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量寿经

无量寿经原文,无量寿经白话文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67集

admin    2020-02-22    141

  受菩提记第四十四


  北京净莲寺长老慈舟老法师《无量寿经科判》,谓本品内容为“法师不退得记为劝”。其意为能演说本经者,信行不退,即得受记,以此普劝法师及大众也。慈老之判,契合经旨。本品文初明说法得利。中段明不闻退转,并劝为他演说。末段受菩提记。


  若于来世,乃至正法灭时,当有众生,植诸善本,已曾供养无量诸佛。由彼如来加威力故,能得如是广大法门。摄取受持,当获广大一切智智。于彼法中,广大胜解,获大欢喜。广为他说,常乐修行。诸善男子,及善女人,能于是法,若已求、现求、当求者,皆获善利。汝等应当安住无疑,种诸善本。应常修习,使无疑滞,不入一切种类珍宝成就牢狱。


  本品就是劝说法的人,当然还继续前品的内容,增加一些对于说法的人的鼓励。“若于来世,乃至正法灭时”,在以后乃至到了正法灭的时候。一代时教,经历正法、像法、末法的三个阶段。嘉祥《法华义疏五》说:“佛虽去世,法仪未改,谓正法时。佛去世久,道化讹替,谓像法时。转复微末,谓末法时。”佛虽然去世了,可是法的仪轨、仪式没有改,叫做正法。佛去世时间久了、长了,“道化讹替”,这个道的教化,“讹”就是错,“替”把别的东西混进来,冒充佛法,就叫做像法。“转复微末”,转,又更进一步变成微末,都是些微细的末节,就叫末法。所言正者,就是证道。像就是相似。末就是微,微末、微小。青龙《仁王经疏三》说:“有教有行,有得果证(有修行证果的人),名为正法。有教有行,而无果证(教也有,修行的人也有,但是得果和证道的人没有),名为像法。唯有其教,无行无证(也没有人真修行,当然更没人证果),名为末法。”现在就是这时候,有教有经,有庙有塔,敲钟打鼓都在那念,不是真修行,心里不知想什么,也不知是为什么。这种时候就是无行无证,无行谈什么叫证。至于正像末所经历之年数,有许多说法不同。我们采用一个比较多的,正法五百年,像法一千年,末法一万年。所以现在大家所流行的佛历来说,是佛历两千五百多年。正好,这正法五百年也过了,像法一千年也过了,末法也过一千年了,还有九千年。按古老的说法,那已经三千年了,那就是说末法已经过了一千五百年了,还有八千五百年。“正法灭时”,广指着像法和末法。因为像法也就一点点灭,“讹替”,假的来替代了,来冒充、混淆。那印了一本《极乐世界游记》,荒唐透顶,很多人硬拿来流通。所以群众的水平太低了,完全违反了圣言量,完全是骗人的东西,都是在讹替。造假的人很多,上次大家听的黄念祖居士念佛,美国来的,根本不是我,现在作假的人遍天下。像我这无名小卒冒我的名做什么呢?他就是好事者所为。当前正是末法之时,此时众生的善根更差了,无行无证。所以到了灭的时候,人的根器就更差了。这是指一般的。到了正法灭的时候,在像法、末法,一直到最后法都要灭的时候,必定还会有在过去生中广修功德,现前还供佛念佛的人。所以就是“当有众生,植诸善本(供佛念佛是诸善之本),已曾供养无量诸佛”。“众生”者,《弥陀要解》谓等觉已还皆可名众生。是以众生中,上可有等觉大士,从菩萨以下一切都包括;下则六道凡夫,我等皆在其中。如是众生由于过去生中供养过无量诸佛,现在又念佛修善,故蒙彼如来威力加被的缘故,乃于现世“能得如是广大法门”。由于佛的威神加被,所以在现世能得到这样的广大法门。要知道我们能遇见这个法门,应当深自庆幸,下定决心,深信切愿,切莫错过,必须要“摄取受持”。则可“获广大一切智智”。


  什么叫摄取?《往生论》说极乐依正——佛庄严、菩萨庄严、国土庄严,这一切庄严功德成就,“略说入一法句”。把它汇总起来就是,这三种庄严入到一个法句里头。“一法句者,谓清净句。清净句者,真实智慧无为法身故。”所以,极乐世界全部是真实智慧、无为法身之显现,就入这一法句,清净句了。蕅益大师《弥陀要解》也说:“一一庄严全体理性。”每一样每一样的庄严全体是理性。如果能够了达极乐世界的一切庄严成就,都入一法句。“从事达理”,理体就是本体。从这些事相了达了什么是理体,从现象而能够入到了本体。“即事而真”,谛信万法庄严,直入一句名号之中,净念相继是为“摄取”之义。那么弥陀名号正是真实智慧无为法身,法身的功德是不可思议,法身功德就入了名号之中,故名号的功德同样是不可思议。所以,念这句名号就念的是法身,法身功德不可思议,在这不可思议之中净念相继,就是摄取。所以这里有理有事。“受持”,“受”者是信受,信了才能接受,依教奉行。本经的宗是发菩提心一向专念。“宗”者,修行要径,依此而修,始名为受。“持”,执持名号与持诵本经。我们受持这个经,就是要依这个宗来修,发菩提心一向专念。十地菩萨不离念佛,地地都念佛。这一句佛号的功德利益,唯佛与佛乃能究竟,只有佛同佛才能够究竟理解。我今天虽然是这么赞叹,我所知者如大海中一滴水。所以等觉大士——离佛只差一位,也不离开念佛。我等凡夫,就应当老实念去。“老实念”三个字是非常好。所以夏老师说:“三字真传老实念。”有一位美国来的人拿这句话问我,他说:三字真传哪三个字?我说不告诉你了“老实念”。三字真传就是老实念。这也正是反映什么问题?不相信“老实念”就是三字真传。所以众生遇见这个法,就是一点一点破自己原来的东西。你不破处处是障碍,那个东西在那堵着,瓶里面有个塞子,所以东西倒不进去,这还是好的。还有那些脏东西刚装完,你来装牛奶,那味不好闻;再有,刚装敌敌畏了,这样的瓶子拿来倒牛奶吃,吃了毒死你。瓶子很要紧,所以老实念。


  《弥陀要解》里有一句话:“以持名善根福德同佛故。”持名时,即是善根福德跟佛相同。当然这里有很多持咒的,也不是要把这个咒不念了换成名号。同样的咒是佛心,名是佛的名号,不二。这里憨山大师的话最好,如果人能念佛,念的很得力,那好极了;如果念了,念的心里不踏实、不安定,种种的不相应,这样念不下去,那就不如念几句咒。又比打坐、研究教等等不知强多少倍了。所以这话最圆融。各个要安于自己所修之法,就是要真正彻底的修下去。所以我赞叹:“灵峰大师此言,真得十方如来之髓。实应尽未来际顶礼膜拜此一句也。”一切奥妙,重要的心髓,十方如来就是如此,就是要把一个最好的东西给大家。“佛爱众生等同一子”,谁不是要把自己的产业,给自己最心爱的孩子,哪还有什么别的心。就是方便为究竟,普度众生,就是要把最方便的法子给大家。所以佛的父亲跟佛学法,佛就教他念佛。父亲说:有很多殊胜的法为什么不教我修?佛说不行,你做不到。凡圣都可以做得到的,而且一下子就跟佛的善根相同了,那只有念佛。说这是不可思议的事,是如来之髓,“实应尽未来际顶礼膜拜此一句也”。念佛时,就是善根福德同佛时。蕅益大师还有一句话:就是“全摄佛功德成自功德。”佛的功德就是你的功德。刚才我的话说了一半:“于我等具缚凡夫,亦非分外。”极乐世界的刹土就是我成就的刹土,自他不二。还有“从事持达理持”。我把《弥陀要解》里头的两句话,这是一句;另外一句,“即凡心成佛心”,正好作一个对联。“从事持达理持”,两个“持”字;“即凡心成佛心”,两个“心”字。这都是极精彩的话。从事持才能够达到理持,一上来就要理持,那就是自欺欺人,说了唬唬土包子可以,明眼人是唬不住的,最后自己临死的时候,痛哭流涕。“即凡心成佛心”,妙就妙在这儿,凡心就成了佛心。“全摄佛功德成自功德”,你的善根福德同佛,你的心就是佛心,还有什么不是?这是极圆极顿之法。


  末法众生,过去曾经供养过无量诸佛,由彼加威力故得到这个法门,并且能够摄取受持,他就“当获广大一切智智”。“一切智智”就是佛的智慧。本来是一切智。二乘所得也称为一切智,所以又加个“智”字,以分别于二乘。总之,我们要明白这“一切智智”是跟二乘不共的,唯有佛得的智慧。所以《大日经疏一》曰:“梵云萨婆若耶,即是一切智。今谓一切智智,即是智中之智也。”又“一切智智,如实了知。名为一切智者。”“又谓此智,菩提心为因,大悲为根,方便为究竟。菩提心为因者,谓行者如实知自心也。大悲为根者,谓行者发悲愿,拔众生之苦,与以乐也。方便为究竟者,为一切智智之果,即以利他之行而名之也。”所以《仁王经》说:“自性清净,名本觉性,即是诸佛一切智智。”自性清净,叫做本觉的体性,即是诸佛一切智智。所以皆是明白自心,不是心外有法。


  从上面经文来看,今天我们能够听到、能够相信这个微妙净土法门的人,都是由于过去生中已经供养过无量的诸佛,广泛的修行了种种的善,忆佛念佛,因此现在能够得到诸佛的威力加被,所以才能够得到这样的广大法门。“此净土法门广摄万法”,无一法不在此一法门之内。所以这也就是《华严》十玄的道理,一切法都入一法中,如帝网千珠,所有的一切都入在一个珠之中。“普收众类”,不管是菩萨、声闻、天人、以及阿修罗,以至人、六道、地狱中众生,于此法门,若能信受奉行,就会得到一切智智,如实了知,自心本来清净。所谓密宗也是讲“如实知自心”。和密宗何曾两样,就如这个实际知道自己的心。我常说:“大家现在的毛病都在心上,把自己的真心忘了,没有看重。对自己的妄心估价的太过偏高。”要如实了知自心本来清净。


  “于彼法中,广大胜解,获大欢喜。广为他说,常乐修行”。“彼法”就是指着净土法门。这是佛当时说的,于此无上广大殊胜的法门,自己得到胜解,产生了大的欢喜心,这个法乐是不可形容的。只有法乐是清净的,一切世法不能相比,称为“大欢喜”。于是就广泛的为他人来作说明、来劝说、来演说,而且自己也常乐于修行。单单去说,这是言教了。若人能于净宗妙法得广大的胜解,了达净土宗是心作佛,是心是佛(修净土是心在作佛,这个“心”就是佛。我现在修佛、要成佛,我这是心在作佛),心佛不二,念佛即佛之圆旨(念佛时就是佛,不念就是众生),则必能欢喜信受,常乐修行,而且以此广劝他人。


  “广为他说”,下复云“为他演说”,本品末云“专心信受,持诵说行。”这三句都有“说”字。就是普劝大众演说弘扬本经与净土法门。现在正是到了流通分,所以就劝演说,以广流通。不演说不能流通。如〈愿力宏深品〉云:“转相教授,转相度脱,如是辗转,不可复计。”所以告诉我们喜欢为人家去说,劝导一切众生都来发愿,同入弥陀一乘愿海求生净土,这才真是知恩报恩的正行。所以我们得到了佛的恩惠,就知道这个恩,知恩才能报恩。我们怎么来报恩呢?你买了很多东西去上供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要你这个东西干什么?所以有个人刺血写经,我说的话当然是过了一点,我说你那臭哄哄的血有什么可贵?当然这是很难得的事情。说真实话,要你这个干什么?这个“说法”,有的时候要折,有的时候要摄,这是折伏,免得骄傲。我们使这个妙法能够流通,辗转教授,正符合如来的本愿。所以如来说,十方的佛都在那儿称叹阿弥陀佛的名字。如《法华经·法师品》说:“若善男子、善女人,于法华经,乃至一句,受持、读诵、解说、书写、种种供养经卷,……是人一切世间所应瞻奉。应以如来供养而供养之。当知此人,是大菩萨。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”对于《法华经》哪怕只是一句,能够受持、读诵、解说、书写、种种供养,一切世间都应该当佛那样来供养你。这个人就是大菩萨,已经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所以极赞说法的人。又说:“若是善男子、善女人,我灭度后,能窃为一人,说法华经,乃至一句,当知世人,是如来使,如来所遣,行如来事。何况于大众中,广为人说”。善男子、善女人,在我灭度以后能够偷偷的给一个人,并不是公开争名争利,表示登座说法,具种种威仪,所谓“窃”就是这个意思。乃至只说一句,当知这个人就是如来的使者,是如来所派的,所做的是如来的事情。何况于大众中广为人说。都是赞叹说《法华经》的功德。又说:“当知如来灭后,其能书持、读诵、供养,为他人说者,如来则为以衣覆之。又为他方现在诸佛之所护念。是人有大信力,及志愿力、诸善根力,当知是人,与如来共宿。则为如来手摩其头。”由上可证,演说《法华经》,功德无尽。而本经正是“法华秘髓”,如蕅益大师《弥陀要解》说:“当来经法灭尽,特留此经(即本经)。住世百年,广度含识。阿伽陀药,万病总持。绝代圆融,不可思议。华严奥藏,法华秘髓(秘密的心髓),一切诸佛之心要,菩萨万行之司南(指南针),皆不出于此矣。”演说《无量寿经》,也就是演说《法华经》的秘髓,所以这功德与《法华经》里所说的是相等的不可思议,亦必为诸佛之所护念。但这里是一种完全利他的心,对自己所说的要很有把握。如果是贪图功德,这个心就是贪心,同样是贪,就是三毒。所以要善护己念,分得清楚,不要夹杂。万一自己还没有把握,明知道还有错,为了名闻利养就那么跟人说,这不但没有功德而是地狱业。又经上说“广为他说,常乐修行”,谕说法者应心口一如,言行一致,自不修习,何能劝人修习。


  “诸善男子,及善女人,能于是法,若已求、现求、当求者,皆获善利。汝等应当安住无疑”。诸善男子、善女人,对于这个净土法门,若已经在求、现在正在求、将来要来求的,都得到大的利益。你们都应当安住于这个法门,不要疑惑。所谓普劝断疑生信。所以想说法利人,首先自心、自身须要断尽纤疑。极微细的疑惑都应当断掉。自己还是怀疑不解,疑虑重重,不知道对不对,这时应当很好的去进修,就是要断疑。要老实持念,勿生疑惑。所以咒里就有极殊胜的功德。讲咒的经典里常常就是“唯除于咒生疑”。你对于咒的功德不能相信,我念能有这么大功德吗?我怎么念了半天,没见着什么呀?这都是疑。不是说这咒是别人编出来的骗人,这样去想那就是更粗的疑,提不上了。所以要应当老实持念,都得善利,但是要“安住无疑”。发菩提心,一向专念,是为诸善之本。当奉为纲宗,安住如是法中。所以就“应常修习,使无疑滞”。因为疑根未断,即是罪根。见惑,初果要断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,所以到了初果就没有疑了。要断疑根,应当知道方便。疑惑不断的原因,就是因为智慧不够,所以慧心不明朗。自己的慧心本来是佛,就是因为贪嗔痴三垢障碍很深,所以我们不要生疑。怎么能够解决呢?当然一方面我们要明理,理明就信深;再一方面要好好念佛。道绰大师的《安乐集》:“念佛三昧能除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贪嗔痴一切诸障。垢去明生,则无疑滞矣。如是则不堕于诸天、二乘、懈慢国、边地、疑城,如是等等‘一切种类珍宝成就牢狱’。”有的三昧能除现在的,有的三昧能除未来的,只有念佛三昧,过现未、贪嗔痴三毒,一切诸障都除。垢一去,光明就生了,也就没有疑滞了,这才能不入“一切种类珍宝成就牢狱”。所以佛就劝众生不要有疑,有疑就会进入到边地疑城。于佛的智慧不能生信,或者能信佛的智慧,但是于自己的智慧不能生信,就生到边地疑城,甚至生到懈慢国。都是属于珍宝所成的牢狱。珍宝喻彼中之乐,都是七宝所成的宫殿、楼台。牢狱喻未得究竟解脱,不能够自由去见佛,称为牢狱。所以叫大家要断疑,不要跑到这样的牢狱里面去。


  又《安乐集》说:“称名亦尔。但能专至相续不断,定生佛前。今劝后代学者,若欲会其二谛,但知念念不可得,即是智慧门;而能系念相续不断,即是功德门。是故经云:菩萨摩诃萨恒以功德智慧以修其心。若始学者,未能破相。但能依相专至,无不往生,不须疑也。”你能专一,而且是至一,这里就没有疑了。专心、专一这样念佛,一定可以生在佛前。所以劝后代的学者,要想深入的明白,那就知道“念念不可得”。“念念”,每一念每一念(这一念哪去了),皆不可得,这就是智慧。可我还是在念,相续不断,这就是功德。所以菩萨以功德智慧以修其心,庄严其身,这就是二种庄严。但是开始学的人不能够破相,就是智慧不够。只要“依相专至,无不往生,不须疑也”。这一条很重要。上面也是大劝,要以“无相智慧,植诸德本”。那都是上根利器,应当去做,而一般的人很难体会,就不要说去修行了。那怎么办呢?你只要“依相专至”,有极乐世界、有阿弥陀佛,供佛也是相、念佛也是相,就依着这些相,专心致志的(“至”是专一到登峰造极)别管有相、离相、还是无相,就只念当前这一句——南无阿弥陀佛……,没有不往生的。这就是“老实念”。不要怀疑,这也帮助我们断疑。所以道绰大师此言,真是剖开诸佛密藏,直显净土宗的心髓。真正能信受奉行,依相专至,老实念去。纵然没有离相,你这暗合道妙,决定往生。依相专至,凡夫也能够行,离相是菩萨境界。《金刚经》说:“离一切诸相,即名诸佛。”所以非凡夫境界,实非凡夫生灭之心所能及。净土宗的妙用,这个暗合道妙,实为方便中的方便。


  阿逸多:如是等类大威德者,能生佛法广大异门。由于此法不听闻故,有一亿菩萨退转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若有众生,于此经典,书写、供养、受持、读诵,于须臾顷,为他演说,劝令听闻,不生忧恼。乃至昼夜思惟彼刹,及佛功德。于无上道,终不退转。


  世尊复举诸大威德菩萨,因未闻此法,而退转菩提,弥显流通此经之要。佛又叫弥勒,阿逸多是弥勒的名。“阿逸多:如是等类大威德者,能生佛法广大异门”。世界上有许多等类有大威德的人,在佛法中能够生出广大异门。“广大异门”就是对净土法门说的,净土法门以外种种的法,称为“异门”。经云:“涅槃无二路,方便有多门”。如是这样有大威德的菩萨,虽能于佛法中,开显净土宗以外的种种方便法门,能够理解、演说等等。但由于对净土法门不听闻故,“有一亿菩萨退转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”。上面说过,信位的菩萨就如空中的柳絮。为什么不闻这个法就退转呢?因为念佛三昧是三昧中的王。如果没有听闻修习此法,也难于究竟自觉。自觉达不到究竟,也就不能成功。再者,念佛法门是普被三根径路中的径路,如果没有听过这个法,就不容易去普度众生,速脱生死,也圆满不了利他的胜行。所以自利利他,自觉觉他都困难。“于自身则跋涉于艰险之途”,自己就在艰险的道路上跋涉,苦的很。“对众生则导引于坑坎之路”,引导大家走在坑坎难行的道路。“未契如来方便,难入一乘愿海”。弥陀一乘愿海的殊胜加被力,就达不到诸大菩萨的身上。因此有一亿菩萨,没有听见净土法门而退转于无上菩提。所以释迦牟尼世尊要想一切凡圣,都能听到这部《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》(说到这儿有人说,你这话说的不对,释迦牟尼佛说这个法时,《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》还没出版呢?这就是时间的错觉,你又陷在时间的错觉里去了,超时间,大家要知道),所以劝令大家书写、供养、受持、读诵、信受奉行,并且还要流通。虽然仅仅是须臾(四十八分钟)之间,“为他演说”,劝人能听闻是经,并且让他不要生忧恼。这样说法,乃至至心精进,“昼夜思惟彼刹,及佛功德。”这样的人,“于无上道,终不退转”。


  彼人临终,假使三千大千世界,满中大火,亦能超过,生彼国土。是人已曾值过去佛,受菩提记,一切如来,同所称赞。是故应当专心信受、持诵、说行。


  “彼人”即指“于此经典……为他演说”之人。此人在临终的时候,哪怕这个时候三千大千世界——地球、银河系、太阳系、种种的天体,在火劫之中都燃烧了,亦能超过,生到极乐世界。“是人已曾值过去佛”,这个人已经遇见过过去佛,受过菩提记。“受记”,就是指未成佛之前,佛说这个人将来一定成佛。像释迦牟尼佛,燃灯佛就给授记将来一定成佛。假使这样的话,彼人以持说是经,能够读诵、书写、为人演说,以至于昼夜思惟等等之功德力,及十方如来威神加被力,在临终大火满三千大千世界,也能超过,往生极乐国土。如《普贤行愿品》曰:“唯此愿王,不相舍离,于一切时引导其前,一刹那中即得往生极乐世界。”佛复记曰:“是人已曾值过去佛,受菩提记。”佛为印证,如是之人,皆于过去已经遇见过佛,领受过菩提记,一定要成佛的。并为“一切如来,同所称赞”,这样的人,一切如来都同所称赞。


  “三千大千世界满中大火”,这不是假设,是事实,指劫火。因为成劫、住劫、坏劫、空劫,每一个劫要二十小劫的时间。成劫之后为住劫;住劫之后有坏劫;坏劫之末有火风水三灾。此三灾亦称劫火。《仁王经》曰:“劫火洞然,大千俱坏。”大千世界都烧坏。天亲菩萨的《俱舍论》说:“风吹猛焰烧上天宫,乃至梵宫无遗灰烬。”梵天的宫殿,连灰渣都烧没有了,所以这是劫火。现在看来就是宇宙的大崩溃,核爆炸,大的核爆炸,互相感应,全世界的核爆炸,这个毁灭很厉害。此人在这种环境之下,仍能安稳自在,从容往生。所以劝大家,“应当专心信受,持诵说行”。“专心”就是心专一、没有余念、杂念。“持诵”就是受持读诵。“说行”,如经而说叫做说,依教奉行就是行。


  独留此经第四十五


  本品表当来经灭,佛以慈悲“特留此经,止住百岁”。序分中〈大教缘起品〉世尊放大光明,光瑞殊妙,从昔以来所未曾见。阿难启问放光因缘。佛赞阿难曰:“当来诸天人民一切含灵,皆因汝问而得度脱故。”因阿难启问,世尊乃流出此殊胜希有之《佛说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》。可见此经正因世尊“以无尽大悲,矜哀三界”,“欲拯群萌,惠以真实之利”,故说此广大圆满、简易、直捷方便、第一希有之难逢法宝。直至当来经道灭尽,佛以慈愍,独留此经,止住百岁。遇斯经者,随意所愿,皆可得度。深显佛慈无尽,佛恩无极。复表此经所宣之发菩提心、一向专念殊胜妙法,实是普济众生之阿伽陀药。法灭之际,众生业障弥深,仍可仰赖是法,而度生死。极显斯法究竟方便,不可思议。


  吾今为诸众生说此经法,令见无量寿佛,及其国土一切所有。所当为者,皆可求之。无得以我灭度之后,复生疑惑。


  “吾今为诸众生说此经法,令见无量寿佛,及其国土一切所有”。指〈礼佛现光品〉极乐依正,一切所有,以佛威力,如对目前。因为当前正是极乐现前,会中大众,人人都看见了。以此胜缘,即令会众,都生起真实的信心。同时又因阿弥陀佛的威德加持,会众善根,悉皆增上,故云“所当为者,皆可求之。”日本《会疏》云:“所当为者,当为往生愿行者也。”为了往生要发这个愿,达到行动圆满,是所应当做的事。“皆可求之,能顺佛经可得之也。”这一切愿、一切行,皆可求之就是皆可得之。大家看到极乐世界,所愿、所行都可以得到。不要因为我灭度之后,“复生疑惑”。再三劝导大家不要生疑。有了疑不是把它楞压下去,每个人都须要注意这点,有疑应该很好的去解决。应当要找一找我还有什么地方有疑?疑是癌细胞,要医治。必须要看经、请教善知识、修法种种方面来去掉这个疑。所以《金刚经》的赞子,“断疑生信”,一上来就是“断疑”。“疑根未断,即是罪根”。所以在流通分,佛再三告诫大家,现即亲自见闻,所愿、所行都可以得到。不要因为我灭度之后,于极乐依正净土法门,再又生出疑惑来。


  当来之世,经道灭尽,我以慈悲哀愍,特留此经,止住百岁。其有众生,值斯经者,随意所愿,皆可得度。


  “当来之世,经道灭尽”,善导大师说:“万年三宝灭,此经住百年。”也就是一万年之后,三宝在世界上就灭了,可是最后这个经还长住百年。净影、道绰、慈恩、义寂、法住、望西诸师同之。所以我们也依止此说。《净影疏》云:“当来之世,经道灭者,举彼未来法灭尽事。释迦正法五百年。像法千岁。末法万年。一切皆过,名为灭尽。”《法灭尽经》讲的是先灭《楞严》。


  “特留此经”者,《净影疏》说:“佛以慈悲怜悯众生,故法灭后,独留此经,百岁济度。以此经中开示净土,令人求生,故偏留之。《大涅槃经》显示佛性,圣人先隐,为是先灭。此经教人厌苦求乐。济凡中要,为是后灭。”疏谓此经教人念佛生西,故独留之,于最后之百年救度众生。至于《大涅槃经》(与《首楞严经》)显示人人本具佛性,乃圣教中甚深之法。于后末世,众生根劣不容易理解,所以先灭。《涅槃经》现在还看不出来,但是《楞严经》已经很明显了。《楞严百伪考》等等就说《楞严》是假的。现在还有人护持,比方像圆瑛法师还在讲《楞严》,大家还在印,还在念。慢慢的几千年后,那吕学者的《百伪考》,就要成为圣经了。《楞严》也就没人念了,很自然就灭了。此《无量寿经》教人厌离娑婆,欣慕极乐,乃救济凡夫之法要。所以最后灭。“经道灭尽”,佛又打譬喻:如油灯将要灭的时候,忽然间放的光比以前还要亮。就像太阳近黄昏,夕阳无限好。人临死回光返照,夕阳也就是回光返照,所以特别好看。法也是如此,在法最后要灭尽的时候,也等于是回光返照,特别亮,在这个时候众生还能够接受《无量寿经》。不然人都愚痴到那个程度,他还能接受《无量寿经》?但这时却出现了超前的智慧光明,这一百年还可以遇到《无量寿经》得度。所以我以慈悲哀愍众生,“特留此经,止住百岁”。虽然别的经也是佛的圣教,但是大家并不能因为有这部经而得度。像《金刚经》我们是赞叹极了,我就得《金刚经》的好处,因此经而悟,始终想报恩。但是后一百岁谁能从《金刚经》得度。“无住生心”,“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修一切善法”,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”。这都是甚深之法。众生如何能懂?就算懂了,又能怎么做?所以有时我也想,现在也不能去责备这些法师,也要随着时节因缘,不能要求他们也和莲池蕅益那样,不可能了。现在都末法了,他们也只有这种水平。所以《无量寿经》,一句南无阿弥陀佛,最后经灭尽了之后,会念“阿弥陀佛”四个字的人,就是金刚阿阇梨,那不就是很殊胜了,别人不会念。但就是因为这时出现的智慧光明,所以还能够依此得度。最后能说四个字,天空中有这四个字,大家看见,有人还能得度。所以佛以慈悲哀愍,特别留这部经来度众生,就证明这部经的重要和宝贵。它这种利生的究竟方便,我们应该深深的去体会。


  “其有众生,遇斯经者,随意所愿,皆可得度”。《净影疏》曰:“值斯经者,所愿皆得,明留之益。法灭尽后,百年闻者,尚得利益,往生净土。况今闻者,何有不生。”众生能够遇见这个经的,必定可以满足其本愿,是乃证明独留此经之利益。至于法灭之时,闻经尚得法益,往生极乐。在最后末法的时候,众生遇见此经都可以得度。何况现在闻经信受之人,焉有不生西之理。故疏续云:“定得往生,莫自疑虑。”我们根器又好的多了,现在能遇到当然也必然得度。“得度”,度生死之海,就是超越生死,而证到涅槃。海喻生死,生死是中流,娑婆是此岸,极乐涅槃是彼岸。得度,就是超越生死这烦恼的中流,到达涅槃之彼岸。


  如来兴世,难值难见。诸佛经道,难得难闻。遇善知识,闻法能行,此亦为难。若闻斯经,信乐受持,难中之难,无过此难。


  本段叹闻经信受为难中之难,令人知经之难闻,生敬重希有之心。“如来兴世,难值难见”。“兴世”,如来出兴于世。“难值”,当年佛在王舍城,也只有三分之一的人知道佛名,见过佛;有三分之一的人只知道名,没见过佛;还有三分之一的人,根本连释迦牟尼佛的名字都没听过。又《资持记》云:“佛身充满,随物现形。示生唱灭(示现生灭),拯接群品。据娑婆所见:诞育王宫,厌世修行,降魔成佛,故云兴世。”盖谓:佛身遍法界,无有来去;三际一如,本无生灭。祇为应机度化,故现出生王宫,出家修道,降魔成佛,此即所谓兴世也。《净影疏》云:“明值佛难。世当佛时,名之为值。目睹称见。此皆难也。诸佛经道,难得闻等,明法难闻。于中先明经教难闻。手得经卷名为得。耳听曰闻。亦可领(读)诵名之为得。耳餐(餐,采取也)称闻。此等皆难。”故云“诸佛经道,难得难闻”。可以说手里拿着叫做得,耳朵听见叫做闻;亦可以说,读诵叫做得,听到算是闻。这都很难。“遇善知识,闻法能行,此亦为难”。遇见了善知识,闻到法,能够行,这也都很难。“善知识”,“善”就是对我有益,导我于善道者。知谓知心。识谓识形。《法华文句四》曰:“闻名为知,见形为识,是人益我菩提之道,名善知识。”故知此“知识”二字,为知心识形之义。相知相识导我于善之人,称为“善知识”。又《圆觉经大疏》说:“善能知真识妄,知病识药,名善知识。”善能知道真,认识妄;知道病,认识药,称为善知识。能够了别真妄,通达真际,知道众生的病之所在,应病与药,就叫做善知识。《安乐集》根据《法句经》说:“佛言,善知识者,能说深法(善知识要能说很深的法)。谓空、无相、无愿。诸法平等,无业无报,无因无果,究竟如如,住于实际(这一切都是本体)。然于毕竟空中,炽然建立一切法,是为善知识。善知识者,是汝父母,养育汝等菩提身故;善知识者,是汝眼目,能见一切善恶道故(能分辨清楚);善知识者,是汝大船,运度汝等出生死海故;善知识者,是汝缰绳,能挽汝等出生死故也(有个绳子把你从生死中拉出来)。”所以善知识这个定义就很清楚了,比以前下得好啊!“于毕竟空”,无所有,没有这些差别,“炽然建立一切法”。炽燃!如大火般烧得炽燃哪!炽然建立一切法,所以不落空边。可是这一切法建立在何处?建立在毕竟空里。所以永明大师说:“建立水月道场,大作梦中佛事。”不是说梦中佛事就不作了,是大作梦中佛事。虽然大作佛事还是如梦,炽然建立一切法,是为善知识。《法句经》还说:“一切众生欲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,当亲近善知识,请问法要。”这就说明遇善知识的重要。又《法华经妙庄严王品》曰:“善知识者,是大因缘,所以化导令得见佛,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uliangshoujing.cn/post/235.html

转载声明: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!

上一篇   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请发表您的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