一处,指方立向,即事而真”。为“酬愿度生,现在西方”。实际上无量光遍一切处,怎么会专在西方呢,就在咱们这儿,就在你身体里头,不然佛身上就缺一块儿。“无碍光”,没有什么东西能挡得住;“无边光”,没有边,没说到我皮那就是边;“无量光”,没有限量。它无量、无碍、无边,怎么不透你的身体?所以有人说起心动念,身体里不干净。佛就是平等,不垢不净,没有这些分别,没有说你臭就不进,遍在任何一切地方。所以“现在西方”,这是指方立向,令众专一,都是为救度众生,实际是遍一切处。因此佛告阿难,也要面西合掌、恭敬、礼拜、念佛。欲见佛者,即应念佛。所见之佛,即当前能念之一念心性。是心是佛,是心作佛。复因两土如来之加被,故感应道交,当念即见也。


  阿难即从座起,面西合掌,顶礼白言:我今愿见极乐世界阿弥陀佛,供养奉事,种诸善根。顶礼之间,忽见阿弥陀佛,容颜广大,色相端严。如黄金山,高出一切诸世界上。又闻十方世界诸佛如来,称扬赞叹阿弥陀佛种种功德,无碍无断。


  “阿难即从座起”,阿难闻悔,于是三业清净,称佛名号,顶礼发愿,我今愿意见到极乐世界阿弥陀佛,“供养承事”。“承事”者,师承。“顶礼之间”,就在他顶礼磕头的时间里头忽然间看见,所以这都是顿法,突然一现就全现了。“忽见”者,表感应神速。顶礼未毕,即眼见极乐教主,并耳闻十方如来赞叹弥陀。《会疏》云:“盖夫土无定相,净秽因心。譬如诸天共宝器食,随其福德,饭色有异。故业垢蔽心,则金容同秽灰。足指按地,则瓦砾化宝玉。岂身土令之然哉!是知西方非遥,迷心为隔。若能一念归真,则往生见土,亦何隔念与时乎?”疏语深明心净土净之旨。《净名经》云:佛以足指按地,此土顿现净刹。又《首楞严》曰:“我指按地,海印发光。”此之发光,非因手足。阿难见佛,只因于归真之一念。念佛时,是心念佛也。见佛时,是心见佛也。只是一心。我心佛心无毫厘许间隔。故疏云“何隔念与时乎?”只是一念,无去来今。是故阿难念佛礼佛,即见弥陀。故行者临终,若能一念归真,亦必当下见佛,蒙佛接引往生极乐。故云:“念佛时即见佛时。”何有余念与时间之间隔耶?所以阿难即见“阿弥陀佛,容颜广大”,色相端庄严丽。“如黄金山”,金色的光明身,像一座黄金山,高出一切诸世界上。同时听见十方世界诸佛如来,都在称扬赞叹阿弥陀佛种种功德,无碍无断。如上之报身庄严,虽非阿难及其果位以下会众所能尽见,但以两土如来威神加被,以胜方便随其根器,各各能见。“无碍无断”者,十方如来演说四无碍——辞无碍、义无碍、乐说无碍、法无碍之妙辩,故云“无碍”;如是赞叹,尽未来际,无有间断,故云“无断”。所以这个事情说是事相,实际是华严境界。就是地球上当时在会的两万人,都听到十方世界的诸佛如来,都在称扬赞叹阿弥陀佛的种种功德。这是最好的证明。证明确有极乐世界阿弥陀佛,实是一个不可思议的瑞象。一部经中三度现瑞是很希有的,一开始说经就现瑞,这等于中间的现瑞,说完又现瑞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uliangshoujing.cn/post/241.html

转载声明: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!

上一篇   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请发表您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