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量寿经

无量寿经原文,无量寿经白话文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65集

admin    2020-02-22    163

  汝见愚痴之人,不种善根,但以世智聪辩,增益邪心,云何出离生死大难。


  更重一点的,前者修善念佛,虽不离相,不求佛慧,但求世福,故不能出离轮回。不求佛慧比不离相,又严重一层了。你现在没有达到离相水平,但你在求佛慧、学般若,学般若是为学般若菩萨。更有愚痴之人,这样一帮糊涂人,“不种善根”,就更错了,他不种善根了。“但以世智聪辩,增益邪心”。这个批评就很厉害了,现在很多人都是这样,他只拿世智所有的聪辩,世间的智慧,能够辩论,能够写文章,咬文嚼字,夸夸其谈。“聪辩”就是夸夸其谈。“增益邪心”。本来众生就迷惑、邪见,没有以佛的智慧去除掉自己的邪心,不是去东西,反而用世智聪辩增长他的邪心。有的人研究佛教之后,说这个经是假的,那个经是假的。当然有一些经是假的,你说出来就是很有功德。但明明是对的,楞要说是假的,就因为跟你所理解的不一样。要知道佛有四依,“依了义,不依不了义”。你那是不了义教,你就应该放弃那个不了义教,依了义教。他就坚持那个不了义教,来说这个了义教是假的,这种人就是不好办。“云何出离生死大难?”无量无边、无穷无尽的生死苦海,这个大难如何能够出离?大家看见有病就十分可怕,病人的痛苦,还有死,这疼得要死,无穷无尽。


  上文所指“世智辩聪,增益邪心”,更甚前者。前者修善,但求世福,所以不能出轮回。但求世福就出不了轮回。此则愚痴更甚,不种善根,反靠他的世智辩聪,来骄慢自大。他没有生长正信,反而助长他的邪心。不知道世智聪辩,正是八难之一。盲聋喑哑,生在边地。世智辩聪就跟瞎子、聋子、哑巴、疯子,同等的困难。盲人将来能够读盲文,会有盲文的佛经看,还是有希望得度。所以邪见颠倒,反以为美。如是之人,焉能出离生死大难。


  复有众生,虽种善根,作大福田,取相分别,情执深重,求出轮回,终不能得。若以无相智慧,植众德本,身心清净,远离分别。求生净刹,趣佛菩提,当生佛刹,永得解脱。


  佛答慈氏,此界众生,虽亦修善,而不求生净土者,共有三种。一者贪着世乐,求人天果。二者世智辩聪,邪心炽盛。三者则为“取相分别,情执深重”。此三种人,纵能修福,所得只是世间福报。梦幻泡影,转瞬即逝。故“求出轮回,终不能得”。


  “复有众生,虽种善根,作大福田”,中“大福田”就是持佛名号。因持名是诸善中王,故所种田,方得名为大福田。虽然种善根作大福田了,惜以“取相分别,情执深重”,所以虽念佛亦不能出离。“复有众生”至“终不能得”,这一段意思是:如果你情念执着很深很重,而且“取相分别”,你这里有相、有分别心。虽然种了善根,作大福田,但是“求出轮回,终不能得”。你有这种情况,求出轮回还是得不到。这个道理很清楚,经中三辈往生,都是由于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阿弥陀佛,两个条件。菩提心,就是大智、大悲、大愿,圆融一体的心。圆融成为一体了。“情执深重”就是愚痴,你不愚痴怎么能情执深重?既然是愚痴,哪里有大智。“取相分别”,你就有取有舍,有我想要的,有我不想要的;有的是我喜欢的,有的是我不喜欢的,那怎么能够兴起无缘大慈?无分别的、普遍的、究竟的心生不起来,怎么能同体大悲?如是大悲的心,也不具足。既无有大智、又无有大悲,这样的人怎么能发菩提心?所以念佛也不能往生到三辈之中。最多最多达到边地。蕅益大师说:念佛如果没有信愿,不能往生,正与此同。所谓这一点很多人都不清楚,我们首先要念佛,不念是不行,念佛之后就要提高我们的信愿。没有信愿,念到如铜墙铁壁一样也不能往生。如果决定有信、有愿,哪怕念一句也可以往生。你这“情执深重”,现在大家在这个问题上,必须要很好的思惟一下,我们既然念佛了,作大福田了,但是对于这个问题的重视,是远远不够,就是要提高一步。例如上梯子,你不能留恋在梯子上头,我比平地人看得远一些。你能老在梯子上呆着吗?所以要前进。


  再者,着相修福,其福有尽。我们引了《金刚经》的话:“应无所住行于布施。所谓不住色布施,不住声香味触法布施。须菩提:菩萨应如是布施,不住于相。何以故?若菩萨不住相布施,其福德不可思量。”蕅益大师《破空论》里有所解释:“以无所住法,住般若中,炽然修行六波罗蜜,而不取相,是故能令少施与虚空等。……而众生住于相故,妄自计果计因,观大观小。若能称性而住,不住诸相。譬如芥子中空与十方空,性无二无别。以空非内外、彼此、方隅、形相,更无小空异大空故。无相之福,其福乃大。”这几句话很深很深!以无所住的法,住于般若之中,不是有所住而住于般若,是无所住而住于般若。“炽然修行六波罗蜜”,如火蓬蓬勃勃的,在那儿修行六波罗蜜,“而不取相”,没有一切相可取。这才是《金刚经》的宗旨。有人把《金刚经》看成无为、无相……,都跑到无一边去了,不动。不知道“炽然”哪!炽然修行六波罗。所以蕅益大师《破空论》哪!因为大家执着于偏空了。有人说《阿弥陀经》是“有”,《金刚经》是“空”,错了错了!《金刚经》那空,蕅益大师给破了。不是大家所理会的那样,都是片面。这样炽然修行六波罗蜜,他不取相。为什么?他无住法住于般若之中,所以就能够使很少的一点布施跟虚空相等。“众生相反住于相故,妄自计果计因,观大观小”,作种种的分别,所以就如仰箭射虚空。“若能称性而住”,怎么住?“称性而住”,称自己的本性而住,就是如法性而住,也就是如如而住,不住一切相,只住于如。这就譬如芥子当中一点的空,跟十方的虚空有什么分别?请问大家你们回答回答有什么分别?实际就是这样。因为你执着了,它就不一样了,你要不执着,本来就是如此。所以这微少的布施可与虚空等。芥子中的空跟十方的空,性是无二无别。本性无二,也没有分别。因为空没有内外、彼此、方隅、形相等等的差别。也没有小空与大空的不同之处。你说小空跟大空有什么不同之处?同样是一个空。“无相之福,其福乃大”。若离相念佛,离相修法,离相做一切的功德,这个福就大了。能力如芥子中的空,跟十方的空一样。《金刚经》的话:“若菩萨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即非菩萨。”你违反了这些道理,很大的福田也成了有限度的。就是我说那杯子里有毒,你没有洗,拿来装了很好的药,你喝下去,那药没有毛病,是杯子有毒不干净,你喝了毒药,把你毒死了,你还怪大夫。所以要把杯子洗干净,不要执着。往往大家就是总想得境界、得神通、得感应,都是有所求。有所求就成了有为、有住,都是这一类。你做的功德七折八扣了。若无为法才能相应。上引《金刚般若》,皆是表取相分别之失。故经云“求出轮回,终不能得”。


  经段末说,“若以无相智慧,植众德本”,求生净土,永得解脱。众德之本,就是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。这是本经的宗。“无相”,色受想行识五尘,这是五相,加上男、女、生、住、坏等十相。就是相里最严重的,没有这些相就叫做无相。《涅槃经》解释说:“涅槃名为无相。”《演义钞》说:“寂灭者,即无相义。但心自证,不从他得,故无诸相。”寂灭、涅槃,完全是自心的自证,不是从他所得,不从外来,所以说没有一切相。你有一个地方得到了,就出现了那个地方的相。完全是自心的自证,不从心外求法,心外无法还有相吗?都是心,还有什么相?如《金刚经》说: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”这几句非常好,大家在用功的时候要注意,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”。愚痴的人,就在这虚妄之中去求虚妄。都是虚妄,你见着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不是说根本没有相,那是虚妄。如果在见相而无相的时候,就见到如来了。又说:“离一切诸相,即名诸佛。”所以这是极直捷的事情,离开了一切相,就叫做一切佛。哪有那么些啰嗦,都是自己找的。修行之后,又自己搬了好多粪土,往脑袋上头装,天天往里运粪“入”。所以修禅宗的两句话:“运粪入,与运粪出。”一种人修行是运粪入,把粪往里头搬,都塞进来,叫运粪入。要运粪出,把你粪运出去。所以“离一切诸相,即名诸佛”,都是来彰此无相的智慧。


  现在我们把本经和《金刚经》来会合一下。本经说:“若以无相智慧,植众德本”,乃至“永得解脱”。就是《金刚经》中“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修一切善法,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”之妙旨。蕅益大师《破空论》解释:“盖不达无我,而修一切善法,止成人天伪果。不修一切善法而但证我空,止成二乘小果。妄言我法俱空,而恣行恶法,则为阐提狱种。惟以无我修一切善法,正所谓无所住而生其心,故即得无上菩提也。”你不了达“无我”,总有一个“我”在。所以《金刚经》的离相,首先就是要去“我相”。现在大家处处突出我,碰着我、顺着我、合于我、不合于我,这个“我”字没完没了。实际根本没有我,这个我,天天在这儿死掉,又出现一个,又死掉一个,又出现一个。哪个是你?身体是你?我年轻时候的相片,跟我现在都不一样了,那早都死光了。阿赖耶识也在变化,只是相似相续,哪里有你。所以你“不达无我”,虽然修一切善法,只是得人天的伪果,这个果是假的。“不修一切善法而但证我空”。这些话蕅益大师这个议论的好啊!你不修善法只是我空,这就是阿罗汉。阿罗汉确实我空了,没有生死了,还有那不可思议的六神通。现在这些奇异功能,那万万分之一,九牛一毛,万牛一毛也比不了。这就是佛所呵斥的焦芽败种。再一种,又“妄言我法俱空,而恣行恶法”,这种人现在有很多,自说我也空了、法也空了,自己吹得很厉害,是妄言、是胡说。可是恣行恶法,任意的造恶,这是阐提地狱种子。蕅益大师这一句很切中时弊。“惟以无我修一切善法,正所谓无所住而生起其心,故即得无上菩提”。无所住而生起其心,就是这么讲。把《金刚经》蕅益大师义释,和本经这一段来比较。经中说“无相智慧,远离分别”两句,就是《金刚经》的“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”。“植众德本”,“求生净土,趣佛菩提”,就是《金刚经》所说的“修一切善法”。又“当生佛刹,永得解脱”,就是《金刚经》说的“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”。所以净土宗和《金刚经》完全是一味。“十方婆伽梵,一路涅槃门”。这方便有多门,到了真实法中,就是一路涅槃门,真正达到涅槃。


  净土宗是一切世间难信之法,对于难信之法能够信,这就是无相智慧。按说“无相智慧”我们没有。《金刚经》也说:“闻是章句,乃至一念生净信者,……是诸众生,无复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。”听到《金刚经》的章句,乃至能够一念生了净信的,这些众生就没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了。又“其有众生,得闻是经,信解受持,是人即为第一希有。何以故?此人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。”你听到了《金刚经》,能够信解受持,就是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没有这四相。蕅益大师《破空论》又解释:“设复计有少许我人等相,决不能信此经。设于此经信解受持,决(定)能了达我人等相,当体即是无相。”蕅益大师反过来证明:如果有人有一点点我人等相,你决不能信这个经。能够信解受持,决定可以了达我人等等的相,当体都是无相,当体皆空。可证能信这个妙德,举体就是无相智慧。你要住相决不能信。要能够信、能够受持,一定可以了达此无相的真谛。所以信和智慧是不二的。因为净土宗是最圆最顿,超情离见,不可思议的微妙法门。若人对于这个法能够生出真实的信心,信事信理,信因信果,信自信他,如是六信具足,当知其人必然可以超情离见,与无相智慧相契。


  所以经中最后〈独留此经品〉说:“若闻斯经,信乐受持,难中之难,无过此难。”如果你听到了这个经,能够相信、快乐,愿意接受去奉持,在一切难中,没有再比这更难的了。所以现在第一步,有的人肯相信、肯念,逐渐地达到受持。“受持”两字也是不容易的,能够接受经中的道理,能够坚决见之于行动的才是持。前面说到信解如上之难,能信就是智慧。你“取相分别”,种大福田,甚至于念佛,“求出轮回,终不能得”。像蕅益大师说,念到跟铜墙铁壁似的也不能往生,就是取相的过错。今云“若以无相智慧,植众德本”,“当生佛刹,永得解脱”。这就是离相求生的殊胜。或入三辈,在七宝池中闻受妙法,就可以分身尘刹,广度有情。或堕落在疑城,取相分别,缺少智慧。关键所在,就在于离相和不能离相。


  经文说:“身心清净,远离分别”。因为无相智慧,即万法一如。万法一如,就是万法如一了。既然如一,还有什么叫染,还有什么叫净?平等了。还有什么可取可舍?所以染净平等,身心清净,一切皆如,就离开分别。念佛“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”。都摄六根,所以身心清净;净念相继,自然远离分别。或者有人怀疑净土宗以厌离娑婆,欣求极乐为愿。如是有欣有厌,不就是分别吗?《妙宗钞》的回答说:“取舍若极,与不取不舍,亦非异辙。”这就是净土宗之妙谛。这个取和舍达到了极点的时候,与不取不舍不是两样事情。若舍到了极点,则万缘放下,六根寂静。取到了极点,那就是六字洪名,一念单提。只剩这一念,这才说达到极点了。如是念佛,万缘放下,一念单提,何异于不取不舍。对于一切都无取舍,内心清净的人念佛,也自然是万缘放下,一念单提。所以“亦非异辙”,不是两件事。


  我们说要求离相智慧,大家有可能专门注意离相去了,是要学习,要明白这些事,但是要圆融,不要死于句下。《弥陀要解》答说:“设不从事取舍,但尚不取不舍,即执理废事。既废于事,理亦不圆。若达全事即理,则取亦即理,舍亦即理。一取一舍,无非法界。”这就是依文解义,若是不取不舍才对,我就要不取不舍,这就是“执理废事”。执着了什么?又执着这些情见了,执着了理,把事给废了,你也有执着。既然废了事,离开了事,理就不圆满,理要靠事来显。如果能够了达“全事即理”,这一切事就是理。那么取也是理,舍也是理,“一取一舍,无非法界”。所以,净土宗的妙谛不是情见所能及的。我们求生净刹,就是至心信乐,愿生彼国。如是求生,就是把我介尔一念心愿,投入弥陀无边的一乘广大的愿海里头。弥陀愿意众生求生彼国,所以摄受了净土,劝大家念佛,求生极乐。底下,我写了两句:这也就是“摄彼弥陀的一乘无边的愿海,入我介尔一念心中。”前头一句好懂,我介尔一念心愿就投入弥陀的愿海里头,那我们就成了一体了。能如是理解,也就很不容易。这样的话,也就是等于把弥陀无量的愿海摄入在我自己的介尔心中。这个费解吗?这里我看还多了一个“摄”字,“本”在我心中。所以十念必生,有愿必满。


  “趣佛菩提”,我们在因地中即发菩提心,就是趣向于佛的菩提。以这个因,果上必定是成阿鞞跋致,究竟佛果。“以无相智慧,植众德本,身心清净,远离分别,求生净刹,趣佛菩提”。就是本经的宗。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。如宗去修持(宗就指明修持的捷径),就“当生佛刹,永得解脱”。以上所说,都是“离相智慧”。以离相的智慧,来求生佛刹,就永得解脱。现在大家对于这些内容,应当着重,要去掉这些执着。我常常说:咱们修行如剥笋皮。笋是很脏、很粗,应该很耐心地去剥,剥了一层还有一层,剥到最后,笋芯都露出来,无可剥了。就是如此,剥的过程,就是笋芯显现的过程。在这个里头如果贪着,自己要得点什么,这种思想就是执着。你本来是佛,还要得什么?无所得故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。无智亦无得,就说明个“无所得”。所以不用功则己,一用功就想马上要修出个什么样来,一有个样不就坏了,不就有个相了?“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”。偏偏要出个什么相?只是去东西,扫除一切情见。一方面要用功,一方面要看书,用般若智慧,扫除自己修行中的这些绊脚石。“盲修瞎练”,得的好处就太小了,要知道避免盲修瞎练。我们一方面要走路,一方面要把眼睛睁开,眼镜也要好好地擦,看不清是很危险的。


  菩萨往生第四十二


  弥勒菩萨白佛言:今此娑婆世界,及诸佛刹不退菩萨当生极乐国者,其数几何?佛告弥勒:于此世界,有七百二十亿菩萨,已曾供养无数诸佛,植众德本,当生彼国。诸小行菩萨,修习功德,当往生者,不可称计。


  本品就是正宗分的最后一品。前之三辈与边地疑城,皆论凡夫往生。今品广明十方菩萨往生之数无量。弥显净土妙法,圣凡齐收,利钝悉被。普劝众生,求生极乐。所以弥勒菩萨叩问,此娑婆世界,与他方佛刹不退转的菩萨(即阿鞞跋致),已经到了不退转的菩萨,也要往生极乐世界,其数有多少?我们往生极乐世界是为了得到不退转。佛告弥勒:在此世界有七百二十亿菩萨,已曾供养无数诸佛,植众德本,做了种种的功德,当要往生极乐世界。“诸小行菩萨,修习功德,应当往生的,不可称计”。这个数目就不可说了,不知有多少,也就包括我们在里头。“小行”者,是指着十信的菩萨,因为十信还在退,升沉不定。以上不退菩萨都是大行菩萨。


  不但我刹诸菩萨等,往生彼国,他方佛土,亦复如是。从远照佛刹,有十八俱胝那由他菩萨摩诃萨,生彼国土。东北方宝藏佛刹,有九十亿不退菩萨,当生彼国。从无量音佛刹、光明佛刹、龙天佛刹、胜力佛刹、师子佛刹、离尘佛刹、德首佛刹、仁王佛刹、华幢佛刹,不退菩萨当往生者,或数十百亿,或数百千亿,乃至万亿。


  释迦牟尼佛接着又说,不但我刹诸菩萨等,他方佛土,亦复如是,也是这样。以上明十一佛刹之名,及往生菩萨之数。


  其第十二佛名无上华。彼有无数诸菩萨众,皆不退转。智慧勇猛,已曾供养无量诸佛,具大精进,发趣一乘。于七日中,即能摄取百千亿劫,大士所修坚固之法。斯等菩萨,皆当往生。其第十三佛名曰无畏,彼有七百九十亿大菩萨众,诸小菩萨及比丘等,不可称计,皆当往生。十方世界诸佛名号及菩萨众当往生者,但说其名,穷劫不尽。


  上文采自《魏译》。若参证《唐译》,则此处“其第十二佛国”,应指第十二佛刹。因为上面都谈的是佛刹。“其第十二佛名无上华”,有无数的诸菩萨众,都不退转了。智慧勇猛,已曾供养无量诸佛,具大精进,他们是趣向于一乘法。于七日中,就能够摄取百千亿劫,大士所修坚固之法。他都能摄,都能圆满。“斯等菩萨,都当往生”。其第十三佛,佛名叫做无畏,彼有七百九十亿大菩萨众,和诸小菩萨及比丘等,不可称计,皆当往生。十方世界诸佛名号及菩萨众当往生者,但说其名,穷劫不尽。就说说这个名,穷劫都说不尽。


  第十二佛国的菩萨,皆修坚固之法。所谓“坚固之法”,就是修不退转之法。至于不退转的菩萨,亦往生极乐,其义为何?如《大智度论》中:“问曰:菩萨法应度众生,何以但至清净无量寿佛世界中。答曰:菩萨有二种:一者有慈悲心多为众生。二者多集诸佛功德。乐多集诸佛功德者,至一乘清净无量寿世界。好多为众生者,至无佛法众处。”在《大智度论》有这样的问题:菩萨应该度众生,为什么要到无量寿佛的国土去呢?龙树菩萨回答说:菩萨有两种:⑴他有慈悲心,愿意多为众生,就到没有佛法的地方去度众生。⑵愿意来多集、摄取一切佛的功德。欢喜亲近佛,把佛的功德都摄受、学习圆满,就到无量寿佛土。


  昙鸾大师《论注》说:“未证净心菩萨者,初地已上七地已还诸菩萨也。此菩萨亦能现身,若百若千若万若亿,若百千万亿无佛国土施作佛事。要须作心入三昧乃能。非不作心。以作心故,名为未得净心。此菩萨愿生安乐净土,即见阿弥陀佛。见阿弥陀佛时,与上地诸菩萨毕竟身等法等。龙树菩萨、婆薮槃头菩萨,愿生彼者,当为此耳。”他说:什么叫未证净心菩萨呢?指着初地以上、七地以下的菩萨。这些菩萨他能够现身若百若千若万若亿,乃至于百千万亿到无佛国土去作佛事。若做这些事的时候,他须要作心入三昧,就是要起这个心入三昧,才能做得到。不是无作心,因为他是心有所作,作心了,所以就叫做未得净心。你看看这种心都不叫做未得净心。这类七地以下的菩萨,那就很高了,能够分身尘刹去度众生,他要入了三昧之后,才能做得到。所以叫做未得净心菩萨。这样的菩萨要生到安乐净土,马上可以见到阿弥陀佛。见阿弥陀佛时,与上地诸菩萨——八地、九地、十地、十一地,毕竟身等法等。快啊!这些菩萨为什么要往生?四十八愿里有这个愿,这些菩萨往生之后很快身也等、法也等。龙树菩萨、婆薮槃头菩萨等等,他们愿生极乐世界,就是为这个。他们到了极乐世界,马上跟上地的菩萨身等法等。又说:“菩萨于七地中,得大寂灭。上不见诸佛可求,下不见众生可度。欲舍佛道,证于实际。尔时若不得十方诸佛神力加劝,即便灭度,与二乘无异。菩萨若往生安乐,见阿弥陀佛,即无此难。”这一点很特别,这个事要不是大菩萨说,凡夫是没法子知道。菩萨在七地的时候得大寂灭,一切皆空,大寂灭了。上不见诸佛可求,下不见众生可度。这个时候他就想般涅槃了。在这个时候,若没有十方诸佛神力加被劝导,他就灭度了,跟阿罗汉一样了。所以七地菩萨还有这么一个岔路,无佛可求,无众生可度,毕竟平等,一切皆空,也就必定大寂灭。就要入寂,那就跟二乘跟阿罗汉的涅槃一致了。十方诸佛加威劝导,这才继续前进。以上《大智度论》与昙鸾大师的《往生论注》,都是说明不退菩萨要往生极乐的原因。这两部重要的论著,“论”很重要,论是慧藏。


  《无量寿经起信论》对于这个有一番议论:“上明往生菩萨不可计数。皆是如来愿力所持,光明所摄。所以智者大师临终,令门人唱无量寿佛,及观经题目。合掌赞曰:‘四十八愿,庄严净土,华池宝树,易往无人。火车相现,一念改悔,尚得往生。况戒定薰修,圣行道力,实不唐捐。’言讫,称三宝名,奄然而逝。唐法照上五台山,入大圣竹林寺,见文殊、普贤二大菩萨,问修行之要。文殊曰:‘诸修行门无如念佛。我于过去劫中,因念佛故,得一切种智。是故一切诸法,般若波罗蜜多,甚深禅定,乃至诸佛正遍知海,皆从念佛而生。’照云:‘当云何念?’文殊曰:‘此世界西有阿弥陀佛。彼佛愿力不可思议。汝当继念,令无间断。命终之时,决定往生。’二大菩萨因与授记曰:‘汝以念佛不思议故,毕竟证无上觉。若善男女愿疾出离,应当念佛。’慧日泛船渡海,达天竺。至健驮罗国,东北大山有观音像。日乃七日叩头。又断食毕命为期。至七日夜,忽见观音现紫金身,坐宝莲华,垂手摩顶曰:‘汝欲传法,自利利他,唯念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。’可见净土法门,胜过诸行。他如天亲大士《往生论》、马鸣大士《起信论》、智者大师《十疑论》、以及永明、天如、楚石、莲池诸大德,所有述作。莫不殷勤赞叹,导往西方。决无欺世误人之事。何况我等生当末季,法弱魔强。独力修行,岂无错路。若复徘徊不信,深恋尘劳。如蛾赴火,如鱼处涸。曾不几时,大苦随后。宜各猛省,莫更他求。”


  意为:上面说明往生的菩萨不可计数,这都是如来愿力加持,无量光光明在摄受。例如智者大师临终的时候,让门人唱无量寿佛佛号,还有《观无量寿经》的题目。然后合掌说一个赞子:“四十八愿,庄严净土,华池宝树,易往无人。”很容易去,可惜没有谁去。“火车相现,一念改悔,尚得往生”。火车相——地狱现前了,在这种时候,这样的罪人能一念改悔,悔过念佛,还能够得往生。“况戒定熏修”,何况用戒、禅定来熏习修持的人。“圣行道力”,圣智所行这个修道之力,“实不唐捐”,不会虚废的。这是临终的证明,他已经见到易往无人,说这一切众生临终都还能往生。那现在的人要好好地去修,决定功不唐捐。说完了之后,唱三宝名,就奄然而逝。智者大师,当时是一代大师,总结佛教,是了不起的人物。都证明无量光,光明普照摄受大众往生,所以往生菩萨是不可计数。


  唐法照上五台山,到了大圣竹林寺,见文殊、普贤两大菩萨,他问修行之要。修行重要的是什么?文殊的回答:“诸修行门无如念佛”,种种修行的法门,没有能和念佛相比的。“我于过去劫中,因念佛故,得一切种智”。我在过去劫中,因为念佛成佛了。文殊是早已成佛,现示现为菩萨身。“是故一切诸法”,一切法的重要之处,像“般若波罗蜜多,甚深禅定”。般若、禅定,六度里最重要的两度,一个是慧,一个是定,也就摄了其它。“乃至诸佛正遍知海”,再说诸佛的大智之海,“皆从念佛而生”,都从念佛而生。文殊菩萨这段开示非常亲切,非常扼要。法照也很善问:“当云何念?”所以这个问很重要。不问这个事情就平平淡淡的停止在那儿了。什么人能报佛恩?两个人可以报佛恩,一个是善问,一个是善答。把善问的人搁在前头,因为有善问,才有善答。怎么念呢?他回答得很好:“此世界西有阿弥陀佛”,在世界的西方有阿弥陀佛。“彼佛愿力不可思议”,关键就在“愿力不可思议”。所以种种的根器,只要是真正地深信切愿去念,决定皆可得度。佛有不思议愿力。所以难信就在这儿。一个是下等的凡夫,更要甚深的智慧,怎么才能够往生?佛有不可思议的智慧。“汝当继念”,就这么接着念,“令无间断”。念佛是易行道,是一切修行中最容易的道,但也不是说谁都行,所以“易往无人”。看见没有,很容易往还是没有人。一个是不肯信,信了之后都要念到不间断,确实不容易。所以夏老师说:“火中生莲,旱地行船。”火里长出莲花来,不要把这看成好像垂手可得,“不是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”。就是这一个“令无间断”,这一辈子能不能做到,所以说很难很难哪!要容易也是容易,谁拦着你了,就是自己不能下这决心。命终之后去,那还有什么话说,他已经有了正信、有了正愿,又这么念,那不往生等什么!“以念佛不思议故”,因为念佛是不可思议功德,毕竟证无上菩提。这给他授记了。授记,就是你还没有成佛,佛给你授记决定成佛。“命终之时决定往生”,这一期生命终了决定往生。这是他一度在五台这段因缘。


  又有一个慧日,渡海到了印度,这个山有观音像,他七天在那观音像前磕头,又不吃饭,愿意磕到命终为止,到七天七夜了,忽然看见观音紫金身,坐在宝莲华上头,伸出手来给他摩顶:“汝欲传法,自利利他,唯念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。”你就唯独去念西方世界阿弥陀佛。这一切都是证明,念佛法门胜过其他的地方。这大的经论,天亲菩萨的《往生论》、马鸣大师的《起信论》、智者大师的《十疑论》、龙树菩萨的《大智度论》、还有永明、天如、楚石、莲池、蕅益,诸位大德等等他们的著述。都是殷勤赞叹,千经万论共指,十方诸佛同赞,都是劝导大家往生西方。这里决没有欺世误人的事情。有好多是欺骗、误人的事情。这个欺骗的事情很奇怪,最近他们从美国带来了一个录音带,说是黄念祖居士念佛,不是我,有人就是要作点假。这里头没有,都是真实的。何况我们已经生在末法,法弱魔强。要是靠自己力量去修行,可以说难逃走上错路,跑不了,总会走上错路。如果还在这徘徊,还留恋这个尘劳,喜欢这个尘劳世间,放不下、舍不掉,就像“飞蛾赴火”,灯蛾看见光明它就赴上去了,结果把自己烧死了。现在很多众生,都是奔向自己所谓的光明,结果都是把自己生命送掉为止。“如鱼处涸”,鱼跑到没有水的地方去,不要多久,鱼一期的报身寿命就没有了。“大苦随后”,大苦就要来了。“宜各猛省,莫更他求”。我们应当很好地省悟,不要再求其他的事情了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uliangshoujing.cn/post/237.html

转载声明: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!

上一篇   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请发表您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