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量寿经

无量寿经原文,无量寿经白话文

黄念祖居士《无量寿经讲座》39集

admin    2020-02-22    145

  所以永明大师说:“建立水月道场,大作梦中佛事。”建立道场,只是水中之月;大作佛事,如同梦里空花。我们的真实目的是要醒梦,大作梦中佛事就是为了让众生醒梦。这样就事理无碍、空有双融,远离二边(不落空边,不落有边;不落真边,不落假边),契合中道。这样圆修、圆证,就弹指圆成。所以说住真实慧,专志妙土,是大愿之本。从真实之体,才能产生真实的照用、真实之慧;安住于真实慧,才能如实显示真实之际。宝珠放光,首先照亮宝珠的本体。所以极乐世界的水鸟树林,一尘一香、一草一木,都是真实智慧、无为法身的流现,无一不是一真法界,无一不是圆明具德,不可思议。又因极乐世界一一是弥陀的大觉真心,果觉妙德。一一又是我等当人自己的妙明真心本具的如来智慧德相。弥陀所显,乃我本心,是我家珍,非从外得。但是大家在错觉妄想之中不能显现,甚至于不敢承认还要反对。所以发心念佛,就是珠子放光,还照珠体,故能广施真实之利。


  “所修佛国,开廓广大”。“开”就是开放、张开,“廓”是开广空虚。“开廓”就是空广开阔。《往生论》说极乐世界“究竟如虚空,广大无边际”,就是“开阔广大”之意。虚空不可坏、不可烧、不被淹,所以究竟常存。“超胜独妙”。《法华游意》说“妙是精微深远之称”(精彩、微妙、深入、久远);《大日经疏》说:“妙名更无等比,更无过上。”没有能比的了,更没有比它更好的,所以无比无上称为妙。《会疏》说“超胜独妙者,明非特广大,其中庄严之事,身土依正,皆悉第一无比,超诸佛刹,最为精。故谓超胜。唯此一土,最不思议,故言独妙。”说“超胜独妙”不仅仅是广大,而且其中这一切庄严之事——佛身、国土、依报、正报,都是第一无比。超诸佛刹,是最为精美,所以叫做“超胜”;唯有极乐这一国土(尤其是凡圣同居土)最不可思议,所以叫做“独妙”。所以极乐世界最特殊就是凡圣同居土,你去的是凡夫,可凡夫就是阿鞞跋致,阿鞞跋致又是凡夫,十方世界之所无。《会疏》又列举七件事,说明极乐世界的超胜独妙。⑴“谓法报应化,所出本国土故”。极乐乃法身佛、报身佛、应化身佛,三身果佛之土。故超诸应佛之化土也。⑵“佛身光寿超过诸佛故”。佛光无量,寿命无量,光中极尊,佛中之王,超过诸佛。⑶“名号利益,独出难思故”。弥陀圣号名闻十方,十方诸佛都称赞,都劝其国众生念阿弥陀佛,可见弥陀名号“独出”。十念必生,所以功德难思。⑷“令五乘齐入报土故”。五乘者:㈠人、㈡天、㈢声闻缘觉、㈣菩萨、㈤如来。还有就是:㈠人、㈡天、㈢声闻、㈣缘觉、㈤菩萨。这有六种的安排,好在无关宏旨,就是一种习惯,大家明白这个意思就完了。报土乃法身大士之所居,本来五乘是无份的,今令凡夫(人天)、二乘(声闻、缘觉)、地前菩萨,悉皆圆登报土,故云“独妙”。因为凡圣同居土跟实报庄严土也都是圆融无碍的,生到凡圣同居土,也就是横生到实报庄严土。⑸“二乘、根缺、女人类,顿转一乘故”。没有男根、女根,这叫根缺。真正发心往生的人,一登彼土,悉皆具足三十二种大丈夫相,永不退转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同乘大白牛车,都是大乘法行人,故曰顿转一乘故。⑹“往生正因,易修易获故”。发菩提心一向专念是往生正因,任何智愚闲忙、男女老幼都容易修,容易得到果;甚至于五逆十恶,临终时地狱恶相显现,此时忏悔,持名念佛,仍可往生,所以叫“易修”。真要修,信愿持名,十念必生,所以叫“易获”。⑺“生后得果,太顿太高故”。往生以后得的果太顿、太高了。所以这个有人不能相信,也是原因之一。五逆十恶临终十念,就能往生,就是不退,太顿了。带惑、带罪业的凡夫,只要横生到极乐世界凡圣同居土,就是阿鞞跋致,就跟一生补处菩萨相当了,故云太高。而且往生极乐世界就是密宗的即身成佛。这事我问过我的上师,所以我当时问得还都是很关键的一些问题。我就问他说:“密宗即身成佛,往生净土是不是即身成佛呀?”这位上师理论和实修两方面共同都重视的话,这是西藏第一位,没有人更能超过。是诺那祖师推荐的,中国汉人不知道。他就反问我一句:“你问的哪个净土?”我说:“阿弥陀佛极乐净土。”“哦!那是,那是,那就是即身成就。”所以有些人就是不安心净土,就是转着圈的种种找人想学密,不安心。这就是难信之法!你要是学密碰到一个冒牌的老师,就等于你去买的是假药,吃下去是要命的。“超胜独妙”,善导大师说:“四十八愿庄严起(极乐世界是四十八愿庄严而起的),超诸佛国最为精。”所以叫做“超胜独妙”。


  “建立常然”,最初兴起是“建”,最后成立叫做“立”;“常”是常恒;“然”,就是这样。“建立常然”,指从初兴直到无尽的未来,永远就是这样了。“衰”是衰退、衰弱。“变”,改变,变坏。极乐世界建成了之后,永远不会衰退变坏。日本望西师解释“常然”说,“常”有三种:⑴本性常(凝然常);⑵不断常;⑶相续常。⑴本性常是法身,法身无生无灭,本来常住;⑵不断常是报身,因为报身是从法身所流现,所以也就没有间断了;⑶相续常是指应身,应身化现于这个世界,前一个应身刚刚过去,又另现出一个应身,前后相续。又《华严演义钞》云:“自性,即凝然常”指法身。善导大师《事赞》说“极乐无为涅槃界”,“无衰无变湛然常”。这就是说极乐世界是法身常。望西师认为极乐世界是法性常(凝然常),没有衰变。他又设问说:“既是修因感果之土,而亦有始,宁容得言,非因非果,凝然常耶?”他说:这个不是法藏比丘修因而感的果吗?那它就有开始,有开始就应该有终,怎么能说是凝然常、法性常?他又解答说:“修因感果,是始觉智。无为凝然,则本觉理,始觉究竟,无非本觉。如《释大衍论》云:‘若得始觉,还同本觉。’谈能证曰(谈到能证之时曰):虽似有始,至所证时,始本不二,本有常住。”他说,人人皆有本觉理体,我们开始修行是始觉,始觉如果老合乎本觉达到究竟觉,三觉圆满就是佛。总之始觉、究竟觉,都还是本觉。《释大衍论》讲:“若得始觉,还同本觉”,真正觉悟之后,并不是另外有个东西,只是恢复你的本来。所以《心经》讲无所得。很多人就是想得禅定、得神通、得智慧,那就是心外取法,只是恢复你本来,本来毫无欠少。所以无所得,才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。“但尽凡情,别无圣解”。另外没有圣解,就是去掉你的凡情。所以谈到这个能证的时候,像法藏比丘在那修修修,这得有个开始,我们证道也是如此。“至所证时”,当达到他所证这个境界的时候,始觉跟本觉不是两个,本有常住。所以众生是无始有终,佛是有始无终。因为当成佛时,就还同本觉,本觉就是本有常住,所以就没有终了。这个说得很有意思,在你说有证的时候,好像是有了开始,当你到家——有所证的时候,“言语道断”,一切言语就没法表达了,一切都不二,只是本有,本有就是常住,所以极乐世界是“凝然常”。再根据《大乘密严经》也说极乐世界是常住不坏的,经文说:“而依密严住。”密严是大日如来的国土,就是极乐庄严国。经文接着说:“极乐庄严国,世尊无量寿。”这就是说弥陀就是大日如来,密严国土就是极乐世界。又说:“密严净土,超诸佛国,如无为性,不同微尘。”《密严经疏》说:“如无为者,密严土者,即是诸佛他受用土。于法性土,以悲愿力建立故。此净土如法性土,离无常过。以是故说,如无为性。”密严国土就是大日如来(也就是阿弥陀佛)所显的他受用土,是为他佛受用的报身国土(佛的报身有两种:一种是自受用身,一种是他受用身。佛的自受用报身菩萨也看不见,他受用报身,菩萨能够受用。土也有自受用土,他受用土),是从法性上由大慈悲的愿力而建立的。这个净土跟法性土、常寂光土一样,没有无常的过失,不是苦空无常,总有一天要坏。《密严经疏》又说:“今此密严藏(国土),但于清净如来藏心之所现,故非微尘成。”经中说:微尘聚为世界,世界散为微尘(现代科学已经证实)。但极乐国土、密严国土是如来清净藏心之所显现,不是微尘所成,本来不是物质。所谓微尘,不是人们过去认为光线中所照出空间小小的微点,那还是太大了。近代科学家发现微中子,它空间所占的区域等于一个电子的多少亿分之一,它可以透若干亿公里的钢板,因为它太小了,弥漫在太空之中。就是宇宙大爆炸之后,出现了大量的微中子,微中子慢慢汇聚为世界。看来宇宙大爆炸的压力波,就是佛教所说三灾中最大的风灾。所以我们很感恩、很幸运,能遇到这样一个本师。密严、极乐都不是微中子这类东西所形成,而是如来清净妙心的显现,因此它“建立常然,无衰无变”。


  于无量劫,积植德行。不起贪嗔痴欲诸想,不着色声香味触法。但乐忆念过去诸佛,所修善根。行寂静行,远离虚妄。依真谛门,植众德本。不计众苦,少欲知足。专求白法,惠利群生。志愿无倦,忍力成就。


  本段大意:上一段住真实慧,成就妙土,超胜独妙,建立常然,是积功累德的总纲。本段开始是积功累德的详说,第一句就标出法藏大士庄严妙土是长期不懈,是经过无量劫的精进修持。于长劫中积累、培植种种具足功德之行,心中不起贪嗔痴三毒,也不贪着色声等六尘,一心所乐只是忆佛善根,念佛名号,自得心开,入三摩地,斯为第一。同时深入寂灭为乐的无上寂静、入无余涅槃的妙行,远离虚妄这个一切恶事的根本。以第一义谛的法门勤修万德的根本。念佛名号是善中之王,所以同于三世诸佛常修念佛三昧。不去计较种种苦恼的干扰,对于生活没有贪求,不追求安逸享乐,厌恶名利,少欲知足。于所发誓愿永远没有厌倦,坚决刚毅,得成于忍,如同忍辱仙人被歌利王污蔑并节节支解,不起嗔恨。以下分句解释:


  “积植德行”,积是累积,一点一滴地积聚;植是种植,像种植树木,多年成林;“德行”是具足功德的行持。这样积功累德,久经时劫,没有疲厌。“不起贪嗔痴欲诸想”。在自己心中,贪、嗔、痴、欲(色欲、食欲),内心不起了;对于外尘,“色声香味触法”,也不贪着。只是喜乐“忆念过去诸佛,所修善根”。一切都放下了,心中所念所忆只是佛,所以这个很精进。《首楞严经念佛圆通章》:“忆佛念佛,现前当来,必定见佛。”《华严经》:十地菩萨,每一地菩萨都不离开念佛。本经〈大教缘起品〉说:“去来现在,佛佛相念。”本经开始也是,阿难看见佛放光,阿难就问:去来现在,佛佛相念,佛现在是念佛了吗?佛跟佛都相念。


  《观佛三昧经》说:“尔时会中,即有十方诸大菩萨,其数无量,各说本缘,皆依念佛得。”在说此经的法会中,十方来的菩萨太多太多,不知道有多少。每一位菩萨各个都说自己过去是怎么修成的。当然每人本缘不同,但有一个共同之处,都是由于念佛得道的。于是,“佛告阿难:汝今善持,慎勿忘失。过去、未来、现在三世诸佛,皆说如是念佛三昧。我与十方诸佛及贤劫千佛,从初发心,皆因念佛三昧力故,得一切种智。”以上《观佛三昧经》这段经文实是无上希有的殊胜开示,经义是:世尊告诉阿难尊者,你现在应当好好的记住,千万不要忘记了。过去、未来、现在三世诸佛,皆说如是念佛三昧。我释迦牟尼佛同十方诸佛,以及娑婆世界在当前贤劫中的一千佛(世尊是第四佛,弥勒大士当来成佛是第五位,一直排下去,这一大劫里共有一千佛,所以叫做贤劫千佛。从弥勒大士起都是未来佛),所有这些现在与未来的佛最初发心,得到一切种智究竟成就,都是因为念佛三昧的大力。佛佛相念,佛佛道同,十方诸佛、贤劫千佛都是如此。所以法藏比丘也是这样,但乐忆念过去诸佛,忆念他们所修的善根,忆念诸佛的功德。忆念佛德,于是感恩图报,要学佛之所行、依佛之所证,忆念不忘,这叫做忆佛。佛所修的善根之中,念佛是诸善中王,最为殊胜,我们要跟佛齐等的话,首先应当学佛,也要持名念佛。名字有万德,总摄一切善要,具足一切法门,所以在念名字时,只要心也在名字上,也就是忆念了一切佛的功德。


  道绰著的《安乐集》称为佚书,在中国一度没有了,连窥基的注解,昙鸾大师的《往生论注》,一共有十多部,现在又回来了。而这又是我们比明朝那些大德又殊胜之处。他说:“或有三昧,但能除贪,不能除嗔痴;或有三昧,但能除嗔,不能除痴贪;或有三昧,但能除痴,不能除贪嗔;或有三昧,但能除现在障,不能除过去、未来一切诸障。若能常修念佛三昧,无论现在、过去、未来一切诸障,悉皆消灭也。”一切的障,当然贪嗔痴都在内,都能除掉。我们现在之所以困难者就是这个“障”,它障碍着你不能好好修,障碍着你不能理解,障碍着你要起退心。障是可怕。而要排除这些障,就是要常修念佛三昧。所以法藏菩萨,于净心诸行中(内中没有烦恼愚痴,外面不着色声香味触法),首云“但乐忆念诸佛”。


  “行寂静行,远离虚妄。依真谛门,植众德本”。这四句应一口气读下去。其中第二句是“远离虚妄”,虚妄两个字很坏,不实就是虚,违反了真就是妄,虚假不实叫做“虚妄”。《圆觉经》说:“虚妄浮心,多诸巧见。”虚假浮动的心又有多种巧见,好多心眼,好多花招,好多策略,这样的人“不能成就圆觉方便”。《涅槃经》有句话很深刻:“一切恶事,虚妄为本。”所以我们经中讲三个真实,所贵的是真实,所忌的是虚妄。虚假、浮夸、狂妄,都是妄,一切的恶事都是从虚妄所生。法藏大士积功累德,首先是远离虚妄,就杜绝了一切恶事的根本。


  “寂静行”是如来所行的究竟清净的灭度法,是诸大菩萨趋入无余涅槃的妙行。寂静幽深,不是言语所能宣说。法藏菩萨住真实慧,远离一切虚妄,所以行的是寂静行。寂静就是无余涅槃。阿罗汉是有余涅槃,除了分段生死(人、动物这种生死没有了),还有变易生死。四十一个位次:初住、二住、到十住,然后十行、十向、十地,这四十,还有等觉,四十一地。每一地和每一地之间也等于一个生死,所以初地菩萨不知二地菩萨举足下足之处,佛法很深,初地菩萨对二地菩萨从哪儿举足哪儿下足他都不知道,因此说是一个生死——变易生死,所以是有余涅槃。佛是无余涅槃。“依真谛门”。“谛”是真实不虚的意思。世间、出世间的道理,决定不虚妄的,叫做谛。我们常常说的二谛,就是真谛跟俗谛。大地山河,世俗认为是真实的有,认以为实,为了顺世俗迷情建立世谛,也称俗谛。空,在圣道是真实的,本来无一物,这个虚妄的东西造成障碍了,所以稍微清净一点就会看见房子、床铺、自己身体都没有了。有人又错误以为这就很高了,其实非常浅非常浅,是未到定的定、欲界定,不过那就已经感觉到一些空。在圣境中,本来就没有这些幻相。智慧所见的涅槃,寂静、真实的理,叫做真谛、胜义谛或第一义谛。《智度论》说:“佛法有二谛,一者世谛,二者第一义谛。为世谛故,说有众生(是顺于世谛来说的)。为第一义谛故,说众生无所有。”所以《金刚经》说:“我灭度众生”,这是世谛;“实无一众生得灭度者。终日度生,终日无度,心佛众生三无差别”,这是第一义谛。“依真谛门”,就是依胜义为门(能够通入到涅槃,所以叫做门),依靠第一谛的门路,来培植众德的根本。例如《金刚经》说:“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修一切善法”,就是此处的“依真谛门,植众德本”。修一切善法就是植众德本。植是种植、培植。“德本”,“德”是善,“本”是根。在《教行信证》里说:“德本者,如来德号(指佛的名号)。此德号者,一声称念(只要念一句),至德成满(登峰造极的功德就圆满了),众祸皆转(种种灾祸都消除转变了)。”弥陀圣号是十方三世佛号之本。所谓密宗有这个话,千佛万佛不离阿弥陀佛,所以称为德本。刚才引证的《观佛三昧经》说:“十方诸大菩萨皆依念佛得。”又释迦牟尼佛和“十方诸佛及贤劫千佛,从初发心,皆因念佛三昧力故,得一切种智”,就是证明佛号就是德本。当代众生念阿弥陀佛,就是植众德本。发菩提心,老实念佛,就是“依真谛门”,广植德本。华严玄门,一多相即,一就是无量,无量就是一。一句佛号,名具万德(万德都在一句佛号里面),名召万德(在持名中所召唤来的,正是弥陀多生多劫积功累德所圆满的至德)。蕅益大师说:“一句南无阿弥陀佛,就是本师释迦牟尼佛在五浊恶世,所得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。”菩萨万德齐修,证入涅槃,但万善之中,持名是善中之王,所以直指德本就是持名,因为华严境界一真一切真、一成一切成。


  另外,依真谛门,植众德本,《金刚经》解释很清楚: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修一切善法。有的人知道修善法,不知道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。这里就起了很多烦恼,很多计较,过去广济寺里有两位大居士很有钱,就是要争,我的供养要赛过你,你的要赛过我;我给庙里做多少幡幢,这大道场不挂我的,他就生气。如果要说你这个绣的很好,我就请人再绣,要比你这个更好,要盖过你,用我的。这庙里就很苦恼,今天用你的,明天用他的,交换,这个都是着相。那这个功德就很小了,要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而修一切善法,不是跟人争胜,我要抢第一。现在有些法师在外国也这样,他们互相攻击,攻击的很多佛教徒就说:我们佛教原来这么着,我们不信佛了。这都是在修善法之中有我、有人,都不究竟。是无我、无人、无众生、无寿者,修一切善法。


  “不计众苦,少欲知足”。逼恼身心的叫做苦。常说八苦交煎,这一切苦都不计较了。法藏大士发愿“纵使身止诸苦中,如是愿心永不退”,就是不计较这些苦。“少欲”,《涅槃经》说就是不多求;“知足”,就是虽然少,我也不恼恨。《遗教经》说:“少欲之人,则无谄曲以求人意(他根本不多求,也用不着去仰人鼻息,阿臾奉承)。亦复不为诸根所牵(也不会为这个舌根想吃,而多欲)。行少欲者,心则坦然(没有贪求,也就没有恐怖与忧患)。触事有余,常无不足(遇见一切事,都觉得有余,没有觉得缺少什么)。有少欲者,则有涅槃(这句话就份量重!倘若自己的欲望很多,对于世间还有种种贪恋,出离心还欠缺,焉能谈到涅槃)。(“知足”)汝等比丘,若欲脱离苦恼,当观知足。知足之法,即是富乐安隐之处。知足之人,虽卧地上,犹为安乐。不知足者,虽处天堂,亦不称意。不知足者,虽富而贫(他还觉得不够,还有比他更富的)。知足之人,虽贫而富。”所以颜子在陋巷,一箪食、一瓢饮,吃不饱,坐在地上,曲肱而卧(睡觉),乐在其中矣!所以我们能够接受佛法,就是因为有孔子、老子之教。《法华经》说:“是人少欲知足,能修普贤之行。”可见对于“少欲知足”万万不可轻视。


  “专求白法”,《大乘义章》说:“善法鲜净,名之为白。”所以白法就是白净的善法。专求善法,白净离过的法,来利乐群生,惠以众生真实之利,叫做“惠利群生”。“志愿无倦”,《普贤行愿品》大愿的末后都是“念念相续,无有间断;身语意业,无有疲厌”。“无倦”就是没有疲厌。“忍力成就”,“忍力”是指六度中忍辱度的力用。法住师说忍有三种:⑴安苦忍。对于世间违缘的事,能忍、能受。⑵他不饶益忍。对于别人危害损伤自己,也能忍受。⑶法思惟忍。于法无分别,对于一切法远离分别,这样安住,是第三忍。三种都成就,称为忍力成就。


  《会疏》讲了十忍:“忍之为德,持戒苦行所不及。能行忍者,可名为有大力人。忍辱正治嗔恚,通断三毒。《宝雲经》于菩萨所修法,各说十法。中说忍法,菩萨有十法,能净于忍。何等为十?⑴内忍、⑵外忍、⑶法忍、⑷随佛教忍、⑸无方所忍、⑹修处处忍、⑺非所为忍、⑻不逼恼忍、⑼悲心忍、⑽誓愿忍。⑴内忍。云何名菩萨内忍?菩萨饥渴寒热(饿苦),忧悲疼痛,身心楚切,能自忍受,不为苦恼。是名内忍。⑵外忍。云何名菩萨外忍?菩萨从他闻恶言骂詈(骂他打他),毁辱诽谤,或毁辱父母兄弟姊妹眷属、和尚阿阇黎师徒同学,或闻毁佛法僧,有如是种种毁訾,菩萨忍辱,不生嗔恚,是名外忍。⑶云何名菩萨法忍。佛于诸经说微妙义,诸法寂静,诸法寂灭如涅槃相,不惊不怖(而且很坚决),作是念言:‘我若不解是经,不知是法,终不得菩提。’是故菩萨勤求咨问读诵。是名法忍。⑷云何名菩萨随佛教忍。菩萨(若)嗔恼毒心起时,作是思维:‘此身从何而生,从何而灭?从我生者,何者是我?从彼生者,何者是彼?法相如是,从何因缘生?’菩萨作是思惟时,不见所从生;亦不见所缘起;亦不见从我生,亦不见从彼起;亦不见从因缘生。作是思惟(思惟一切不可得),亦不嗔,亦不恼,亦不毒。嗔怒之力,即便减少。是名随佛教忍。⑸云何名菩萨无方所忍。或有夜忍昼不忍,或昼忍夜不忍(白天能忍晚上不能忍,有时晚上能忍白天不能忍);或彼方忍,此方不忍(或者对于这一方面能忍,另一方面不能忍)。或此方忍,彼方不忍。或知识边忍,不知识边不忍。菩萨不尔。(不管你是善知识、不是善知识)一切时、一切方,常生忍心(对一切都能忍),是名无方所忍。⑹云何名菩萨修处处忍。有人于父母、师长、夫妻、男女、大小、内外如是中生忍。余则不忍(对于其他就不能忍)。菩萨忍者,则不如是。如父母边生忍,旃陀罗边生忍。(菩萨忍就一切都生忍)是名修处处忍。⑺云何名菩萨非所为忍。不以事故生忍,不以利故生忍。不以畏故生忍。不以受他恩故生忍。不以相亲友故生忍。不以愧赧故生忍(不是有所为忍。有的为了要求事相名利而忍,甚至为求法愿意忍受一切给我的折磨,这都是有所为。有所为就是虚假,虚假是一切恶事之本。要一切无所为而忍,直心是道场,学佛这个很要紧。其实他不明白,这虚假可以骗人,甚至死后可以立传。但如来悉知悉见。再有阎君你骗不了)。菩萨常修于忍。是名菩萨非所为忍。⑻云何名菩萨不逼恼忍。苦嗔因缘,烦恼未起,不名为忍。若遇嗔因缘时,拳打刀杖,手脚蹴踏,恶口骂詈,于如是中,心不动者,则名为忍(这个是,烦恼不起我能忍。真正打骂上来,我还能忍)。菩萨若有人来起发嗔恚亦忍。不起发嗔恚亦忍。是名菩萨不逼恼忍。⑼云何名菩萨悲心忍。尔时菩萨若作王,若王等,有大功业,为苦众生而作其主。是苦众生,若来骂辱触恼之时,菩萨不以我是主故(我很高贵,若是方丈,或是地方长官,你的下属看不起你,打骂侮辱你,菩萨不会因低的人来对我不恭敬),而生嗔恨。如是众生,我当拔济,常为拥护,云何而得生于嗔恼。是故我今悲心怜愍,不生忿恚。是名菩萨悲心忍。⑽云何名菩萨誓愿忍。菩萨作是念:我先于诸佛前,曾作(发过)狮子吼,发誓愿言,我当成佛,于一切生死淤泥中,为拔诸苦众生。我今欲拔,不应嗔恚,而恼于彼(我有誓愿要去度众生,现在我跟他生气,要去恼害、报复他,这不就违背本誓)。若我不忍,尚不自度,况利众生等。是名菩萨誓愿忍。”法藏菩萨具足诸忍,而且形成力量,所以叫做“忍力成就”。


  于诸有情,常怀慈忍。和颜爱语,劝谕策进。恭敬三宝,奉事师长,无有虚伪谄曲之心。


  本段大意:对于一切众生,心中时常怀想的是大慈与安忍。对待别人是和颜悦色,即是经中的“颜色常和”。爱语是四摄法之一,要摄受众生,要行四摄——布施、爱语、利行、同事,委婉善巧地良言相告。“劝谕策进”。来劝说促进,帮他开佛知见,悟佛知见。“恭敬三宝,奉事师长”,这是根本。自己是尽未来际,永远恭敬佛法僧三宝(尤其是在家人,有人说我只恭敬二宝,僧宝我不恭敬,现在和尚都不可敬。这不行,这不如法的,就是要恭敬三宝),尊重奉事师长,为师长服务。在奉侍师长这句经文,自然包括孝顺父母,父母正是“长”。自己没有一点点虚伪谄曲的心,没有一点虚假、造作、恭维、奉承的心。所以《维摩诘经》说“直心是菩萨道场”。肇公注解说:“直心者,谓质直无谄,此心乃是万行的根本。”《涅槃经》说:“一切恶事,虚妄为本。”可见质直无谄是万行之本,两相对比,万分重要。所以学佛不是要写论文,当佛学家,升座说法,而是要有真实修行,成为轨范,才是大丈夫事。


  庄严众行,轨范具足。观法如化,三昧常寂。善护口业,不讥他过;善护身业,不失律仪;善护意业,清净无染。


  这一段是法藏菩萨律己方面,也就是自觉方面的修持。笔者常说,对于自己生活享受、名誉地位的要求是越低越好,对于自身的觉悟则是越高越好。法藏大士要求自己具足福慧庄严,彻底觉悟,以身弘道,永作楷模(榜样),真是万世模范。


  本段大意是:“庄严众行”,“众行”,表六度万行等一切行持;“庄严”,《涅槃经》说二种庄严,一者智慧,二者福德。所以“庄严众行”,以福智二严及其行,就是用福德与智慧来庄严自己的六度万行等一切行。也就是说,所有一切行中包括了福智,都具足了福智。这表示大士的妙行成就。“轨范”,轨是规则,范是模范。由于所行具足福智,所以言教都成轨则,所行所示成为模范,所以说是“轨范具足”。“观法如化”,《金刚经》说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。”“化”就是幻化。“观”,我们常说作观、观想,其实“观”字很深,就是观自在菩萨的这个“观”字。离开一切情才叫做“观”,“观”就是智慧的一个另外的名字。《大乘义章》说:“粗思明觉,细思名观。”觉就是见闻觉知的觉,不是觉悟的觉。在你思想范围里的那是粗,觉得、觉知;细思叫做观。观和想也是这样,有心的叫做想;离念、无心的才叫做观。一般所谓观想都不大容易达到“观”,只是想想而已。天台的三止三观:空、假、中,三谛;三观:空观、假观、中观,这些都是一种很细很深的观照。观和照都是高深的,想就是粗浅的。所以我们也知道五蕴皆空,但不能度一切苦厄,就因为你所理解的都在想的范畴里,对于五蕴皆空是想明白了,不是照见五蕴皆空。若是照见,就度一切苦厄了。所以“观法如化”就是照见一切诸法都同幻化,都是魔术师变出来的,还有什么可执着呢!“三昧常寂”,“三昧”就是正定,“常”就是离开生灭之相的真体,离尽烦恼之相叫做“寂”。由于照见一切都是幻化,在本体之上绝除名相,没有烦恼,不生不灭,住于常寂甚深三昧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wuliangshoujing.cn/post/263.html

转载声明: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!

上一篇   下一篇

相关文章

请发表您的评论